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银行、保险与融资业务中心   >   保险专业委员会

黄贤文 | 以案说法:保险合同中约定的续保条款是免责条款吗?

发布日期:2020-04-29

黄贤文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01

案情回顾




2017年6月12日,郭某与某保险公司签订了保险合同,约定郭某所购买该保险公司的XX年金保险(分红型)一份,同时附加了XX年金保险(万能型)等险种以及XX医疗保险一份。该份医疗保险的投保人与被保险人均为郭某,交费方式为年交,交费日期为每年6月16日,保险期间为1年,保险合同生效日为2017年6月16日,续保方式为自动续保。


该份医疗保险合同条款中关于续保的约定为:“(1)首两次续保。若你选择了自动申请续保,每一保险期间届满之前,我们未收到您停止继续投保本合同的书面申请,经我们审核同意按续保时对应的费率收取保险费后本合同将延续有效。首两次续保,均按前述规则类推。如果经审核后,我们做出不同意您继续投保本合同决定的,我们将以书面形式通知您,本合同自期满日的24时起效力终止。……。(2)第三次及以后续保。若你选择了自动申请续保,且已通过我们首两次续保审核的,后续续保时我们不会因为被保险人健康状况变化而终止被保险人续保,……。”就该份保险,郭某交纳了两年保险费,在第三年交纳保险费时,保险公司不予审核通过,且拒绝接受郭某交纳的保险费。郭某因此诉至法院请求确认所购买的XX年金保险(分红型)和XX医疗保险合同继续有效,保险公司应接受其缴纳的医疗保险合同的保险费且继续履行。




02

法院观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郭某要求保险公司继续履行医疗保险合同有无事实与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双方签订的XX医疗保险合同关于续保的约定为自动续保,而非审核后续保,而且关于审核的标准、范围、内容等并未做明确约定,故续保条款的约定属于限制投保人权利的条款,应属于免责条款的范畴。而根据《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对该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向投保人履行说明义务;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保险公司对其尽到了明确说明和提示义务举证不足,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同时,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当主险保险期间结束时,本公司将不接受一年期附加险的续保申请……”,郭某所投保的主险合同期间未结束,保险公司拒绝接受郭某投保附加险也不符合双方合同约定。因此,判决保险公司应继续履行与郭某的XX医疗保险合同。


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中争议的焦点为保险公司能否拒绝郭某的第二次续保申请。根据二审法院查明,涉案的XX医疗保险为单独的险种,而非附加险,一审法院对此认定错误。且在该份医疗保险合同中,对续保方式已进行了黑体字标注,郭某应当知晓该条款内容。根据合同的约定,首两次续保保险公司经审核后有权决定是否续签保险合同,保险公司正是审核后决定对郭某的第二次续保申请不予续保,并不违反法律及双方合同约定。另外,二审法院认为关于续保的条款解决的是双方是否续签合同的问题,与当事人双方在合同中事先约定的、旨在限制或免除其未来责任的条款不同,续保条款并非免责条款,因此,也不适用《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


二审法院最终支持了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撤销了原判。


本案案号为(2020)甘07民终61号




03

以案说法




本案有借鉴意义的关键点在于保险合同中的续保条款能否被认为是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当前,多家保险公司都在通过网络销售一年期的高保额医疗险,投保人往往被“百万医疗”、“赔付比例100%”、“不限社保”等字样吸引,纷纷慷慨解囊,冲着高保额盲目投保。但实际情况是跟投保人投保时的想法一致吗?保险公司会不区分具体情况一概续保吗?该案的判决给了投保人一个警醒。


法院最终认定续保条款为普通条款,因此,针对该普通合同条款便不属于应由保险人作出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的范畴。投保人与被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理应尽到基本的审查和注意义务,其对续保条款不了解、不知情的结果也无法归责于保险人的未作明确说明。这也就提醒了投保人在投保时应注意对保险合同条款的审查与理解,免责条款未说明不生效的规定是有严格的理解与限制的,无法适用于普通条款,也无法成为投保人降低注意义务的借口。


保险条款是冗长而又复杂、专业性极强、使用的语言晦涩难懂,并不是一般人一看就能明白的,投保人投保时需要寻找专业的律师,为其详细解释保险条款,以免落入“语言陷阱”,使自己的权益失去保障。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黄贤文、张梓涵: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引发的吹哨人合法权益保护的思考

【律师视点】黄贤文:以案说法 | 我国司法受托人制度的初探

【律师视点】黄贤文:重大疾病保险,您了解多少?

【律师视点】黄贤文:付出去的保险赔款,还能追回来吗?

【律师视点】黄贤文:保险合同复效时不可抗辩条款还适用吗?

【律师视点】黄贤文:存在自杀嫌疑的高坠死亡,保险公司能拒赔吗?

【律师视点】黄贤文、张梓涵:离婚后抚养费支付矛盾,信托或可成为有效解决的工具

【律师视点】黄贤文:渐行渐近的遗产管理人与遗产税有什么关联呢?



黄贤文,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海银行业纠纷调解中心特邀律师调解员,上海市租赁行业协会特约培训专家,宁波仲裁委、南平仲裁委、北海国际仲裁院仲裁员。黄贤文律师擅长领域有公司、银行、证券、保险、资产管理等,具备丰富从业经验。2001年至2014年的十多年间,黄贤文律师曾先后在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银行及保险公司业务部门和法务部门任职,深谙金融机构的信用审批、风险控制机制和工作文化,熟悉银行票据、保理等金融产品,了解银行和保险业的监管体系、国家外汇管理制度,对债券市场的波动,金融市场环境和相关的经济环境具有深入的理解。


自执业以来,黄贤文律师已先后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横琴华通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德仁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瑞华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爱建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华融天泽投资有限公司、陆家嘴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等数家金融单位及其他企事业单位提供常年法律顾问服务或专项法律服务,并成功获得委托人信赖。


联系方式

电话:13651626011

邮箱:huangxianwen@deheng.com


质控人:高树勋  银行、保险与融资业务中心副总监、保险专业委员会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保险专业委员会

  • 高树勋

    主任

    保险,银行专业委委员会

    更多 》

  • 黄贤文

    副主任

    财富管理,信托,保险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杨培银       高树勋       赵云飞       黄贤文       曲莹莹       湛益祥       叶建民       杨少平       管金伦       陈燕红       徐娟       胡涛       刘刚华       刘靖晟       刘光       孙喜华       孙晓东       薛峥梅       郭凯       于建忠       杜少青       苏树云       李超       褚英英       张在亮       段炳巨       崔文燕       强永梅       徐森       陈美玲       张天圆       王同刚       许惠茹       陈杰       何小红       余晓华       陈健民       贺翔       廖慧珍       孙俊       张文峰       张状       任梦       王付腾       常海梅       姚佳瑜       王敏       佘春香       张春艳       韦啟亮       崔钟友       张茂松       杜洪硕       王世好       石高枫       邱晓君       魏晓伟       任杰       姜慧       陆敏       苏静       商正群       马红祥       李恩惠       陆线弘       石慧       丁潇潇       沈志伟       黄喜容       鲁小明       李洁       张翠       张甲       陈夯       孟庆君       刘蒙蒙       陈爽爽       覃淑娟       靳小强       荣婧       纪刚       胡先明       李晓丹       潘龙       于皓宇       柴燕       张景盛       谢培均       陈震       孙承爱       刘莹莹       郝宁       王琪       刘海荣       薛一真       周心怡       魏沛鸿       李光水       王明       邢学腾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