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李璐萍:你踩到交易证书的坑了吗?——从破产债权申报角度看俄罗斯贸易交易证书制度

发布日期:2020-08-27

李璐萍


DHH北京莫斯科法律中心律师





2018年3月,俄罗斯外币管制体系下的交易证书制度,由新的外币交易合同(包括国际贸易合同、国际贷款合同等)登记制度代替。至此,作为俄罗斯货币管制的重要实施手段之一,也是造成外贸交易债权申报过程中诸多问题[1]的交易证书制度,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然而,俄罗斯国际贸易款项支付证明的困境,是否因交易证书制度的替换而消失了呢?本文将结合笔者参与办理的案件,来探讨交易证书的坑在哪里,如何对长期交易项下的应收账款产生影响,以及如何防止入坑。


2019年2月,俄罗斯雅拉斯拉夫尔地区仲裁法院签署了针对中国H公司就俄罗斯一破产公司C债权申报的裁决,其中认可债权申报人对破产公司的债权数额为H公司申报债权总数额的五分之一。从本案委托人中国H公司的角度来讲,法院对此认定的比例是相对较低的。然而纵观整个债权申报过程,法院的审理以及裁决[2]依据,我们会发现,对于俄罗斯对外贸易交易规则的不熟悉,以及合同管理的不善,是造成损失的重要原因。





案情介绍


本案委托人H公司是一家中国的产品生产、出口企业,与俄罗斯买方C公司自2010年建立起合作关系,在2010年至2016年期间,H公司持续向俄罗斯买方C公司供货。付款条件为发货前少部分比例预付款加货到后支付尾款。2017年6月,C公司的另一债权人B公司向管辖的仲裁法院[3]就C公司的破产提出申请。H公司获知C公司被申请破产之后,随即就其2014年至2015年与C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进行了申报。


在债权申报的初始阶段,破产债权申报人H公司向法院提交了H公司与破产C公司之间签订的逾期债务还款协议以及相应的还款履行明细表的复印件。然而基于对仲裁法院对破产案件行使专属管辖权,适用相应的证据规则与国际贸易仲裁相比更为严格,所以对于H公司提交的,与C公司签订的欠款协议,由于无法提供原件而未予采纳。在此情况下,根据法院的释明,债权的证明就只能通过合同的实际履行来证明。


在H公司提交2014年至2015年几项的合同、发票以及海关文件,以及财务明细等证据,意图证明C公司未履行付款义务之时,作为C公司的破产管理人调出了本案关键性证据——交易证书,该项证据对案件的后续发展产生了主导性的影响。根据交易证书的记载,C公司已经完成了作为债权申报依据的几项采购合同的大部分付款义务。而该交易证书,为俄罗斯银行机构根据当时法律规定,而对外贸交易进行登记记录的文件,具有较强的证明力。基于此,法院采纳了破产管理人的观点,仅将一小部分数额的债权列入了破产债权。



问题在哪?


纵观整个债权申报过程,从破产债权申报人的角度,我们可以看到债权申报的两个主要障碍:其一,虽然国际贸易实践中,电传文件的使用较为广泛,其证明力也能在仲裁机构予以认可,但由于仲裁法院对破产案件的专属管辖,不认可非原件证据的证明力,所以债权的数额未能按照双方签订的债务还款协议的数额进行认定;其二,基于债权申报人的债权数额计算方法为总债务数额减去已支付的数额,而法院认同了破产管理人的观点,债权数额为交易证书所显示的未履行数额——这两种债权数额完全不同的计算方法,最终导致了债权申报人C公司的大部分债权数额没有被法院认可。本文中,我们将着重讨论第二个障碍的发生以及应对方式。



什么是交易证书?


与我国类似,俄罗斯的外币监管也是通过具体的交易操作银行进行的。根据相关法律[4]的规定,俄罗斯居民(企业)与非居民(包括外国企业)发生外币交易时,交易操作银行须根据俄罗斯央行的操作指南[5](以下简称操作指南),在外币交易额高于五万美元[6]或等值卢布的情况下,应就相应的交易制作“交易证书”。该交易证书有既定的格式,须注明交易的合同号、合同的总数额、以及相应合同项下每一笔资金往来。在公司收付款金额达到交易证书所记载的合同总金额时,该合同项下的交易在银行的交易记录中即被认为完成。


在2018年3月交易证书制度失效之前,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7],以及相应的实践操作[8],交易证书都是进出口货物海关通关的必要文件。一方面,由于交易证书是由银行根据双方的交易文件形成,所以在很大程度上能更真实地反映出实际交易金额,所以其内容常作为海关估价的依据;另一方面,由于交易证书不仅体现了双方约定的交易金额,同时也记载了付款义务履行的状况,所以相关的信息也常被作为交易真实性审查的参考。所以,交易证书在整个交易中通常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从这个角度出发,在司法机关对事实的判断过程中,也会在更大程度上采信交易证书所体现的信息。



“坑”在哪里?


