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选择语言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竞争与反垄断业务中心

张磊、陈怡任:证券虚假陈述案件管辖权规则理解与适用——以五洋债一审判决为例

发布日期:2021-01-25
张  磊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

高级联席合伙人


陈怡任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2020年12月31日,杭州中院就五洋债虚假陈述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引发关于证券虚假陈述案的诸多讨论。由于该案判决书披露的信息以及公开渠道可查询信息相对详细,我们以本案一审判决为例,结合笔者办理的几起虚假陈述案件经验,对该类案件相关法律问题进行剖析,供大家批评指正。本文为该系列文章的第一篇,主要对虚假陈述案件的管辖权问题进行讨论。


01

一、五洋债案件基本情况



(1)五洋债发行情况


根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及巨潮资讯网公开信息,2015年8月17日和9月14日,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五洋建设”)分别成功公开发行两期公司债券,债券简称分别为“15五洋债”和“15五洋02”,债券代码分别为:122423和122454,第一期和第二期实际发行规模分别为8亿元和5.6亿元,票面利率分别为7.48%和7.8%,两期债券发行价格均为每张100元(两笔债券在本文中统称为“五洋债”)。


(2)五洋债发行中介机构情况


两笔债券的主承销商和受托管理人为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德邦证券”),分销商为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风证券”),发行人律师为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锦天城律所”),会计师事务所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大信会计”),资信评级机构为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大公国际”)。


(3)五洋债违约情况


2017年8月14日,五洋建设发布公告,宣布“15五洋债”无法按时兑付本息,构成违约。2017年8月22日,德邦证券发布公告,宣布“15五洋02”未偿还本息当日到期。


(4)五洋建设行政处罚情况


2018年1月19日,五洋建设发布公告称其于2018年1月17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8)3号】,告知五洋建设涉嫌主要违法事实包括:以虚假申报文件骗取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核准,主要是2012-2014年度的财务报表,通过虚减企业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少计提坏账准备、多计利润,在不具备“最近三年平均利润足以支付公司债券一年的利息”这一发行条件的情况下,骗取公司债券公开发行许可。2018年7月6日,中国证监会〔2018〕5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五洋建设及其董事长陈某樟等21名管理人员进行行政处罚,认定的违法事实与上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内容基本一致。


(5)大信会计行政处罚情况


2019年1月22日,中国证监会〔2019〕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大信会计作出行政处罚,认定的违法事实主要是:大信会计在未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即认可了五洋建设关于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对抵”的账务处理、未能按照其内部规定调整项目风险级别并追加审计程序、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6)德邦证券行政处罚情况


2019年11月11日,中国证监会〔2019〕1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德邦证券作出处罚,认定的违法事实主要包括:德邦证券未充分核查五洋建设应收账款问题、对于投资性房地产未能充分履行核查程序、未将沈阳某公司投资性房地产出售问题写入核查意见。


(7)本案管辖情况


2018年12月3日,绍兴中院作出(2018)浙06破申27号之二《民事裁定书》,裁定五洋建设进入破产重整程序。2018年12月24日,经浙江省高院批复同意,绍兴中院裁定将五洋建设破产案件移交绍兴市上虞区法院。


02

二、虚假陈述案件的管辖权问题



(一)虚假陈述类案件管辖权的相关规定


虚假陈述类案件管辖权问题较为复杂,相关的法律规定如下:


(1)《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文号:法释〔2003〕2号,2003年2月1日生效,以下简称“《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八条规定:“虚假陈述证券民事赔偿案件,由省、直辖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第九条规定:“投资人对多个被告提起证券民事赔偿诉讼的,按下列原则确定管辖:(一)由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但有本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除外。(二)对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以外的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的诉讼,由被告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三)仅以自然人为被告提起的诉讼,由被告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以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以外的虚假陈述行为人为被告提起的诉讼后,经当事人申请或者征得所有原告同意后,可以追加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为共同被告。人民法院追加后,应当将案件移送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当事人不申请或者原告不同意追加,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追加的,应当通知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但不得移送案件。”


(3)最高院《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文号:法〔2019〕254号,2019年11月8日发布,以下简称“《九民纪要》”)第79条【共同管辖的案件移送】规定:“原告以发行人、上市公司以外的虚假陈述行为人为被告提起诉讼,被告申请追加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为共同被告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人民法院在追加后发现其他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已先行受理因同一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6条的规定,将案件移送给先立案的人民法院。”


