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李澜:能否让乔碧萝退钱?浅析网络直播“打赏”法律关系——《互联网司法白皮书》系列解读(一)

发布日期:2019-12-21

12月4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互联网法院利用管辖集中化、案件类型化、审理专业化的优势,审理了一批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和规则示范意义的案件。笔者团队成员将就《互联网司法白皮书》中的案例作一系列解读文章,敬请期待。本期将对在《白皮书》的第七部分提到“构建互联网裁判规则体系”的“有效确立网络交易行为规则”之相关案例进行解读。

 

不知是否各位还记得今年发生的“网络直播翻车第一大事件”——乔碧萝殿下直播事故。

直播事故发生后,打赏榜首位用户已注销直播平台账号,有人放出了对其的采访视频。

此案一出,各方人士大呼“心疼”。甚至有人声称已成立维权群,要求退费退礼物。

那么,网络直播打赏者能否以欺诈为由请求退还打赏的钱?

网络直播“打赏”的各方究竟是什么法律关系?

这个问题,有下述案例可供各位参考:

俞彬华与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王子戎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互联网司法典型案例)

案号:(2018)粤0192民初3号

【本案确立的网络交易行为规则】

除非有证据证明网络主播应当履行明确、具体的合同义务,否则用户在网络直播中的打赏行为通常可认定为赠与,完善了对网络活动中赠与行为的认定。

【本案事实】

YY直播平台是由华多公司运营的互联网直播平台,俞彬华是在该直播平台注册的用户,刘奇琪是在该平台频道号为24064的直播间进行直播的直播发布者。

兴戎公司是对直播发布者进行管理、培训、包装的机构,在该直播平台的名称为公会,王子戎是兴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奇琪是受兴戎公司管理的直播发布者,上述频道号为24064的直播间是使用YY账139××××74822开通的,该YY账号在2017年4月前实名认证的用户是王子戎。

任何浏览该直播平台的人均可观看该频道号为24064的直播间的全部直播内容。用户在观看直播内容之余,如需与直播发布者进行互动,则需要注册账号。注册账号时需同意《用户注册协议》,注册后,可以用真实货币充值换取虚拟货币“Y币”,“Y币”可以用于购买虚拟货币“红钻”或者开通“公爵”、“守护”等身份标志(以与一般的用户相区别,用户购买后会有不同的标记)。用户在观看直播过程中不需要为观看支付对价,而是在其对直播发布者的直播内容感到满意或者赞赏的情况下,可以自愿用Y币或“红钻”为直播发布者购买各种虚拟的礼物,即“打赏”,在购买后的短时间内直播间的屏幕会因礼物不同而呈现各种不同的特效。用户“打赏”后,直播发布者可能会对“打赏”者以语言或专门表演方式表示感谢,但该语言或表演是该直播间的所有观众都可以看到、听到的。因用户购买礼物的行为,直播发布者的账号内会增加一定数值的虚拟货币“蓝钻”,“蓝钻”可在YY平台兑换成真实货币(换得的真实货币通常少于用户购买“Y币”时花费的真实货币)。兑换完成后,华多公司会向直播发布者使用的YY账号的实名认证用户绑定的银行账户支付款项。庭审中,兴戎公司与刘奇琪陈述,他们对该获得的款项以3:7的比例分成。

VP在该直播平台的含义为频道管理员,拥有一定的管理某个直播间的权限,确认或取消直播间的VP是该直播间创设者的权限之一,对于谁担任VP及担任VP的期限,没有限制性的规定。

刘奇琪用自己的网名“慢热7”、自己的形象和声音在该频道号为24064的直播间直播,进行歌舞等表演。

俞彬华自2015年4月开始观看YY直播,在该平台消费约409509.06元。其中,俞彬华自2017年2月开始观看刘奇琪的直播,并向刘奇琪“打赏”一百次以上,每次金额在0.1元至数千元不等,至2017年4月,俞彬华在刘奇琪的直播间消费共计44294.28元,另开通公爵花费12000元、开通守护花费2997元。刘奇琪曾向俞彬华返还10000元。

2017年3月19日,俞彬华于当天向刘奇琪“打赏”了较大金额的礼物,成为当天打赏礼物最多的人,被刘奇琪设置为该直播间的VP。俞彬华在诉讼中提交了一段视频,显示“慢热7”在直播中说“这里作一个承诺吧,……王衣笙说了,这个VP给他卡上了就永远不能下了,除非你自己脱网,除非你自己脱这个VP以外,永远都不能下,从此以后你就要成为我YY直播路上的人生导师,你准备好了吗”

俞彬华在诉讼中另提交了一段视频,显示一名女子称“我们家的规矩就是榜首给VP啊”,但不能证明说话人的身份、说话时间、说话背景等。

2017年4月7日,刘奇琪取消了俞彬华的VP权限,原因是刘奇琪不认可俞彬华私下通过微信转账、赠送礼物的行为,双方的价值观产生分歧。后俞彬华以刘奇琪为被告向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刘奇琪未经其同意擅自撤销其VP为由,提出诉讼请求:一、因刘奇琪合同违约故要求解除合同,并让刘奇琪返还礼物,价值61368.6元;二、判令刘奇琪承担本案诉讼费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2日对该案作出(2018)黑0103民初2019号民事判决,驳回俞彬华的诉讼请求。俞彬华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10日作出(2018)黑01民终5591号民事判决,驳回俞彬华的上诉,维持原判。

庭审中,原告明确以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作为本案案由。

【争议焦点】

(一)俞彬华提起本案诉讼是否属于重复起诉;

