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综合争议解决中心

一起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的成功辩护

发布日期:2016-05-25
       就本人承办的各类刑事案件而言,知识产权类刑事案件因其专业性问题而属于较为疑难复杂案件,而知识产权类中的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则更为疑难复杂,因为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除了上述专业问题以外,更是涉及取证的电子数据、损失评估以及司法鉴定意见的审查等焦点问题,更深层次讲,因为上述焦点问题的不明朗,案件结果更容易为法律外的因素所影响,在上述背景下,本人承办了多起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的辩护,多数以定罪轻判而告终,唯独张某侵犯商业秘密案,以公安机关撤销案件而告终,不可不谓“成功辩护”。
       一场代价未知的较量
       A集团公司与B集团均系上市公司,也是某行业的领军企业,二者的竞争始终没有停歇过。因B公司对员工的待遇较之A公司明显优越,从A公司辞职到B公司的人才也是大有人在。在辞职大军中,有些人到B公司以后在遇到技术难题时,习惯性地找原来的战友A公司员工求解,A公司果断地对多名涉嫌泄露商业秘密的员工以侵犯商业秘密罪控告报案并最终认定构成犯罪,对于法院已经判决犯罪的员工,A公司还会提出民事索赔,金额动辄几百万。
       张某的涉案就在于其与从A公司跳槽来的员工鲁某一并外出考察。所考察的企业原本系A公司的加工厂家,与张某同去的鲁某与考察企业非常熟悉,在双方考察沟通过程中,加工厂家向张某及鲁某出示了该加工厂为A公司生产的加工件,但是,并没有出示加工图纸。
       鲁某后来因自身其他行为被A公司控告侵犯商业秘密罪并被某市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在鲁某的供述中提到了张某曾经与鲁某共同考察企业的事实,公安机关以此对张某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予以立案。
       如果说A公司控告鲁某侵犯商业秘密罪尚属对自己员工的“教训和惩戒”,如今,将打击对象延长到了B公司部门负责人,而且,A公司所在的公安机关竟然也已经刑事立案。对于张某以及B公司,可谓是“如临大敌”,张某如被判决犯罪成立,不仅面临冰冷刑期,更是会面临巨额的民事索赔,这也是A公司惯用的手段。对于B公司,“挑衅”的“火药味”非常浓烈,这事关B公司企业的声誉,输不得!!
       乱云飞渡仍从容
       张某的家属委托德衡律师姜保良、原一源作为张某的辩护人参加诉讼。在律师介入之时,该案已经由公安机关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
       对于张某的犯罪主观故意,公安机关提供的关键证据是同行人员鲁某供述“张某是我的主管领导,考察的目的是获取被考察企业给A公司的加工件,要求比照给A公司的加工图纸稍作修改,向B公司批量生产加工件”,被考察企业负责人证实向张某及鲁某出示了A公司指定加工件,并提供了与A公司对应的加工图纸,至于把加工图纸提供给谁则各执一词。
       对于涉案信息是否“不为公众所知悉”,是否构成商业秘密,公安机关委托北京某机构鉴定,鉴定意见是涉案信息不为公众所知悉。对于涉案信息被泄露给A公司造成的损失,公安机关委托北京某机构评估,评估损失是802834.06元,符合追究刑事责任的认定标准。
       对于上述证据体系,律师在阅卷后三日内即向办案机关出具书面律师意见:张某没有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故意及客观行为;涉案损失评估没有事实依据,诸多评估参数严重违背客观事实。
       因本案较为复杂,证据体系也较为庞杂,张某的个别笔录也存在对己不利的供述;因此,对于张某是否有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犯罪故意以及客观行为,控辩双方不可避免地存在争议,这体现在律师与检察机关办案人的多次沟通中,双方均无法完全说服对方。
       律师随即将辩护策略及辩护重点放在了“A公司是否有损失”、“假定有损失,评估金额是否合理”这两个焦点问题方面。最终,律师成功地将评估报告中的“研发周期”、“研发人员人数”、“研发人员工资”等关键因素根据案卷提出相反的认定意见,并明确申请重新评估。因为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追诉标准为造成权利人损失50万以上,根据辩护人的上述质疑,权利人损失并不存在,因为B公司并未进行同类型的加工研发,以权利人投入为基础,公允的评估数额应当远远低于50万元,不符合刑事追责的条件。
       风雨过后见彩虹
       律师在确定上述辩护思路后,及时调整并跟进本案,多次与检察院办案人沟通案件事实的认定及案件性质的定性,办案人对律师已经充分重视并予以认可。本案经检察院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公安机关均未补充任何实质性证据,最终,公安机关不再将本案移送审查起诉,解除了对张某的取保候审强制措施,在张某的脸上,律师也看到了久违的轻松。
       相比其他嫌疑人,张某无疑是幸运的。律师曾为多起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的被告人辩护,最大的感触就是评估报告作为鉴定意见对评估损失的认定随意性。曾有一个案件,评估机构评估权利人财务投入6400万,依此认定权利人损失6400x50%=3200万。在开庭时,面对辩护人的质询,鉴定人回答是:我认为只泄露给一个人,应该乘以50%。与此相对应的背景是目前的证据都不足以证实权利人的竞争对手收到该商业信息,更谈不上利用该商业信息研发牟利。
       还有一个较为典型的不规范评估案件,在评估权利人损失时,评估机构评估了权利人某个高级的信息存储及查询系统的造价成本,嫌疑人只是通过登录该系统将某类信息归集后自行整理,并未损害到该高级系统的运行,正如律师在开庭时比喻“权利人花大价钱造了复杂的仓库,嫌疑人只是过去偷了一袋子大米走了,仓库的构造及建造图纸丝毫无损,为何把仓库的造价作为权利人的损失?!” 
       总之,侵犯商业案件,鉴定意见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鉴定人不规范执业行为在个别案件中也确实存在,申请重新鉴定也是困难重重,这也增加了案件辩护的难度。简单归纳,侵犯商业秘密的民事案件尚且举证起诉困难,能够成为刑事案件的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也自有其不可为外人道哉的微妙之处,如此背景下,结合权利人损失认定的不规范性,律师辩护任重道远,回顾本案,律师庆幸的是评估损失的范围以及最后的努力终于为委托人赢得了自由。期盼此类案件商业秘密属性的认定以及权利人损失的评估标准日趋规范,如此方能在打击犯罪的同时真真切切地“尊重和保障人权”。