回到H公司的债权申报案。由于H公司与C公司是常年合作伙伴关系,所以自2010年双方开始第一笔交易至破产事发,货物的付款都是采取较为灵活的处理方式,即在C公司支付小部分比例的预付款后,H公司即装船发货。随后,C公司通过邮件获得H公司同意,基于双方长期的合作关系,C公司对双方所签署的供货合同或订单付款义务的履行,将在C公司“账上出现销售回款资金”后,分批少量支付既往的合同项下或订单项下的款项。


如上文介绍,交易证书是根据俄罗斯买方向银行提供的供货协议而制作的,但是在交易证书中对于交易文件,仅记录双方签订的合同号或订单号,而并不对买方付款依据的具体商业发票号,或者双方对于支付具体哪一项订单的约定进行记录。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在建立了既定交易证书后,买方对卖方的付款,不论买卖双方对当下某笔既定的付款是否约定相应支付的具体发票号,在远在中国的买方不了解交易证书的运行规则,并且俄罗斯买方不向银行主动提供双方约定既定付款应记在哪一个交易证书之下,既定的任何一笔货款都可能被错误地列入与双方约定不符的交易证书之下。付款被银行被错误地列入与双方约定不符的交易证书下,导致的其中一个结果就是银行对交易的记录与双方约定,至少是与中国卖方的交易记录不符。


在本案中,中国卖方H公司同意了俄罗斯买方C公司的长期合作交易条件,定期或不定期向H公司支付小额未付货物尾款;并且通常情况下,在付款前双方通过邮件方式确认既定款项所支付的订单。在这种情况下,鉴于银行对于支付的款项,未获取相应的信息,更甚者如C公司的利用交易证书制度,恶意将每一笔的付款金额进行调整,以使某一个阶段的付款,正好符合既定交易证书所记录的交易总数额,那么对交易证书进行记录的银行操作人员,就会认为相关的付款为当下合同的付款,那么当付款数额达到交易总数额的时候,银行的交易证书就会关闭,也就意味着根据交易证书的记录,该项合同项下的付款义务已经完成。


另一方面,在双方交易模式下,常年累月的大小额订单合同与供货合同,以及大量多次小额的货款支付方式的条件下,银行在无法获知双方具体的货款支付约定时,对款项支付的管理存在较大的困难。由其是如果俄罗斯买方公司恶意拖欠订单合同项下的付款,利用其与银行和买方的信息不对称,就可以实现利用交易证书制度逃避完全的付款义务。在本文所讨论的案件中,破产管理人作为买方公司的代理人从银行调取的,几项供货协议相应的交易证书下累加的数额,正是反映了其购买2014年至2015年H公司货物的大部分付款义务已经履行的情况,由此导致了中国卖方H公司大部分应收账款的债权没有得到法院的认可。


H公司债权的回收障碍,在某种程度上是以自身的对俄贸易交往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损失,给同类贸易模式、合作模式的对俄贸易企业上紧了发条。虽然交易证书制度,已于2018年由对外交易登记制度[9]所替代,但是与交易证书制度相比,对外交易登记制度对交易证书制度的修改,仅仅在与对交易数额的登记起点的提高和对银行在制作交易登记的自主性方面进行的松绑[10],而作为俄罗斯外汇监管的手段,通过银行制作相应的外币交易登记,仍然在司法实践中具有较强的证明力。


所以,我们在此喊话与俄罗斯交易方具有长期交易合作,并存在在较长时间内的应收账款的企业:如果您与本文所讨论案件有类似情况,那么请立即开始了解您的交易对手,是否已经或正在利用交易证书或对外贸易登记信息,蚕食企业的应收账款。



防坑措施


在了解了俄罗斯的外贸之坑后,让我们谈谈防坑措施。防坑的方法,相信大多数外贸从业者都已经在实践中有自己的经验,然而基本的防坑措施也都是老生常谈。然而真正实际执行相应的措施,才应是防止入坑的保障。我们在此就本文所涉及到的问题提供几点防坑措施。


