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银行、保险与融资业务中心   >   保险专业委员会

黄贤文:保险合同复效时不可抗辩条款还适用吗?

发布日期:2020-03-25

在前几期的文章中,笔者介绍了保险法第16条第3款之“不可抗辩条款”的由来、法律规定及理解,更有案例分析提及两年不可抗辩期限适用中的司法争议,今天来聊聊保险合同复效时,不可抗辩条款及两年不可抗辩期的适用问题。


案情概要

张女士于2015年8月购买了一份重大疾病保险,按年交纳保费,其于购买时交了第一期保费6000余元,2016年8月时保险公司亦从其授权的保费交纳账户中扣取了相应的第二期保费,但2017年8月保险公司未能扣取到保费,30日宽限期过后,其仍未交纳保费,保险公司亦未从其授权的账户中扣到足额保费,至此张女士的此份保险合同进入了两年的效力中止期。2019年5月,张女士主动联系保险公司,申请保险合同效力恢复。保险公司根据保险条款约定及行业惯例,对张女士的健康状况进行了询问,张女士均回答其不存在任何健康问题。保险公司根据张女士的告知情况,同意合同复效,张女士依约补交了保费。2019年10月,张女士因身体不适去医院就诊,确诊为甲状腺癌。张女士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保险公司经理赔调查发现,其在2018年初及2019年初的两次体检中,均发现存在甲状腺结节,但在2019年5月其向保险公司申请复效时的健康询问告知中,却对保险公司予以了隐瞒。保险公司根据这一理赔调查,认为张女士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遂根据保险法第16条第2 款“投保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履行前款规定的如实告知义务,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 之规定,解除保险合同的同时予以了拒赔。


案情分析

保险公司解除保险合同并拒赔的处理决定是否有理有据?由案情来看,基本上可以判断张女士是在得知自己有甲状腺结节后,才想起要恢复保险合同效力,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复效的恶意,所以从情理角度来看,保险公司的处理决定应该是合理的。但保险公司任何的处理决定都应该是依据相关法律作出,而非猜测和人情。

一、不可抗辩条款的适用条件?

保险法第16条明确规定:

订立保险合同时,投保人对保险公司的询问应当如实告知;

投保人故意或重大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只有在足以影响保险公司是否同意承保或提高保险费率时,保险公司才有解除合同的权利;

保险公司的解除权必须在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30日内行使,且自合同成立之日起超过两年的,保险公司亦不得解除保险合同。

二、保险公司可否行使解除权?

由前述分析,保险公司行使合同解除权需在保险合同成立两年之内行使,而该案件中,保险合同成立于2015年8月,显然已远远超过两年。虽然保险合同是2019年5月复效,并未超过复效日起两年,但笔者认为保险法明确规定的是保险合同成立日起两年,保险公司可行使合同解除权,并未规定保险合同复效时,保险公司亦可行使合同解除权。

保险法司法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中曾规定,“保险人就保险合同效力中止期间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的,投保人应当如实告知。保险人以投保人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为由要求解除合同或者拒绝给付保险金的,人民法院应根据保险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进行认定。保险法第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二年”期间自保险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算。”由此可见,司法解释三(征求意见稿)曾明确“不可抗辩条款”可适用于保险合同复效,但遗憾的是,后来的正式稿中删除了此条规定,显然司法届认为若将“不可抗辩条款”扩充适用到保险合同复效,是不符合立法之本来要义的。

故笔者认为,前述案件中,保险公司运用保险合同法第16条的规定解除保险合同,并没有法律依据和支撑。

三、保险公司是否该理赔?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根据以上分析,保险公司不能依据保险法第16条的规定解除保险合同,那保险公司是否就应该理赔了?这显然对保险公司是不公平的。那保险公司应该依据什么才能不予理赔,从而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呢?

合同法第54条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故笔者认为,张女士在申请合同复效时,显然用欺诈的手段隐瞒了应该告知保险公司的事由,从而使保险公司作出了非真实意思的表示,保险公司可依据此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保险合同复效,然后再予以拒赔。当然保险公司行使撤销权是有一定时间限制的,根据合同法第55条规定,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撤销权,超过此期限的,则撤销权丧失。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保险合同复效时,针对投保人未如实告知时,保险公司即使无法依据保险法的不可抗辩条款行使合同解除权,依然可以依据合同法行使合同撤销权。但是,保险合同复效后经过两年的,根据保险法第16条的规定,以及公平原则,应对保险公司的撤销权进行限制。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黄贤文、张梓涵: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引发的吹哨人合法权益保护的思考

【律师视点】黄贤文:以案说法 | 我国司法受托人制度的初探

【律师视点】黄贤文:重大疾病保险,您了解多少?

【律师视点】黄贤文:付出去的保险赔款,还能追回来吗?

黄贤文,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上海银行业纠纷调解中心特邀律师调解员,上海市租赁行业协会特约培训专家,宁波仲裁委、南平仲裁委、北海国际仲裁院仲裁员。黄贤文律师擅长领域有公司、银行、证券、保险、资产管理等,具备丰富从业经验。2001年至2014年的十多年间,黄贤文律师曾先后在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银行及保险公司业务部门和法务部门任职,深谙金融机构的信用审批、风险控制机制和工作文化,熟悉银行票据、保理等金融产品,了解银行和保险业的监管体系、国家外汇管理制度,对债券市场的波动,金融市场环境和相关的经济环境具有深入的理解。

自执业以来,黄贤文律师已先后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横琴华通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德仁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瑞华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爱建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华融天泽投资有限公司、陆家嘴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等数家金融单位及其他企事业单位提供常年法律顾问服务或专项法律服务,并成功获得委托人信赖。

联系方式

电话:13651626011

邮箱:huangxianwen@deheng.com

质控人:高树勋  银行、保险与融资业务中心副总监、保险专业委员会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保险专业委员会

  • 高树勋

    主任

    保险,银行专业委委员会

    更多 》

  • 黄贤文

    副主任

    财富管理,信托,保险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杨培银       高树勋       赵云飞       黄贤文       曲莹莹       湛益祥       叶建民       杨少平       管金伦       陈燕红       徐娟       胡涛       刘刚华       刘靖晟       刘光       孙喜华       孙晓东       薛峥梅       郭凯       于建忠       杜少青       苏树云       李超       褚英英       张在亮       段炳巨       崔文燕       强永梅       徐森       陈美玲       张天圆       王同刚       许惠茹       陈杰       何小红       余晓华       陈健民       贺翔       廖慧珍       孙俊       张文峰       张状       任梦       王付腾       常海梅       姚佳瑜       王敏       佘春香       张春艳       韦啟亮       崔钟友       张茂松       杜洪硕       王世好       石高枫       邱晓君       魏晓伟       任杰       姜慧       陆敏       苏静       商正群       马红祥       李恩惠       陆线弘       石慧       丁潇潇       沈志伟       黄喜容       鲁小明       李洁       张翠       张甲       陈夯       孟庆君       刘蒙蒙       陈爽爽       覃淑娟       靳小强       荣婧       纪刚       胡先明       李晓丹       潘龙       于皓宇       柴燕       张景盛       谢培均       陈震       孙承爱       刘莹莹       郝宁       王琪       刘海荣       薛一真       周心怡       魏沛鸿       李光水       王明       邢学腾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