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国际贸易业务中心   >   海关专业委员会

杜鹏、赵曦:边民互市系列谈(六)| 边民互市贸易走私犯罪典型案例和疑难问题——境外供货商

发布日期:2020-08-18
杜  鹏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

山东德衡(西海岸)律师事务所主任


赵  曦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在整个走私犯罪链条中,不论是与走私罪犯通谋,还是直接向走私人非法收购走私货物、物品的犯罪行为都在《刑法》中有明确的规定。《刑法》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了“直接向走私人非法收购国家禁止进口物品的,或者直接向走私人非法收购走私进口的其他货物、物品,数额较大的以走私罪论处。”而后,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了“与走私罪犯通谋,为其提供贷款、资金、帐号、发票、证明,或者为其提供运输、保管、邮寄或者其他方便的,以走私罪的共犯论处。” 


而对于为走私犯罪提供货源的供货商参与走私的行为,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本文将以下列三则案例探讨边民互市贸易中境外供货商在走私犯罪中罪与非罪的认定问题。


一、案情简述



案例一:


Y某是挪威供货商在华代表处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销售南美水产。其为国内采购商L某联系南美厂家订购,并将发票、提单等单据发给L某及其在广西的代理,发票买方及收货人皆为L某指定的越南代理公司。L某通过地下钱庄支付货款,货物从南美运至越南海防,并从我国广西以边境贸易方式,免税申报入境。


法院认定:挪威供货商在华代表处与Y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系从犯。



案例二:


C某是印度供货商在华销售代表,负责联系国内客户与印度公司的花生价格商谈、合同签订。C某从始至终都知道货物从印度运至越南海防港后,国内客户将自行联系广西代理商以边民互市贸易方式将花生走私进口,仍具体实施了印度供货商与国内客户的沟通、协调、合同签订及相关单证、汇款账户的传递等行为。


法院认定:印度供货商具有走私犯罪的故意证据不足,C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



案例三:


A公司是国际水产供货商,多次向我国B贸易公司销售水产,合同约定货物运至越南海防。B公司将货物伪报成边民互市从我国广西免税申报入境。A公司由于长期从事水产品进出口业务,知晓国内有贸易公司通过边贸进行走私的行为。


本案正在审理中。


上述挪威公司、印度公司与A公司都是境外供货商,其与国内采购商的成交价格皆符合市场价格,且并未直接参与到走私链条中的任一环节中。那么这些境外供货商向走私犯罪分子销售货物的行为是正常的国际贸易行为,还是为走私犯罪提供货源的行为,具体分析如下:


二、争议焦点


1.客观行为是否应该被认定为帮助行为


首先根据《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上述案例的境内采购商皆犯有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而作为上游卖家的境外供货商将货物销售给境内采购商,为境内采购商后续实施走私犯罪行为提供了条件;那么,境外供货商是否构成《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从犯。


在前述案例中,境外供货商皆未直接参与走私,所以需要研究境外供货商是能否通过销售货物起到辅助作用。然而,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境外供货商和国内采购商的销售采购是合法的国际贸易行为,双方出于商业考虑选择能实现自己利益最优化的合作伙伴,而并非双方怀有走私犯罪计划有指向性的选择共同犯罪的对象。


当这种外表无害的 “中立”行为,在客观上帮助了走私罪犯时,其是否具有走私犯罪的主观故意应该是对罪与非罪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2.是否具有主观犯罪故意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理解与适用》,走私普通货物、物品是一种故意违反海关法律法规,逃避海关监管,偷逃税款的行为,属于直接故意犯罪。因此在实务中,行为人主观故意的认定往往是走私刑事案件中罪与非罪的争议焦点。


根据《刑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故意由两个因素组成。①行为人明知犯罪的所有客观方面要件,即刑法理论中的认识因素。②行为人希望或放任这些客观要件的实现,即刑法理论中的意志因素。


那么,下面我们来分析前述三个案例中的境外供货商是否具备走私犯罪主观故意的两方面因素。



案例一:


(1)Y某在协助采购商L某与厂家签订订货协议后,不仅将发票、提单等单据转给了L某,还发给了其在广西的代理。


(2)Y某根据L某要求提供了越南代理公司作为买方及收货人的虚假发票。


(3)L某以地下钱庄,这一非正常国际贸易支付方式对外支付货款。


结合上述证据足以证明,该供货商的负责人Y某从一开始就明知与L某的贸易合作并非完全合法合规,从Y某根据L某要求提供虚假发票可认定Y某应该知道L某的行为涉嫌作假。即使Y某并不清楚的认识到L某通过边贸方式走私,但由于Y某帮助了L某实施了直接发单证给代理,并提供虚假发票的行为,对案件参与程度较深,不成立中立的帮助,应该按照《刑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认定该挪威在华代表处构成走私犯罪的共犯。



案例二:


根据案例所述,C某仅实施了印度供货商与国内客户的沟通、协调、合同签订及相关单证、汇款账户的传递等典型的“中立”行为,但由于其从一开始就明知国内客户系以边民互市贸易方式将印度供货商运至越南海防港的花生走私进口,属于典型的“中立”行为在客观上为走私犯提供了帮助、辅助作用,又存在明知的主观故意,因此,被法院认定为走私犯罪的帮助犯。


C某如上述Y某一样明知货物是通过边民互市的贸易方式进口,为何法院却认定印度供货商具有走私犯罪的故意证据不足呢?


这里涉及单位犯罪的问题。在走私犯罪中,单位犯罪与自然人犯罪采取不同的定罪处罚标准,因此被认定为单位犯罪还是自然人犯罪对于犯罪嫌疑人的量刑尤为重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以单位的名义实施走私犯罪,即由单位集体研究决定,或者由单位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的其他人员决定、同意,为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或者违法所得大部分归单位所有。


案例一中的Y某是挪威供货商在华代表处负责人,该供货商的犯罪意志来源于其决策者Y某的意志,供货商的犯罪行为体现为Y某帮助走私犯罪的行为。因此Y某以挪威供货商的名义签订合同,并为其谋取不正当利益——货款,该行为构成单位犯罪。


案例二中的C某仅仅是印度供货商在华的销售代表,他的个人意志无法代表、决定印度供货商的意志,而且并无其他证据可以认定印度供货商的明知。那么,在无法证印度供货商其明知的情况下,不能认定其具有走私的主观故意。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案件,应当一律做无罪处理。因此,本案只有可以认定具有主观故意的C某构成走私犯罪。



案例三:


A公司作为一家国际水产供货商,长期从事水产品进出口业务,非常熟悉国际贸易中水产进出口报关缴税的规则,也知道在水产行业中一直存在一种“行业惯例”,是境内贸易公司会与境外供货商约定将货物运至越南海防港,后通过广西口岸的边民互市贸易方式进口,以免交一般贸易方式缴纳的关税。


然而,即使在A公司了解“行业惯例”的情况下,也无法认定其在与境内贸易公司签订贸易合同时,A公司应当意识到B公司有可能将货物伪报成边民互市从我国广西免税申报入境。如果A公司从与B公司贸易往来的沟通中已明显可知B公司就是采用伪报贸易方式进口货物,而未经提醒询问一直与B公司保持贸易往来,则A公司才具备走私犯罪故意的意志因素。但是,如果A公司仅仅是怀疑B公司可能按照“行业惯例”来进口申报,那么A公司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这样一来对上游卖家未免过分苛求,即所有的境外供货商都有责任去弄清楚买方在采购其货物之后如何进行通关等后续行为,若不清不清楚则可能产生买方在后续行为中涉嫌犯罪,上游卖家都难逃其咎的局面。


根据本案目前的事实情况来看,很难断定A公司具有走私犯罪的主观故意,无法认定A公司构成走私犯罪。A公司在交货以后就完成了合同义务,没有与B公司通谋,对B公司后续伪报贸易方式走私的行为也并不知情,不具有走私犯罪的主观故意,故不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的共犯。


综上所述,如果国内采购商已计划实施走私行为,并且境外供货商在客观上提供货源时对此知情或在贸易过程中明显可知国内采购商的走私行为,仍继续提供帮助,那么就应当根据《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承担刑事责任。