(4)最高院《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文号:法〔2020〕185号,2020年7月15日发布,以下简称“《债券纠纷会议纪要》”)第11条规定:“欺诈发行和虚假陈述案件的管辖。债券持有人、债券投资者以发行人、债券承销机构、债券服务机构等为被告提起的要求承担欺诈发行、虚假陈述民事责任的侵权纠纷案件,由省、直辖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多个被告中有发行人的,由发行人住所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管辖。”


(二)虚假陈述案件的级别管辖和地域管辖


1. 级别管辖


根据上述规定,最高院对于虚假陈述类案件的级别管辖和地域管辖均作出了专门规定,根据2003年《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八条,虚假陈述类案件应当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但并非所有中级人民法院均对虚假陈述案件有管辖权。


2. 地域管辖


考虑到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以及相对集中管辖的原则,《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八条同时进一步缩小了虚假陈述类案件审理法院的范围,仅省、直辖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对虚假陈述类案件具有管辖权。因此,除各省会城市和直辖市中级法院外,大连、青岛、宁波、厦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等地中级人民法院对于虚假陈述类案件也具有管辖权。


此外,从《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可知,投资人可以选择向发行人提起诉讼,也可以仅向发行人以外的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诉讼。而虚假陈述案件在地域管辖上仍整体上遵循“原告就被告”的原则:


(1)被告中包括发行人时:由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以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


(2)被告中不包括发行人时:考虑到原告诉讼权利,在该类案件中,原告可以选择向任何一名被告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结合五洋债虚假陈述案件,由于该案被告包括发行人,根据上述级别和地域管辖的规定,应由五洋建设住所地,即绍兴上虞区所在地的中级法院管辖。但由于绍兴市并非省会城市、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因此绍兴中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最终本案由杭州中院管辖。


3. 省会城市与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院对虚假陈述案件管辖的分工


根据上文分析,因五洋建设所在地的绍兴并非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或经济特区,导致绍兴中院对本案无管辖权,最终由杭州中院管辖。但浙江省同时存在省会城市杭州和计划单列市宁波,本案为何最终由杭州中院管辖,存在一定疑问。


虽然《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八条规定,省、直辖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对虚假陈述类案件具有管辖权,但该条规定未明确直辖市内多个中院之间对于虚假陈述案件的分工,以及省会城市与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院对虚假陈述案件管辖的分工。


(1)直辖市内多个中院间的分工


关于直辖市内多个中院之间对于虚假陈述案件的分工问题,经过对裁判文书网中相关案件的检索,对该问题的处理比较一致,在被告中不包括发行人和上市公司的案件中,任何一名被告住所地的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案件均具有管辖权。


(2)省会城市与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院对虚假陈述案件管辖的分工


就五洋债案件的情形,即省级行政区划内存在计划单列市或经济特区时,省会城市中院与计划单列市或经济特区中院之间对虚假陈述案件管辖的分工目前缺少相应的规定。本案应当由杭州中院管辖,还是宁波市中院管辖存在不确定性。该案件最终由杭州中院受理并管辖;但宁波中院对于五洋债案件是否具有管辖权,原告是否可选择到宁波中院进行诉讼,目前缺乏相关的规定。同时,山东省、辽宁省、福建省、广东省均存在类似情形。


经过对相关案件的检索,各地法院对该事项的倾向裁判规则为:省级行政区划内存在计划单列市或经济特区时,虚假陈述案件主要由省级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但如果发行人位于计划单列市或者经济特区,则主要由计划单列市或经济特区中院审理。但司法实践中也存在个别例外情况,例如(2016)鲁02民初1004号案件中,原告起诉与山东恒邦冶炼股份有限公司(“恒邦股份”)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恒邦股份的住所地位于山东省烟台市,该案件并未由济南市中院审理,而是由青岛中院管辖。


(三)虚假陈述案件的移送管辖


1. 被告中包含发行人的移送管辖——五洋债案件移送情况


(1)上海金融法院五洋债虚假陈述案件的移送管辖


根据裁判文书网检索,东证融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德邦证券、大信会计和五洋建设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案号:(2020)沪74民初417号),上海金融法院于2020年4月8日裁定将案件移送杭州中院处理。


由于上述被告中包括债券发行人五洋建设,根据《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九条和《债券纠纷会议纪要》第11条的规定,案件应当移送杭州中院处理。


(2)北京一中院五洋债虚假陈述案件的移送管辖


中经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经贸公司”)起诉大信会计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案号:(2019)京01民初216号),北京市一中院也于2019年6月18日裁定将案件移送杭州中院处理。该起案件的管辖权确定涉及原告和被告均申请追加被告事宜,相对复杂。


