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王玉涛:白恩培终身监禁的困惑

发布日期:2016-10-13

       2016年10月9日,白恩培被判终身监禁的消息爆出。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白恩培的行为分别构成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应当数罪并罚。其中,白恩培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且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遂对被告人白恩培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根据白恩培的犯罪事实和情节,依据刑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该案成为了刑法修正案九颁行后适用终身监禁的第一案例。白恩培在贪污道路上名列前茅(官方公布数据),在刑罚措施上也创造了第一名的光辉战绩。该案需要我们好好学习与观察。
       一、终身监禁的刑法溯及力问题
       白恩培案所认定的受贿犯罪行为发生在2000年至2013年间,终身监禁措施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5年8月29日通过并于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法不溯及既往,是刑法溯及力的一个基本规定。因此,很多群众面对白恩培被适用终身监禁措施时都会提出这个问题:白恩培案能否适用其涉案行为之后颁行的终身监禁新规?
       刑法第十二条规定了法不溯及既往,但该条有“但书”: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本法。因此,刑法修正案九作为刑法的一部分,要想适用终身监禁措施,只能是不认为犯罪,或者处刑较轻。受贿罪作为惩罚腐败的一个罪名,在刑法中打击是一贯的。因此,白恩培如果适用终身监禁,只能是刑法修正案九的规定处刑较轻。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赵秉志教授在《人民法院报》2016年10月10日第2版中发表文章《终身监禁第一案之观察》,详尽而具体的阐述了对白恩培适用终身监禁的合法性。作为学生,真为老师这么及时的关注社会案件感到敬佩。下文引用部分阐述,已经看过的可以选择忽略,直接看第二个问题。
       关于终身监禁新规的时间效力即其能否溯及既往的问题,在《刑法修正案(九)》颁行后的相关研讨中,大体上有三种主张:一是认为终身监禁新规不应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其主要理由是认为终身监禁的规定实质上提高了对贪污受贿犯罪刑罚处罚的严厉程度,即新法较重;二是认为终身监禁新规应当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其主要理由是《刑法修正案(九)》提高了贪污受贿犯罪判处死刑的门槛,并将犯罪后被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罪行,真诚认罪、悔罪,积极退赃以及避免、减少损害结果发生等原来的酌定从宽情节改定为法定从宽量刑情节,其有关贪污受贿犯罪量刑的规定(包括终身监禁新规)从总体上看更有利于被告人,即新法较轻;三是主张区分情况分别对待,认为应当结合终身监禁新规慎用死刑立即执行的立法本意、贪污受贿定罪量刑标准的立法修改与司法规则调整、贪污受贿案件酌定从宽情节修改为法定从宽情节等方面,来综合衡量终身监禁新规与原有刑法规范规定的刑罚轻重,主张对依照修正前刑法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依照修正后刑法可判死缓暨终身监禁的即适用新规(此时新法较轻),而对依照修正前刑法本就应当判处死缓的则不应适用终身监禁的新规(此时旧法较轻)。
       我赞同上述第三种观点,下面结合相关立法及司法解释作进一步阐述。立法机关在《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审议过程中曾对终身监禁的立法精神和立法本意予以阐明,即对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特别是其中本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根据慎用死刑的刑事政策,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采取终身监禁的措施,有利于体现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维护司法公正,防止在司法实践中出现这类罪犯通过减刑等途径服刑过短的情形,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据此,《刑法修正案(九)》规定了对特重大贪污受贿犯罪的死缓犯终身监禁的制度。
       可见,从立法精神与立法本意上看,此项规定首先是旨在对属于非暴力犯罪的贪污受贿犯罪慎用死刑立即执行,对本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特重大贪污受贿犯罪分子,综合案件各种从宽情节(主要是法定、酌定从宽情节)判处其死缓;同时又综合案件各种从严情节(主要是法定、酌定从严情节)对其死缓二年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附加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的严惩措施。从而,在慎用、少用死刑立即执行的基础上从严惩处重特大贪污受贿罪犯,力图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精神。2016年4月18日公布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贪污贿赂解释》)第4条,通过规定死刑的适用条件(第1款)、一般死缓(第2款)、附加终身监禁的死缓(第3款)之规定,进一步阐释和贯彻了《刑法修正案(九)》在刑法典第383条第4款新增设的终身监禁措施之立法原意及其与一般死缓的区别。而前述第三种观点之分两种情况解决终身监禁新规有无溯及力的主张,在笔者看来,实际上也正是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时间效力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时间效力解释》)的主张。根据《时间效力解释》第8条的规定:对于2015年10月31日以前实施贪污、受贿行为,罪行极其严重,根据修正前刑法判处死缓不能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即原本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根据修正后刑法判处死缓同时附加终身监禁可以罚当其罪的,适用修正后刑法第383条第4款。此种情况下,《刑法修正案(九)》修正后的死缓犯终身监禁的新规较原刑法要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为轻,因而采“从轻”原则新规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若根据修正前刑法判处死缓即足以罚当其罪(即原本就应当判处死缓)的,则不适用修正后刑法第383条第4款死缓犯终身监禁的规定,即这种情况下若适用修正后刑法规定的附加终身监禁的死缓比根据原刑法判处的死缓要重,因而采“从旧”原则,新法无溯及既往的效力。