如果供货商并不确切的知道境内采购商走私的计划情况,而只是因知晓某种“行业惯例”认为合作的国内采购商也有可能按照这种惯例操作后续流程,那么只要供货商在交易中所注意到的风险还未高到使其应该意识到自己会促成走私犯罪的程度,那么供货商应当是无罪的。


三、律师提示

在国际贸易中,作为境外供货商,虽然仅出于商业利益考虑合作伙伴,也未直接参与走私;但仍需为没有合法合规操作,为走私犯罪行为的实施起到帮助作用,而付出惨痛的代价。合规经营,避免犯罪是商业运营的底线。建议境外供货商提高法律风险防控意识,在遇到合作伙伴可能存在走私风险时提高警惕,寻求专业海关律师的帮助,避免可能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边民互市系列谈(一)| 边民互市36年来发生了什么?

边民互市系列谈(二)| 十个问题看“边民互市通关走私”判决关注点和争议点

边民互市系列谈(三)| “买来的犯罪”——购买边民走私物品的罪与罚

边民互市系列谈(四)| 边贸走私共同犯罪中,孰主孰从?

边民互市系列谈(五)| “边民互市贸易”走私案件中违法所得的认定及其影响




作者简介

杜  鹏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海关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海关业务二部主任、西海岸办公室所主任。

海关任职12年,多次参与全国海关重大活动,具有丰富的海关稽查等执法经验,带队进行过2000余次海关执法。致力于为进出口企业提供走私犯罪辩护、海关执法应对、AEO认证辅导、关务合规体检等涉海关业务。


已为某世界500强企业、某中国500强企业以及数家全国行业龙头外贸企业提供涉海关法律服务。代理某汽车走私大案,当事人成功实现不批捕;代理某电商走私案,成功在黄金37天内实现取保候审。代理某大型企业集团走私汽车案,大幅降低企业负责人刑罚;参与辩护的数宗案件入选海关年度打击走私十大案件。


主办的某橡胶企业并购等项目入选中国橡胶工业年度十大新闻。受多家国字号协会、商会等机构邀请多次参加全国性的进出口法律论坛、交流活动,发表主题演讲。


手机:13929933711(广东,微信号)
邮箱:dupeng@deheng.com

赵  曦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海关团队成员,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国际商务管理硕士。

赵曦具有商科背景,曾在国际贸易领域工作多年。从业以来致力于海关法相关领域的实务与研究,参与多起走私犯罪案件辩护工作,并为多家企业提供法律顾问服务。


电话:15853283311

邮箱:zhaoxi@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史东海

集团合伙人

国际贸易业务中心副总监、海关专业委员会主任

shidonghai@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

海关专业委员会

团队其他成员

  刘健       贺华敏       张锦江       周金才       胡涛       朱莹       王鹏飞       李玮涵       赵翠萍       盛东兴       刘杨       刘光       孙喜华       许盼盼       郑永红       王学成       万通       李长军       贾明君       赵曦       杨艳       高治中       刘耕辰       肖云成       刘永彬       王少龙       王斌       左琳琳       温贵和       孙晓东       李华鑫       薛峥梅       宋俊琪       郭凯       刘艳军       于韬文       王旭明       李晓鹏       郭润春       姚远       王悦建       郭卫山       王雪妮       刘蒙蒙       任力       阎子依       付敏       黄娇萍       姜保良       靳小强       陈翠霞       赵飞       王金磊       午丽丽       张俊红       袁晓婷       邢其双       纪刚       孟迅       刘锡富       苏晓凌       麻方亮       侯顺       朱玉福       郭乘希       姬生俭       纪建岭       刘玲       鞠庆玲       彭秋霞       郭玉萌       王艺       朱永生       王志永       闫金泉       徐素彬       张乐       柳善瑞       郑晓红       韩笑       叶雅忠       牟峰       李冬昀       张富强       赵恩善       姜晖       刘艳       苗在超       傅亚洲       李晓丹       赵晓静       杜迎春       张莎莎       朱亮       陶丽       李啸天       王雁       孙甜       詹秀贞       东京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