综合争议解决中心

  • 王鹏飞

    高级合伙人

    商事争议解决、投资并购、合规风控

    更多 》

  • 毛洪涛

    高级合伙人

    <span style="margin:0px;color:#595959;font-family:仿宋;font-size:12pt;"><span style="margin:0px;color:#595959;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pt;">刑民行交叉疑难案件争议解决、刑事辩护(尤其擅长经济犯罪辩护)</span></span>

    更多 》

各业务团队

  • 商事争议解决业务团队

    王鹏飞

    团队主任

    商事争议解决、投资并购、合规风控

    更多 》

  • 刑事业务团队

    徐红亮

    团队主任

    刑事辩护

    更多 》

  • 民事争议解决业务团队

    许方叔

    团队主任

    <p class="MsoNormal" style="line-height:23.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span style="font-size:14.0pt;font-family:仿宋_GB2312;mso-hansi-font-family:宋体;mso-bidi-font-family:宋体;color:#333333;mso-font-kerning:0pt;">主要业务领域公司法律事务、民商诉讼、仲裁业务、金融银行业务、刑事辩护等。<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更多 》

  • 境内外财富传承与保护业务团队

    强永梅

    团队主任

    <p>公司, 金融和银行, 知识产权, 劳动法, 民商讼裁, 刑事辩护, 行政事务</p> <p>&nbsp;</p>

    更多 》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