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国际贸易业务中心   >   国际贸易专业委员会

徐红亮:从辩护角度看经济犯罪中的被告人自愿认罪

发布日期:2016-06-22

       在经济犯罪案件中,即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检察机关、人民法院仍然对这类案件比较慎重,这不仅是因为经济犯罪案件本身的复杂性,也是因为经济犯罪案件往往在事实证据认定之外,还存在着定性之争,即A事实已经得到证实,但A事实是否构成犯罪?以及A事实构成何罪?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因此,可以说在经济犯罪案件中应当更加慎重对待被告人认罪的问题。笔者以下尝试进行分析:

       一、被告人认罪的概念辨析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 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 》(以下称《被告人认罪的若干意见》)第一条规定:“被告人对被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并自愿认罪的第一审公诉案件,一般适用本意见审理。对于指控被告人犯数罪的案件,对被告人认罪的部分,可以适用本意见审理。” 根据该规定,被告人认罪是指“被告人对被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并自愿认罪”。根据这一概念可以知道,司法解释规定的被告人自愿认罪,既包括被告人对指控事实的无异议(也包括自诉案件),也包括被告人自愿认罪。两者缺一不可,同时存在共同构成司法解释所规定的被告人自愿认罪。如果再进一步细化被告人自愿认罪,应当具备以下几点:

       (一)被告人对被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根据《被告人认罪的若干意见》,必须要求被告人对被指控的事实无异议,这是被告人自愿认罪案件必要条件之一。被告人自愿认罪制度设计的目的在于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降低诉讼程序的对抗性,提高了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主体意识,因此,要求被告人对指控事实无异议也是应有之义。然而,司法实践中,笔者也常常遇到被告人出于各种原因,对被指控的事实盲目认同、不提异议,前述合同诈骗案即是其中案例之一。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在一些经济犯罪案件中,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未必与客观事实相符,即被告人对指控事实的无异议,并未真实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不仅仅是因为经济犯罪案件本身的复杂性,也是因为人对客观事实认识的局限性,即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在调查、审查时,未必能够准确查明案件事实,也存在个别情况,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亦不愿去查明案件事实(案外因素干扰)。因此,《被告人认罪的若干意见》所要求的被告人对被指控事实无异议,是假设一个前提,即检察机关或者自诉人的指控是正确的。笔者也能够理解,这是立法技术下的价值选择,即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从制度层面来讲,这种设计无可厚非,但司法实践中对此需要特别慎重。

       (二)被告人自愿认罪无需对指控的罪名认可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称《刑法》)分则仅列举犯罪行为的罪状以及法律责任,而罪名的确定属于《刑法》适用的基本问题,由一系列司法解释予以规定,这是一项较为复杂司法活动。在经济犯罪案件中,例如走私货物案中何为后续走私?信用证诈骗罪是指哪些行为?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中何为操纵?等等。经济犯罪中的类似问题,对检察机关、人民法院以及辩护律师而言,都可能是需要专项学习和长期积累才能准确认识的问题,对被告人而言更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要求被告人对被指控的罪名予以承认无疑加大了被告人客观认识的义务,且这种义务的实现对欠缺法律知识构成的人或许本身便是一种不现实的。也正是基于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是否影响自首成立问题的批复》规定“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成立。”所以说,应当确认被告人自愿认罪的并不要求被告人对被指控的罪名予以认可,这样符合人的认识规律和诉讼程序的运行规则。

       (三)被告人自愿认罪应当以当庭自愿认罪为准
       当前,全国正在推行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所谓庭审中心主义,全国第六次刑事审判工作会议指出:审判案件以庭审为中心,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判决结果形成于法庭,全面落实直接言词原则,严格执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即法庭审理的作用将进一步得到强化和重视,正如中国政法大学顾永忠教授总结:“对案件的认识是需要过程的,而过程本身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条件、平台、侦查、起诉的条件、平台远不如审判;再次,出于各种原因,当事人、律师有可能掌握重要的有利证据而不在侦查、起诉阶段拿出来或说出来,有意等到审判阶段才端出来。”这种情况下,在侦查、起诉阶段认定被告人是否自愿认罪都为时尚早,且不可能排除被告人反复的可能性。因此,界定被告人是否自愿认罪的时间点应当是庭审中。