1、交易方背景的核查


核查交易方的背景是进行交易的基础和起点。在与境外交易方进行少量的短期交易时,对于交易方的背景核查,在一般情况下可能比较初级,仅确认其法律实体的有效存续核查后就进行交易。然而随着交易量的加大,尤其是在俄罗斯买方要求向其以外的供货方进行供货,或者出现其他对于合同履行的事项进行变更时,则需要对出现的第三方,以及其与买方的关联关系进行调查,防止一个实际控制人通过对不同公司的操控,而实现逃避买方付款义务的情况;


2、注重了解交易方所在国的交易规则


事实上,本条建议应为“注重了解交易方所在国相关的法律法规”,然而通过本文所讨论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出,在法律法规规定下的,实际执行的规则,是最终决定维权成败的关键点。如本文所讨论的交易证书规则,交易对手方正是利用其交易制度中一个较为细节的点,完成了大额贸易货款的支付责任的逃避。然而事实上,交易证书在法律层面并不具有很高的效力,从层级的角度来说,仅仅是一个银行操作指南性的文件。但就是这样一个文件,在海关执法和司法机关的司法实践中都被赋予了较高的证明力。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国际贸易行业高度发达的今天,让出口企业入坑的,已经不仅仅是法律壁垒,还有千万未知的细小的交易实操规则。


3、注重合同管理


在国际贸易交往中,基于国际贸易大量和多次交易的性质,不免有时会出现合同和订单管理的疏忽。作为外贸企业必须修炼的“内功”,合同和账单的管理不仅是交易的基础,更是事后维权的重要依据。所以,不论交易向对方所在国家的交易规则如何,如果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将每一笔交易相对应的证明文件成体系地对应到相应的付款,那么在出现任何的未知情况时,都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维权的各项成本,更是能提高维权的成功率。


4、关键文件的形式


本文所讨论的案件,是国际贸易应收账款碰到了交易方破产的情况,而正如前面内容所介绍,破产审理法院对于债权申报的证据审查,适用较为严格的规则,即尽管双方已经签署了相应的债务协议,但是由于协议是以电传形式签署,无法提供纸质文件的原件,所以债务协议未被法院采纳。就此,在出现俄罗斯交易方存在欠款,并希望以既定的债务形式固定下来的情况时,签署这类关键的债权确认文件,应采用交换纸质原件的形式进行。同时,如果根据调查或沟通过程中了解的信息,发现买方存在资不抵债,甚至破产的信息时,可以根据具体维权的需要,对债务协议的原件进行公证认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适合的贸易融资工具近年来越来越受国际贸易经营企业的欢迎。一方面,贸易融资工具的使用,缓解了买方一时的付款压力,既有效地促成了交易,又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卖方货款的回收;另一方面,贸易融资机构以其专业能力为保障自己的贷款回收,会在多个层面审查贸易融资方的资质,给与货款和贷款的回收最大程度的可期待性。


结语

根据俄罗斯“联邦资源”以俄罗斯仲裁法院系统受理破产案件的基础数据[11]的统计,近五年内俄罗斯破产企业的总数量持续上升,债权申报争议数量以平均每年35%的比率增长。虽然不同顺位的清偿率差别会相对较大,但2019年总体来说,不同顺位的平均值仅有4.7%。而2020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不论从破产企业的数量,还是破产债权的清偿率来说,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恶化。所以,了解交易对方实时状况,了解交易方所在国家的法律、交易规则,练好合同管理的“内功”,是外贸企业在挽救危机可能带来的损失的必要行动。



注释:

[1]除本文所讨论的案件外,类似问题另可参见2013年2月18日罗斯托夫州法院签发的,关于韩国现代公司对塔岗罗格斯基汽车工厂破产债权申报的裁定书。Арбитражный суд Ростовской области опредрениео включении требований в реестр требований кредиторов. дело № А53-14973/2012. «18» февраля 2013 года

[2]俄罗斯仲裁法院对于各债权人破产申报的裁决(或译为裁定),从形式上来看,是程序性的文件,然而从内容上来看,皆是实体的内容,裁决既包括认定或不认定债权人身份的事实及依据,也包括事实审理认定债权数额的依据和结果。