根据本案裁定书,案件立案时,中经贸公司仅将列大信会计作为被告;案件审理过程中,中经贸公司申请追加德邦证券和大公国际为本案共同被告;大信会计作为被告也申请追加五洋建设、陈某樟、德邦证券、锦天城律所、大公国际为本案共同被告参加诉讼;中经贸公司不同意追加陈志樟、锦天城律所为本案共同被告。


北京一中院最终决定追加五洋建设、德邦证券和大公国际为本案共同被告;但对于大信会计申请追加陈某樟、锦天城律所为本案共同被告的申请,因二者并非债券发行人,且中经贸公司不同意追加二者为本案共同被告,亦未对二者提出诉讼请求,法院不予准予追加陈某樟和锦天城律所为本案共同被告。


关于案件的管辖权,北京一中院认为在追加五洋建设为本案共同被告后,本案应当移送至五洋建设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即浙江省杭州市中院审理,并裁定移送管辖。


北京一中院上述裁定的主要法律依据是《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十条第一款,虽然案件在起诉时未包括发行人,但经当事人申请且征得原告同意后,可以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在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后,应当将案件移送发行人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2. 被告申请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而原告不同意时的管辖


在上述北京一中院的案件的基础上,假如被告申请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但原告不同意追加发行人为案件共同被告时,法院是否可以追加,追加后是否可以移送。该问题在实践中观点存在一定分歧。


笔者认为,虚假陈述类案件中,被告申请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而原告明确表示不同意时,法院不应当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即使法院认为有必要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案件也不应当移送发行人所在地管辖。


首先,从司法解释和相关规定的条款来看,尽管根据《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项和《债券纠纷会议纪要》第11条,虚假陈述案件实行一定程度的“集中管辖”,以便于统一裁判尺度,但是《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项中但书条款已经明确了“集中管辖”的例外情形。根据该条款但书条款,在出现《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时,即使发行人为共同被告之一,法院也不得移送发行人所在地法院管辖。


《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不申请或者原告不同意追加,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追加的,应当通知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但不得移送案件。”


其次,从尊重原告诉讼权利的角度,原告“不告不理”作为民事诉讼中的一项重要原则,如原告未针对某一主体提出诉讼请求,法院一般应当尊重原告的诉讼权利。《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二)项亦明确虚假陈述案件中原告可以选择仅针对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以外的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的诉讼,此时案件应当由任何被告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该规定实际上赋予了虚假陈述案件中原告选择被告的权利,以及通过选择被告的方式选择案件管辖法院的权利。


如法院允许被告申请追加发行人并移送管辖,则上述原告选择被告的条款将会沦为无法适用的条款,对于原告诉讼权利将会造成极大损害。


第三,从现实意义的角度,部分案件中发行人可能并非虚假陈述案件的适格被告。在债券相关的虚假陈述类案件中,债券持有人可通过债券违约合同纠纷案由追究债券发行人责任,或者在发行人破产的情形下,债券持有人就其债权进行申报,并得到破产管理的确认。在上述两种情形下,如其损失已经获得有效裁决或者破产程序的确认,针对债券持有人的“同一损失”,我们倾向于认为其无法以虚假陈述为由再次提起诉讼并获得法院的支持。


在杭州中院五洋债一审判决中,判决第一项驳回叶某芳、陈某威等原告对五洋建设起诉。杭州中院作出该项裁决的理由就是相关原告已就债券违约事实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并获得生效裁决,或已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并获得确认,故该部分原告投资损失金额应以仲裁裁决确认的计算金额或破产申报债权确认的债权金额为限。


最后,《九民纪要》颁布后,第79条允许虚假陈述案件被告申请追加共同被告,但该条款实际上是进一步明确,虚假陈述案件移送发行人所在地的前提条件是发行人所在地法院已先行受理因同一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该条款实际上为当前受理法院向发行人所在地法院移送管辖设定了一项先决条件,进一步限制了虚假陈述案件的移送管辖。


综上,笔者认为,在虚假陈述案件中,原告通过选择被告的方式进而选择管辖法院,存在法律依据和现实意义;被告申请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而原告不同意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时,法院应当不予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即使案件确有必要追加发行人,在追加发行人为案件共同被告后,也不应当移送发行人所在地法院管辖,除非满足一定先决条件。