       二、经济犯罪案件中被告人认罪的原因分析

       从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被告人自愿认罪的重点在于认罪,而不在于自愿,可以说相当大一部分经济犯罪案件中,难说被告人的认罪是自愿的,但是呈现在诉讼程序中的情节是自愿认罪。基于笔者是辩护律师的身份,能够有机会接触经济犯罪案件中被告人自愿认罪的心理过程,下面进行如下归纳:

       (一)被告人真正的真诚悔罪
       “人之初、性本善”,行为在实施经济犯罪行为之后,大多数人是能够充分认识到其行为给国家、社会、他人造成的经济损失的,特别是在行为人通过犯罪行为获得巨额经济利益的情况下,其对犯罪行为性质的认识会更加深刻、更加彻底。例如: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案中,被告人往往能够充分认识到其行为给千万个家庭造成的伤害,这是客观的,也有具体的被害人,有可以呈现到被告人面前的损害后果,被告人直接感知较为明显。因此,在类似案件中,不少被告人的认罪是内心真正的悔悟,愿意从善为良、痛改前非。这种类型的悔罪在司法实践中应当予以引导,且在较大幅度内予以从轻处罚,这也是被告人认罪制度发挥作用的最佳状态。

       (二)被告人的畏罪
       确切来讲,被告人的畏罪不是畏惧罪名,而是畏惧罪名下的法律责任承担,包括剥夺自由、财产乃至生命。笔者接触到大量的被告人,其并非真正认识到其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性,而是在法律程序下,作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这样的被告人数量也不在少数。特别在经济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在社会阅历、经验、分析判断能力方面明显高于普通刑事案件的被告人,特别是在副部级以上官员犯罪的案件中,这部分被告人更是具有较强的分析判断能力,基于对法律责任承担的畏惧,故被告人作出趋利避害的选择而“自愿认罪”。

       (三)外力因素作用的被告人自愿认罪
       在一些经济犯罪案件中,被告人的自愿认罪并非其自己思想使然,而是由于一些外力因素作用而促使其自愿认罪。

       1、近亲属及朋友的因素
       传统社会文化下的家庭观念根深蒂固,经济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极为相信其近亲属的意见,这不仅仅是因为家属能够有能力、有条件筹措资金向司法机关退赃,更是一种文化和内心的认同。实践一些被告人会把是否认罪、是否上诉、是否退赃的问题交给近亲属及朋友决定,被告人完全依照近亲属及朋友的意见决定。

       2、司法机关因素
       侦查机关往往为取证之需要,采取各种方式要求犯罪嫌疑人认罪,刑讯逼供根源于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职务犯罪案件中,纪检部门使用党的政策、组织纪律来说服违规、违纪者的例子也不在少数,最终案件移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后,绝大多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仍然坚持自愿认罪,也有一部分进入司法程序后改变此前自愿认罪的态度。总之,在自愿认罪的当事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司法机关的介入、说教,或者采取了非法的诱导、欺骗、恐吓方式实现被告人自愿认罪。

       3、辩护人因素
       经济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在对案件的认识、刑期的预估、违法所得的处理以及如何退赃、是否主动缴纳罚金等问题上,往往会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辩护人有时也会根据掌握的信息以及案件进展情况明确建议被告人认罪或者不认罪,当然必须强调的是:如实供述是被告人的法定义务,辩护人不应当建议被告人不如实供述案件事实。根据辩护人的分析以及法律建议,被告人选择是否自愿认罪。

       4、同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比照因素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后,往往会向有过共同经历的人“请教”,如何应对。特别是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在羁押场所了解其他案件、听取其他人的建议,这种因素致使被告人自愿认罪的案例虽然不多,但也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

致使被告人自愿认罪的因素还有其他情况,但上述几种基本包含了绝大部分情况,在司法实践中较为常见。

       三、被告人认罪下的刑事辩护

       (一)重视被告人认罪对量刑的影响
经济犯罪案件中,普遍受到重视的酌定量刑情节为犯罪人的个人情况和一贯表现情节以及犯罪后的态度情节。根据学者研究,犯罪人的个人情况是指犯罪人的家庭情况、受教育状况、生活经历、是否有前科等,犯罪人的个人情况和一贯表现是反映其主观恶性程度的重要方面,也反映了其改造难易程度和再犯可能性大小;犯罪后的态度也是衡量行为人主观恶性大小的重要因素之一,也对能否节约刑事诉讼成本具有非常总要的作用,犯罪后的态度具体包括是否如实交代罪行、是否有悔罪表现以及赃款返还情况等。《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对于自愿认罪,并适用简易审或普通程序‘简化审’的,应当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当庭自愿认罪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从辩护律师的角度来讲,在刑事辩护中应当高度重视被告人自愿认罪这一重要的酌定量刑情节,以依法为被告人争取在较大幅度内从轻处罚。

