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证券业务中心   >   股转(新三板)专业委员会

赵飞律师以案说法:谁?是我的老板!

发布日期:2017-02-09

1
一个人在一家单位工作了几十年,而且天天去上班,结果却不知道他们的单位是哪家,您信吗?反正我是信了。

老王同志,是山西人,自1988年5月起,老王就开始在煤运公司干活,这活一干就是26年。2014年5月,老王被打发回家了,无补偿、无养老、无言以对的老王一下子成了三无人员,心里面特别憋屈……于是,老王想起了打官司,他想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权。于是,老王就将煤运公司告到了法院,可是法院却偏偏不予受理,为什么老王的案件法院不予受理呢?

                                                         2

         原来呀,老王因为工作原因和煤运公司发生了争议,这属于劳动争议。我国对劳动争议案件的审理有三个程序:首先,需要由一个叫做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单位进行仲裁,如果对这个委员会作出的结果不服的,才可以向法院起诉,法院作出的结果叫一审判决,如果对一审判决仍然不服的,可以到上级法院去上诉。这里面一个仲裁、一个一审法院和一个上级法院,合起来就叫“一裁两审制度”,所以,老王的案子先要到仲裁委员会仲裁。

         老王的案件要让仲裁委员会受理,首先需要写申请,赶快找律师,申请写了,也递了进去,可是仲裁委员会认为不符合受理条件,于是作出了不予受理的通知。老王拿到通知有些傻眼了,这咋办了,不要着急,再找律师。后来律师告诉老王,因为法律对仲裁委员会规定的受理案件范围较小,所以有些案件不予受理也属于正常情况,可以继续向法院起诉,就能解决老王想解决的问题。可是一到法院老王的案子才发现更加复杂了,他这才发现他的工作单位不是煤运公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3

         在1988年到2009年12月,老王虽然人在煤运公司干活,可是一直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老王媳妇也和老王说过,“人家隔壁老刘在焦化厂上班不是签了劳动合同吗,要不你也找单位签一个怎么样?”老王说:“单位没有安排,我总不能一个人自己签吧,再说我在煤运公司干了这么多年了,总会给我一个交代的!”自信满满的老王其实并没有发现,危机正在向他走来……

         2010年1月,煤运公司安排老王等一批人签订一份劳动合同,合同上约定的工作内容和他们当时的工作没什么两样,只是上面没有煤运公司的名字,老王也不懂,想大家都签我也就签吧,有一份合同总比没有强。就这样,以后的每年1月份都签一份,但老王手里面一直都没有合同,公司说在公司存的呢,大家都是这样,老王当然也不想自己会是例外。

         到了开庭的时候才知道,几年来一直和老王签订劳动合同的是一家叫诵和的劳务派遣公司,诵和是谁的公司?老王听也没有听过,连门朝哪里开也不知道,怎么会签合同呢?可是白纸黑字就在上面,有老王的签字,还有他那大红的手指印,这可是如假包换的呀。诸位听友可能要问了,什么是劳务派遣公司呢?

                                                         4

         我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就是有这么一家公司,自己招聘员工,却不用员工干活,而是把招下的员工派到别的公司干活,招人的公司就是劳务派遣公司,需要活干的公司就是用工单位,这个过程就是劳务派遣。

         再反过来看老王,因为煤运公司拿出了老王和诵和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法院就当然的认定老王是给诵和公司打工,和煤运公司没有关系,最后判决老王要的钱是分文不给,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了解放前,老王拿着这一份判决书真是欲哭无泪啊,以后这一家人该怎么办呢?

