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王玉涛:证券市场信息披露的“罪”与“罚”

发布日期:2016-09-07

       证券市场很容易受到各种信息的影响。因此信息披露也成为了证券市场监管的重要环节。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直接涉及到市场参与者的切身利益。打击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就成了证券市场监督者的重要工作,用证监会的话语说就是“极践行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监管执法理念,不断加大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规的打击力度”。2015年度中国证监会稽查执法情况通报显示,2015年1至12月份,立案受理的信息披露违规案件同比大幅增长。可以看出证券监督机构对这类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从法律规定上,对信息披露的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既有行政处罚,又有刑罚。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和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都进行了专门的规定。然而,纵观证券市场的打击实践,我们不得不说,行政处罚用的多而刑罚打击用的很少。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们从法律规定上分析一二:

       一、条件比较

       根据证券法的规定,构成行政处罚的情形是“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报送的报告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

       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构成犯罪的罪状是“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显然,二者在构成条件上是有很大不同的。

       1、披露的标的存在差异
       证券法中需要披露的信息包括: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告的招股说明书、公司债券募集办法、财务会计报告、上市报告文件、年度报告、中期报告、季度报告、临时报告这几类。但是“违法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中,着重指出了财务会计报告,对其他重要信息却没有明确规定。财务会计报告,在证券法中是和招股说明书、公债券募集办法、年度报告、中期报告具有同样法律地位的信息,而“其他重要信息”则多指临时发生的影响股价的重要信息。刑法中为什么单独罗列财务会计报告?其他重要信息的包含范围是什么?目前没有明确的司法解释。我们认为,这充分说明了证券行业在信息披露的管理方面,在行政处罚与刑事犯罪方面的不一致。如果勉强解释的话,一方面,“财务会计报告”在年报、中报中也是必须披露的重要内容,而且是大块头的内容,严重损害股东或者他人利益的情形主要出自“财务会计报告”的信息部分。另一方面,刑法另外对“招股说明书”“公司债券募集办法”类文件,有专门的“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进行规定,该类信息的信息中如果有重大问题,也可以有刑法规制。同时扩大解释刑法中“其他重要信息”包含这些信息的披露,这样也还算我们有“严密的法网”,然而,这却对法律术语的统一性造成了障碍。

       2、违法的方式
       在证券法中,违法的方式是“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而刑法中却区分了不同信息的不同罪状,财务会计报告是“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而其他重要信息却是“不按照规定披露”。二者存在明显的不一致。应该如何理解?证监会在《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行政责任认定规则》中,将信息披露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细分,分为四种类型,分别是未按规定披露,虚假记载的披露、误导性陈述披露、重大遗漏披露,这四种行为都要受到行政处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理解刑法条文就费思量了。我们可以把“隐瞒重要事实”理解为有重大遗漏,那么有误导性陈述的财务会计报告构不成刑事追责?恐怕很难接受,误导性陈述对股东及社会大众的侵害,不必其他两种查。没有道理不被刑事追责。另外,其他信息不按规定披露该怎么理解?理解为证监会打击违法中的不按规定披露,则其他违法情况很容易被排除在打击的外围之外。理解为全部包含,则在刑法条文上具有重叠性。这样的法律规定,使得行政处罚和刑罚在司法操作中在打击信息披露违法方面具有明显的不匹配性。

       二、对象比较

       从打击对象上看,违法信息披露行为行政处罚打击范围明显宽泛,公司是明确包括的,而且对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也有明确的打击依据。但是,从刑法上来看,单位不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本罪只能是自然人犯罪,只有是公司企业的信息披露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那么例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指使行为,是构成共同犯罪还是不构成犯罪,并没有直接的规定。公司为什么不能构成本罪呢?其他类似证券市场犯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消息罪”“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等,都是有单位犯罪的。从法网的严密性来看,本罪的规定,让人无法理解。毕竟披露的主体义务人是公司,如果其他人员都没有错误,就是公司层面不让披露,这样是没法追究责任的。

       另外,在自然人主体上,证监会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责任认定规则》中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全部涵盖,他们大多数的只有能够证明自己已尽忠实、勤勉义务,没有过错的除外。不直接从事经营管理,能力不足、无相关职业背景,任职时间短、不了解情况,相信专业机构或者专业人员出具的意见和报告,受到股东、实际控制人控制或者其他外部干预等事由,都不能成为他们单独免责的理由。这一点从证监会对丹东欣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行政处罚可以看出,处罚了公司,还处罚了17位实际控制人及董事、监事、独立董事 董事会秘书等,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但是刑法中对直接责任人员却没有明确的规定。

       三、后果

       从处罚的后果来看,本罪的刑事处罚后果在一定程度上也难以达到罪责刑相适应。证券法的行政处罚,对公司罚款三十到六十万,对个人罚款三万到三十万,而刑法的罚金仅仅二万到二十万。二者违法违规后,都可能面临市场禁入,那么最大的不同就是刑法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个处罚看似严重,但我国有缓刑等规定,实际的执行效果,很难说刑法处罚就比行政处罚严重。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 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报送的报告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 并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指使从事前两款违法行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刑事犯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 作者简介
       王玉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刑法学硕士。擅长行政复议与诉讼等领域,在办理大量征地拆迁案例中,善于利用综合性措施解决争议,能够充分利用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刑事辩护、民事诉讼等各种手段,维护客户的权益。

       ■ 联系方式
       电话:15313129113
       邮箱:wangyutao@deheng.com

境内外财富传承与保护业务团队

  • 强永梅

    团队主任

    <p>公司, 金融和银行, 知识产权, 劳动法, 民商讼裁, 刑事辩护, 行政事务</p> <p>&nbsp;</p>

    更多 》

  • 李梦

    副主任

    私人财富管理 &nbsp; 投融资

    更多 》

  • 贾晨晨

    副主任

    公司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惠笑然       宋蕾       王中       徐祥民       张琳       朱广峰       朱伟东       凌霄       郭辉       沈慧芬       于昕晖       朱超       胡莉莉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