       (二)详细调查被告人认罪的具体原因
       作为刑事辩护律师,无论被告人认罪与否,均有责任、有义务详细了解被告人认罪或者不认罪的具体原因。如果发现被告人认罪是完全自愿的,则应当保护被告人的这种诉讼权利,并在此基础上履行辩护责任;如果发现被告人的自愿认罪系案外因素所致,则还应进一步区别不同情况对待:(1)合法的建议或者考虑,则应当尊重的保护;(2)非法的强迫或者压力致,则应在征得被告人同意的前提下依法控告或者举报,切实从辩护责任入手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特别是最后一种情况下,要防止出现律师囿于被告人的自愿认罪而怠于履行辩护人的责任,严格依法做司法公正的维护者。

       (三)强化对被告人供述之外证据的重点研究
       经济犯罪案件中,除了被告人供述之外,往往还有大量的书证、电子证据、鉴定意见等类型的证据,被告人虽然自愿认罪,但不能说明检察机关的指控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即符合刑事诉讼法所要求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实践证明,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关于经济犯罪案件中大量的证据认定以及观点之争存在不同意见,甚至于直接影响罪与非罪的问题,前述案件即为其中一例,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辩护律师仍然应当耐心、细致地研究被告人供述之外的证据材料。例如,当前司法实践中大量存在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表现形式多样、诈骗罪罪与非罪界限不清、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区别不明显、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认定复杂等一系列新型问题,被告人认罪案件简化的是诉讼程序,减化不应当是辩护律师应尽的职责。

       通过上述探讨,期待能够有效在被告人自愿认罪的经济犯罪案件中实现有效辩护,以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作者简介
       徐红亮律师,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擅长领域:刑事辩护。近十年的执业历程,徐红亮律师专注于走私犯罪、职务犯罪等经济犯罪辩护,曾承办大量走私普通货物案件,并承办多宗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经济、金融犯罪案件。成功案例包括:高某走私普通货物(红酒)案(免予刑事处罚)、金某走私普通货物(面粉)案(不起诉)、张某走私普通货物(花生)案(判决缓刑)、郭某走私废物案(免予刑事处罚);马某对违法票据付款案(涉案3000万元左右,免予刑事处罚)、宋某合同诈骗案(不起诉)、于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判决缓刑)、肖某某金融凭证诈骗案(判决缓刑)、某市原公安局副局长杨某受贿案等以及泰安“1·04”特大袭警案(在全国具有重大社会影响)、青岛市原副市长张某受贿案(副局级)、烟台市供电公司原总经理童某某受贿案(国有企业高管犯罪案件)、中国银行某分行信贷科长苗某某贷款诈骗案(金融系统有重大影响)、某市原政协副主席刘某受贿案(副局级)、徇私枉法案(副局级)等。

       联系方式
       电话:13811106740
       邮件:xuhongliang@deheng.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永安东里16号CBD国际大厦16层

国际贸易专业委员会

团队其他成员

  杨艳       陈洁       高治中       王斌       庄超       李华鑫       宋心洁       李晓鹏       谢钰鑫       李继       赵晓静       郭卫山       安增山       付敏       马青红       姜保良       张俊红       戴庆康       王玉涛       潘龙       侯顺       郭乘希       叶茂标       柴燕       郑晓红       张景盛       杜越       姜瀚钧       李德均       朱永生       徐素彬       刘靖晟       高海滨       牟峰       李冬昀       刘艳       李啸天       王雁       詹秀贞       牛海军       章海       李冬峰       魏屹威       杨宏亮       顾振邦       李鑫怡       程雅琳       赵晶       符军锋       徐岩       杜鹏       林倩       李红斌       邱晓君       强永梅       董继发       余长青       刘向东       邹朋       栗继东       陈恩深       邓漫银       苏秋文       王胜玫       牛慧荣       孙怡       陈玉冰       祖家培       陈冠文       何云凤       刘文涛       阳波       苗超       薛孟果       梁茂卿       赵传刚       刘苗苗       赵天格       董学全       向延仲       栾少湖       马宏       李向云       贺翔       韩克       李璐萍       郭俊峰       杨婷       吴文苇       池金女       闫寒       李文超       彭振柱       崔钟友       王以龙       赵曦       黄维赞       黄梦奇       张忠       甄世浩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