         不肯认输的老王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要求煤运公司赔偿他各项损伤20多万元,当然老王也是经过多方打听的,他可以确定,这个劳务派遣是无效的。因为,他虽然和诵和公司有劳动合同,但这个合同的本身是煤运公司为了逃避责任。走法律程序尊重的是事实本身,经过一系列繁琐的诉讼程序,判决还是下来了,比一审要强得多,结果是让诵和公司赔偿11000元的失业损伤,让煤运公司退还1000元的押金,可是这和老王20多万的要求太远了。这个执着的老王,向高级法院提出了再审,再审程序的启动那是相当困难,经过漫长的等待,老王支付了大量的精力、金钱和时间,结果仍然是维持二审的判决,这时的老王感觉自己的案子走到了尽头,不知何以面对自己的家人,如何解决自己贫穷的余生。

5

         案子说到这里,各位听友可能会有疑问了,为什么非要和煤运公司打官司呢?和那个所谓的诵和劳务派遣公司打官司不也一样吗?老王的官司到底能打赢吗?我们听了这个故事,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首先,为什么非要找煤运公司打官司?

         老王在煤运公司干了20多年,法律规定在同一个单位工作10年以上就可以签订长期合同,不能随便开除,如果开除的话,需要按照20多年的工龄进行赔偿,可是如果法院不认可煤运公司是他的用人单位,结果是诵和公司,他在诵和公司工作可没有10年,赔偿也没有10年,而且他很多的赔偿通过诵和公司是无法实现的,所以老王打官司只能是考虑去和煤运公司去打。

6

         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老王的这个想法是一厢情愿呢,还是有法律规定呢?他的这个官司到底能赢吗?

         其实,就这个案件涉及到的专业法律而言,老王的东家就应该是煤运公司,之所以老王的官司一直输,核心问题之一就是需要证明老王本身并不知道和诵和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老王需要很多的证据和技巧才能实现自己的诉讼目的。案子走到这个程序,老王唯一能继续走的路,就是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来启动再次打官司的程序,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司法程序可走。可是我们要知道,启动这个程序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呀,启动这个案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老王以后会怎么走路呢?怎么去考虑他这个案件呢?是放弃还是继续走呢?我们将拭目以待。

7

         通过老王的这个案件,我们应该考虑吸取如下教训:

         第一:不要随便的签订合同,不管是劳动合同还是其它合同,弄明白了再签;

         第二:及时咨询律师,做一项重大决策之前,听听律师的意见,如果没来得及听,事情做了以后,也可以赶快咨询律师,以取得最合适的补救措施,时间不能等,不然花儿也谢了。

 

         赵飞,北京德和衡(太原)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劳动法律事务中心和民间金融团队负责人、山西省律师协会财税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山西省律师协会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山西省律师协会公司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山西省律师协会金融、证券、保险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受邀加入“江三角 全国同业(劳动业务)伙伴”计划。

         赵飞律师自1997年执业以来,主要从事劳动法律业务:用工法律风险管理、商业秘密管理、劳动争议;企业常年法律顾问:公司产权结构调整、机构设立和职权划分、资本运作、立项审批、财务管理;公司法律制度的建立、执行;股权并购、海外融资;三资及内资企业设立与管理;合同审查管理业务;公司投融资、担保、尽职调查;法律培训等;合同法专项业务:合同起草、合同审查、合同谈判、合同背景尽职调查、合同履行监管、合同纠纷调解;诉讼业务:合同纠纷、股东纠纷、公司诉讼、金融纠纷、刑事案件。

         联系方式 
         手机:15581817999
         邮箱:zhaofei@deheng.com

 

股转(新三板)专业委员会

  • 刘章印

    主任

    境内IPO及再融资,区块链法律,商标

    更多 》

  • 甘永辉

    副主任

    境内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公司并购,劳动法

    更多 》

  • 王旭

    副主任

    信托,境外IPO,海事海商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胡涛       张晓明       郑永红       甘永辉       刘艳军       李晓鹏       唐小燕       何锡迎       靳小强       陈翠霞       张俊红       赵翠萍       邢其双       张翔       姬生俭       鞠庆玲       柳善瑞       韩笑       赵恩善       庄福磊       李超       李红斌       张在亮       陈怀印       陈美玲       张春龙       邢芝凡       姜松炎       曹卫       韦啟亮       赵一惠       于妙妙       李怡蓉       张明波       湛小宁       孙远珍       刘永法       史蕾       丁晶淼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