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李梦:慈善资产保值增值的困局,到底怎么破?

发布日期:2016-12-08

       国内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用一句简单的话概括,就是“不作为”。

       全国四五千家慈善基金会,还有若干慈善信托,真正在慈善资产保值增值方面积极有为的屈指可数,绝大多数的慈善资产都躺在银行账户上睡大觉,当然这其中仔细区分,又有差异。比如说慈善信托的慈善资产因为受托人主要是信托公司(目前信托公司担当受托人比较多,长远看慈善组织更有优势),信托公司自然主动进行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虽然方式也比较保守。而慈善基金会除了个别“家族基金会”比如河仁基金会自行管理基金会的资产,还有一些比较积极的基金会比如宋庆龄基金会等把慈善资产交给有实力的国有金融机构打理外,绝大多数的慈善组织在资产保值增值问题上都是缩着脑袋没啥业绩。除了慈善基金会和慈善信托,还有直接捐赠的慈善资产,这种慈善资产对于受捐赠机构来说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既然“不劳而获”,自然就更加疏于保值增值,因为缺乏动力嘛。

       但是无论如何,慈善资产在保值增值方面的消极不作为不利于慈善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慈善资产保值增值之所以陷入困局,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缺乏内部激励机制,从法律制度层面而言,慈善基金会没有股东也没有所有权,理事会只承担决策管理职能,这种制度本身就决定了理事会成员没有动力进行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慈善信托与此类似。就现实层面而言,慈善资产增值了,慈善基金会的理事等管理人员也不会有物质奖励,但是万一保值失败,则都会面临责罚甚至被要求赔偿损失,大家都知道慈善组织的行政成本不得超过10%,慈善机构的人员薪资有限,如果真的承担赔偿责任,岂不是倾家荡产也无法清偿?!其次,慈善组织面临着很多监管,《基金会管理条例修正案》草案里面整个第六章有六个条文规定政府、媒体、社会公众等对慈善基金会的监督,无论是“约谈”还是“外部举报”都给慈善资产的管理者带来无形的压力。再次,慈善还没有很好地与金融结合。在美国,慈善和金融早已紧密结合,,且不说美国养老金早已坐稳股市,大学捐赠、社保基金、慈善基金会(慈善信托)的银子更是大量地在高盛、IDG等投行的手中进进出出,就说前段时间给科学家屠嗷嗷颁奖的诺贝尔基金会吧,这个基金会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成立之初具有3100万瑞典克郎,为啥钱总是花不完呢?因为经过投资增值,资产已经增加了100多倍!否则即使屠嗷嗷在医药领域做出巨大贡献,诺贝尔也未必有钱给她颁奖。中国的情况迥异。中国的慈善深藏闺中,还不为金融熟悉。造成这种差异除了慈善领域自身的原因,也跟国内金融市场的不成熟、以及其在慈善领域的拓展不足有关。于是在这种内无动力、外有压力、又无处借力的情况下,中国的慈善资产保值增值不作为也就可想而知。

       其实法律明文规定支持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慈善法》第54条明确规定慈善资产进行保值增值投资的,要遵守合法、有效、安全的原则,投资收益应用于慈善目的,重大投资方案应经过决策机构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同意,而《基金会管理条例》则表明理事会成员因为过错给基金会利益造成损失的,应承担损失赔偿责任。何为有过错呢?这主要是指没有经过合法的决策程序,或者慈善资产收益没有用于慈善目的,或者违背了合法、有效、安全的原则,通常情况下理事会成员不会触及这些红线,可以说只要理事会成员遵守合法的决策程序谨慎管理慈善资产,使其增值,即使造成亏损,也无需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

       法律不仅鼓励慈善组织的理事会成员积极进行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甚至还允许慈善组织和理事会成员投资的企业之间的交易。当然这需要遵守两个原则:回避原则和有利于慈善基金会原则。前者要求决策机构作出决策时候,有利害关系的理事会成员不得出席会议并进行表决,后者则要求这种交易确实是有利于基金会的利益。

       慈善资产保值增值的困局到底该怎么破?