(四)虚假陈述案件与破产案件专属管辖权的冲突与理解


虚假陈述案件中,部分发行人处于破产程序中,当发行人同时存在虚假陈述案件和破产案件时,相关案件管辖权如何确定。


根据上述关于虚假陈述案件管辖权的相关规定,虚假陈述案件由省、直辖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多个被告中有发行人的,由发行人住所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管辖。同时,破产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只能向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提起。”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针对发行人的虚假陈述案件的管辖是适用于虚假陈述司法解释的规定,还是适用破产法的规定,可能存在潜在的冲突。


为了解决上述潜在的冲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四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如对有关债务人的海事纠纷、专利纠纷、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纠纷等案件不能行使管辖权的,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由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以五洋债案件为例,五洋建设破产案件由绍兴上虞区法院受理,但针对五洋建设的虚假陈述案件由杭州中院审理。就未经仲裁裁决确认或破产申报确认的原告,杭州中院一审判决第二项确认王某、孔某严等原告就购买五洋建设债权的损失进行了确认。该部分原告获得生效判决后仍应当向破产管理人进行申报。


03

三、虚假陈述案件管辖权问题的小结



虚假陈述案件管辖权问题相对复杂,部分虚假陈述案件可能面临管辖权方面的争议。我们对于虚假陈述案件管辖规则的理解与适用如下:


1. 虚假陈述案件由省、直辖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特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多个被告中有发行人的,应当由发行人住所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中不包括发行人和上市公司的案件中,应当由任何一名被告住所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2. 省级行政区划内存在计划单列市或经济特区时,虚假陈述案件主要由省级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发行人位于计划单列市或者经济特区,则主要由计划单列市或经济特区中院审理。


3. 虚假陈述案件在起诉时未将发行人列为共同被告,但经当事人申请且征得原告同意后,可以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在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后,应当将案件移送发行人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4. 虚假陈述类案件中,被告申请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而原告明确表示不同意时,法院不应当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即使法院认为有必要追加发行人为共同被告,案件也不应当移送发行人所在地进行管辖,除非满足一定先决条件。


5. 虚假陈述案件的管辖权与破产案件的管辖权冲突时,虚假陈述案件关于管辖权的规定优先适用。


或许您还想看

张磊、王璐、潘克三:银行间债券市场熊猫债发行新规解读

张磊:澳大利亚(FIRB)外国投资审批制度详解

张磊:莫桑比克天然气项目投资指南

米乐、张磊:法国私有化计划 | 对潜在竞购者的实用性建议

张磊、马荣花:如何投资印度——投资模式选对了吗?

张磊:INVESTMENTS IN CROATIA 克罗地亚投资指南

张磊:以色列并购项目法律实践与指引

张磊、陈怡任:澳大利亚就新冠疫情期间外商投资审批政策出台临时措施

张磊、陈怡任:细谈国家出资企业、国有控股企业和国有实际控制企业、国有企业概念辨析

张磊、陈怡任:财政部明确外国非政府组织中国代表处适用《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

张磊、陈怡任:中国企业境外投资设厂法律服务指南(一)

张磊、陈怡任:莫桑比克外商投资保护与投资优惠申请指南

张磊、陈怡任:后疫情时代跨境投资项目实施与争议解决的现状与应对(一)

任力、张磊、陈怡任:以案释法之公司司法强制解散的认定与实践应用

张磊、陈怡任:后疫情时代跨境投资项目实施与争议解决的现状与应对(二)


作者简介

张  磊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联席合伙人

张磊,高级经济师,在金融类争议解决、跨国投资并购与融资等领域具有丰富经验。客户包括国家开发银行总行、平安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中信建投、国海证券、新时代信托、西藏信托、中广核、中国中铁、中国船舶、国网英大、中国二冶、中航油国际、中铝国际、富士康等大型金融机构、国有和民营企业。张磊律师的工作语言为中文和英语。


手机:13910725020  010-85407610

邮箱:zhanglei-bj@deheng.com  

陈怡任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陈怡任,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学硕士,曾就职于戴姆勒集团大中华区总部。专业领域:金融类争议解决、跨境投融资并购、竞争法。客户包括:国家开发银行总行、国家开发银行北京市分行、中信建投、国海证券、中广核、国网英大、富士康等。陈怡任实习律师的工作语言为中文和英语。


手机:18628117721   

邮箱:chenyiren@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张  兵

高级合伙人

zhangbi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


竞争与反垄断业务中心

网站简介    |     法律声明    |     联系链接    |     本站产品    |     联系方式    |     自助服务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804号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