[3]俄罗斯法人主体之间的商事争议,由俄罗斯法院系统中仲裁法院管辖。其中破产案件由破产公司所在地的法院实施专属管辖权。

[4]俄罗斯联邦法律173号“关于外币规定以及外币监管” Федеральный закон от 10.12.2003 N 173-ФЗ (ред. от 27.12.2019) "О валютном регулировании и валютном контроле" (с изм. и доп., вступ. в силу с 31.05.2020)

[5]俄罗斯联邦央行2012年6月4日第138号文“关于居民和非居民向授权银行提交与外汇交易有关的文件和信息的程序,处理交易证书的程序,以及授权银行进行的外汇交易的核算和监控程序”Инструкция Банка России от 04.06.2012 N 138-И "О порядке представления резидентами и нерезидентами уполномоченным банкам документов и информации, связанных с проведением валютных операций, порядке оформления паспортов сделок, а также порядке учета уполномоченными банками валютных операций и контроля за их проведением"

[6]在更早的规定中,交易金额在超过1000卢布或等值卢布的情况下,就应制作交易证书。(请参见操作指南第2.1条第3段)

[7]其中包括俄联邦财政部、对外经济联络部以及国家海关委员会三部门联合发布的“易货贸易交易证书登记操作规程”("Порядок оформления и учета паспортов бартерных сделок" (утв. Минфином РФ N 01-14/197, МВЭС РФ N 10-83/3225, ГТК РФ N 01-23/21497 03.12.1996) (Зарегистрировано в Минюсте РФ 17.12.1996 N 1213)),国家海关委员会2004年6月24日发布的海关工作指导通信(Телетайпограмма ГТК России от 24.06.2004 № ТФ-2096)等。

[8]请参见法律实践评论“Две российские компании заключили сделку за границей. Как оформить ввоз товара в РФ-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Елены Белозеровой” https://bclplaw.ru/actual/publication/75883/ 

[9]具体操作规程,由俄罗斯央行2017年8月16日第181号文规定。Инструкция Банка России от 16.08.2017 N 181-И (ред. от 05.07.2018) "О порядке представления резидентами и нерезидентами уполномоченным банкам подтверждающих документов и информации при осуществлении валютных операций, о единых формах учета и отчетности по валютным операциям, порядке и сроках их представления" (Зарегистрировано в Минюсте России 31.10.2017 N 48749).

[10]具体请参见《无需护照的交易——新法将怎样改变出口商的经营》 Philip Litvinenko,俄罗斯建设工业银行交易业务及资源吸引部经理https://www.forbes.ru/finansy-i-investicii/357813-sdelka-bez-pasporta-kak-novyy-zakon-izmenit-biznes-eksporterov

[11]https://download.fedresurs.ru/news/Статистический%20бюллетень%20ЕФРСБ%202019.pdf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李璐萍:俄罗斯不动产交易ABC

【律师视点】李璐萍:中国公司驻俄罗斯代表机构合规运营攻略 ——从税务制度的角度看中国公司在俄代表机构的合规运营

【律师视点】李璐萍、萨莎:以俄罗斯融资租赁法律特点探索融资租赁及销售新方向

【律师视点】李璐萍:从案例交易结构探讨俄罗斯融资租赁资金方案



作者简介

李璐萍

DHH北京莫斯科法律中心执业律师,专业领域:国际贸易与融资、多样化争议解决、融资租赁。

李璐萍律师先后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莫斯科国立大学法律系,具有中国及俄罗斯专业法学教育背景及执业资格。曾协办国家电投与法国道达尔合资项目以及某医疗技术公司俄罗斯伊尔库斯科州投资项目等。曾作为国家电投、中国重型燃气轮机技术有限公司常年法律顾问团队成员,提供法律服务。主要在俄客户有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宇通客车、烽火通讯、一汽东欧、四川航空、东营威玛、青海三江集团、东营海科新源化工、山东对外经济技术合作集团等,并作为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服务团队成员,为大使馆提供法律服务。工作语言:中文、英文、俄文。


电话:+7(985) 381-46-27,

+86 151-1695-6920

邮箱:liluping@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原  毅

高级联席合伙人、莫斯科办公室主任

涉俄投资并购与争议解决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yuanyi@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

涉俄投资并购与争议解决专业委员会

  • 成焘

    主任

    更多 》

  • 原毅

    副主任

    一带一路投资并购与争议解决专业委员,跨境能源投资与基础设施建设专业委员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李璐萍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