       首先慈善组织要自力更生。自力更生不是等外部捐赠,捐赠是输血,很难有一个慈善资产可以依赖外部捐赠而长久存活和发展。自力更生就是自己造血,实现自我增长。虽然慈善行业整体的保值增值能力不强,但是有一些家族基金会或者慈善信托,其基金会创始人或者信托委托人具有强悍的投资能力,能帮助实现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这样的慈善组织(资产)可以走依靠自己发展的模式解决保值增值难题。除了各种稳健的理财、股票、债券、股权投资等,慈善资产也要加强对实体产业的投资,比如说投入到环保、医药行业,本身就是在实现慈善宗旨,这不但可以保值增值,更能促进行业的发展。

       其次,要“傍大款”,借助第三方的力量实现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慈善+金融是实现慈善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金融可以带给慈善新鲜血液,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和宋庆龄基金会已经在通过和第三方机构合作来实现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方面做出榜样。其实在这方面业绩突出的还有社保基金。社保基金运转15年,增值6000亿。中国每年慈善捐赠1000亿,而且这个数字一直在快速增长,如果把这些慈善资产投入运营管理,一定有可观收益。总之,慈善不但要和金融恋爱,更要和金融结婚生仔,通过共同探索出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路径,来促进法治、税务等环境的完善,并最终实现慈善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再次,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需要法律、税务等专业机构保驾护航。慈善领域专业人才缺乏,尤其缺乏法律和税务人才。慈善资产保值增值有风险,但是其风险的界限在哪里,慈善组织非常困惑。因此应考虑加强和法律、税务等专业机构的合作,让专业人士为自己的资产保值增值活动保驾护航,在筛选服务机构阶段、决策阶段、投资具体实体项目阶段都可以请专业机构提供服务,保证在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下进行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屏蔽潜在风险。

       最后,要依赖于慈善领域各种配套制度的进步。比如说税收制度,慈善组织也需要交纳企业所得税,而慈善资产投资的公司也被称为社会企业,在国外是有税收优惠的,可是在中国根本没有任何税收优惠。再比如说慈善捐赠现在是有了税收优惠,可是这个优惠的力度是否一定会落实到位,或者说加大优惠力度,这都是比较值得关注的。除了税收,中国的慈善组织有很多监管和限制,以前是登记部门和业务部门双重管理,现在没有双重管理但是还是有诸多监管;还有慈善组织的行政成本不得超过10%,而中国慈善组织缺乏人才和经验,在内部需要人才培养;在外部需要各种专业支持,这些都得花钱。这个10%的行政成本限额以后是否有松动的可能?

       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任重道远,但向前一步是春天。

       作者简介
       李梦律师,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家族财富传承业务部副主任,上海信托业务委员会委员。专注于在婚姻和家族财富传承领域为高净值客户提供优质法律服务。李律师法律功底扎实,诉讼和非诉讼经验丰富。擅长通过婚姻诉讼或者股权信托等非诉讼途径为客户的婚姻纠纷、财富传承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李律师尤其擅长通过婚前财产协议、股权信托等工具为客户的公司股权结构优化、员工股权激励、家族财富传承安排等提供专业服务,同时也通过慈善信托和慈善基金会兼顾客户的慈善需求。目前李律师已经处理几十个财富传承案例,其中著名案例有:香港某资产百亿的纺织家族的家族传承项目;为深圳某金融公司设立慈善基金会和股权捐赠项目提供系列法律服务;通过信托架构为浙江女企业家做婚姻财产规划和员工股权激励;为某信托公司的环保慈善信托项目提供系列法律服务,这是国内首个环保赔偿金慈善信托项目。

       联系方式
       电话:15021555935
       邮件:limeng@deheng.com

 

境内外财富传承与保护业务团队

  • 强永梅

    团队主任

    <p>公司, 金融和银行, 知识产权, 劳动法, 民商讼裁, 刑事辩护, 行政事务</p> <p>&nbsp;</p>

    更多 》

  • 李梦

    副主任

    私人财富管理 &nbsp; 投融资

    更多 》

  • 贾晨晨

    副主任

    公司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惠笑然       宋蕾       王中       徐祥民       张琳       朱广峰       朱伟东       凌霄       郭辉       沈慧芬       于昕晖       朱超       胡莉莉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7020202000804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