       由上分析可见,《时间效力解释》以依照修订前刑法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还是应当判处死缓为界限,确定终身监禁新规是否具有溯及力,可以说,正确把握了我国刑法所确立的“从旧兼从轻”的溯及力原则。不仅如此,笔者认为,《时间效力解释》第8条的上述规定,还明确和强调了终身监禁新规仅适用于原本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根据具体案情从宽适用死缓的情形,而不能适用于原本应当判处死缓的贪污受贿犯罪之立法本意。依此立法本意暨司法解释之强调,对终身监禁新规必须严格掌握,慎重适用。
       具体到白恩培案而言,根据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其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若依据《刑法修正案(九)》修订前的刑法典第383条之规定及当时的司法实务掌握,其受贿犯罪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但由于其具有法定、酌定从宽处罚情节,判处其死缓附加终身监禁可以罚当其罪,所以法院本着“从轻”的溯及力原则选择适用了死缓附加终身监禁的新规,这一适用法律选择是完全正确的,兼顾了慎用死刑立即执行与严惩腐败犯罪的双重需要,应当予以充分肯定。
       二、重特大贪污受贿案件的司法惩治困惑
       近年来,惩治贪污腐败已经成为党中央“党要管党”的重点工作。全国人民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党和国家以“打老虎”的姿态持续性的查处了一批贪污腐败分子。每一个腐败分子的倒下,都获得了人民群众的拍手称庆。然而,近年来对贪污受贿这类重大犯罪,刑事法立法和司法的修改却是与人民的呼声不相适应,很是令人困惑。看看这一系列举动吧:
       1、刑事法司法层面。《刑法修正案九》废除贪污、贿赂罪的起刑点,废除时专家们主要是说要严密法网,这样以后贪污1块       钱从法律上来说,也能构成贪污、受贿罪了。结果呢,一个司法解释,直接把贪污受贿罪的追诉标准提高到3万。过去5000元就能打击的犯罪问题,现在三万元才能追诉。三万以下的可以放心睡觉了。
       2、立法层面的修改,主要是把一些酌定情节变为了法定情节,同时增加了终身监禁。
       在酌定变法定上,主要是把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这些情节,成为了法定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的情形。增加终身监禁上,看起来是为了防止无期徒刑的人被通过减刑、假释等措施,提前出狱,罪责刑不相适应。然而让我们看看法条的规定吧“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也就是说,在终身监禁的适用上,既有一些情节可以将死刑变为死缓变为无期徒刑,又有一些情节,把无期徒刑变为终身监禁。
       对白恩培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理由,安阳市中级人民认为,鉴于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且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可以说,这一表述是针对《刑法修正案九》来的,酌定情节变为了法定情节。这里面,“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描述,鉴于我国目前对贪污腐败份子的责任追究体制,大老虎都是被纪委处理后,再移交司法机关,因此,没有几个不是如实供述。认罪悔罪情节,又有几个大老虎不是认罪悔罪,泪流满面。赃款赃物已全部追回,“全部追回”这个情节的真实性令人质疑,白恩培没花过一分钱的赃款赃物?考量这样的情节,能否就把一个受贿近2.5个亿,还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大老虎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曾经的许迈永“九泉之下”能瞑目?许迈永这个曾经的杭州市副市长受贿1,45个亿,判处的是死刑立即执行,2011年7月19日上午被执行死刑。仅仅是五年的时间而已。这个变化太大了。是不是意味着以后2.5个亿的贪腐都只能是终身监禁了?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不得减刑,不代表犯罪分子就会老死在监狱。
       也许我们的群众质疑能否对白恩培适用终身监禁,不是对刑法溯及力问题进行反问,而是对白培恩没有被处以死刑立即执行的疑惑。司法者可以说我们的判决有法可依,法学者可以说这样的判决符合法律规定。但这样的判决是比过去“轻”的,这是谁都逃不过的事实。为什么我们高喊对腐败零容忍,高喊着对腐败分子老虎苍蝇一起打,绝不姑息,但事实上对他们的处理却是轻了呢?人民大众能接受与否,我没法调查。但我内心深处不接受。许迈永九泉之下可能也不接受,其他人呢,你们的内心接受吗?

      作者简介
      王玉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刑法学硕士。擅长领域:刑事犯罪辩护,行政处罚的复议与诉讼。

      联系方式
      电话:15313129113
      邮箱:wangyutao@deheng.com

 

 


 

境内外财富传承与保护业务团队

  • 强永梅

    团队主任

    <p>公司, 金融和银行, 知识产权, 劳动法, 民商讼裁, 刑事辩护, 行政事务</p> <p>&nbsp;</p>

    更多 》

  • 李梦

    副主任

    私人财富管理 &nbsp; 投融资

    更多 》

  • 贾晨晨

    副主任

    公司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惠笑然       宋蕾       王中       徐祥民       张琳       朱广峰       朱伟东       凌霄       郭辉       沈慧芬       于昕晖       朱超       胡莉莉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