(二)俞彬华与各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

(三)俞彬华各项具体诉讼请求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以下分别论述。

(一)俞彬华提起本案诉讼是否属于重复起诉

本案中俞彬华的主要诉讼请求是要求撤销其在24064的直播间消费礼物的行为,而俞彬华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起诉的主要诉讼请求是要求解除合同,俞彬华在本案与(2018)黑0103民初2019号案中的诉讼请求不同,不是重复起诉。

(二)俞彬华与各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

关于俞彬华与华多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华多公司是提供网络直播服务的平台,俞彬华通过华多公司提供的YY直播平台观看直播、进行充值和“打赏”,俞彬华与华多公司之间成立网络服务合同关系。

关于俞彬华与刘奇琪之间的法律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第一百九十条规定:“赠与可以附义务。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任何浏览该直播平台的人均可观看该频道号为24064的直播间的全部直播内容,刘奇琪的直播表演不需要支付对价。俞彬华基于观看直播后对刘奇琪表演的满意、赞赏,向刘奇琪以“打赏”的方式赠与金钱,在“打赏”的同时没有向刘奇琪设定义务,是无偿、单务的合同,由此形成的是赠与法律关系。俞彬华在诉讼中提交的视频显示一名女子称“我们家的规矩就是榜首给VP啊”,但不能证明说话人的身份、说话时间、说话背景等,不能证明这是刘奇琪在俞彬华“打赏”前对俞彬华发出的要约,应由俞彬华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六条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VP是一种管理身份,据以行使的是一定的管理权限,刘奇琪向俞彬华授予VP身份,形成的是委托合同法律关系。

刘奇琪向俞彬华授予VP身份虽然发生在俞彬华向刘奇琪赠与礼物之后,但在俞彬华赠与之前,刘奇琪或俞彬华均未向对方发出“赠送礼物换取永久VP”的要约或承诺,俞彬华赠与礼物与刘奇琪授予VP不是同一合同关系中的对价,而是各自在履行赠与合同和委托合同的义务,两个合同的权利义务之间没有对应的关系。

至于俞彬华与兴戎公司、王子戎之间,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之间存在任何法律关系。

(三)俞彬华各项具体诉讼请求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俞彬华诉请撤销其在频道号为24064的直播间消费的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赠与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一年内行使。”如上所述,俞彬华与华多公司之间形成服务合同关系,俞彬华与刘奇琪之间形成赠与合同关系。在这两个合同关系订立前或订立时,没有证据表明俞彬华对该服务合同或赠与合同的内容存在重大误解,或者该合同显失公平,或者华多公司、刘奇琪对俞彬华进行了欺诈、胁迫或乘人之危,且如上所述,没有证据表明该赠与合同附有义务。由于俞彬华向刘奇琪赠与礼物与刘奇琪向俞彬华授予VP身份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故俞彬华VP身份的获得或失去与俞彬华向刘奇琪赠与礼物的赠与合同没有关系,俞彬华不能因其被刘奇琪撤销VP身份而要求撤销该赠与合同。因此,俞彬华诉请撤销其消费礼物的合同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俞彬华称其因刘奇琪使用他人账号直播、该直播间观众数据作假而受到欺诈,但刘奇琪系用自己的网名“慢热7”、自己的形象和声音在该直播间直播,俞彬华的“打赏”行为显然是基于对刘奇琪本人直播表演的评价而不是因其对刘奇琪直播账号的实名认证人的认识而作出,直播平台数据显然也不是俞彬华“打赏”的主要因素,即俞彬华并不是基于这些原因而陷入错误认识,进而作出“打赏”的行为,俞彬华称刘奇琪因这些行为而构成欺诈,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欺诈的构成要件,本院不予采纳。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委托关系成立后,委托合同双方均享有任意解除权,可以任意解除。在俞彬华与刘奇琪之间信任基础已经丧失的情况下,刘奇琪取消了俞彬华的VP身份,解除了委托关系,行使了任意解除权,不受刘奇琪对俞彬华承诺的“永远不下VP”的限制。同时,俞彬华与刘奇琪没有对担任VP约定报酬,属于无偿委托关系。解除该委托关系,俞彬华没有任何损失,故刘奇琪不需向俞彬华赔偿损失。

综上所述,对于俞彬华基于撤销合同而要求各被告退还消费款项或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

本案系俞彬华起诉四被告的网络服务合同纠纷。关于刘奇琪是否违反与华多公司的平台协议、刘奇琪是否低俗直播、刘奇琪是否辱骂俞彬华,以及四被告是否侵害俞彬华的消费者知情权进而需赔偿侵权损失的问题,均非网络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的处理范围,本院在本案中不予处理。

【判决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三百九十六条、第四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俞彬华的全部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16.1元,由原告俞彬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评析】

一、从上述判决书可知,除非有证据证明网络主播应当履行明确、具体的合同义务,否则用户在网络直播中的打赏行为通常可认定为赠与。

二、判断打赏行为是否可撤销,关键在于对作出打赏的主要因素之认识是否具有错误认识。本案中,法院认为:“俞彬华称其因刘奇琪使用他人账号直播、该直播间观众数据作假而受到欺诈,但刘奇琪系用自己的网名“慢热7”、自己的形象和声音在该直播间直播,俞彬华的“打赏”行为显然是基于对刘奇琪本人直播表演的评价而不是因其对刘奇琪直播账号的实名认证人的认识而作出,直播平台数据显然也不是俞彬华“打赏”的主要因素,即俞彬华并不是基于这些原因而陷入错误认识,进而作出“打赏”的行为,俞彬华称刘奇琪因这些行为而构成欺诈,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欺诈的构成要件,本院不予采纳”。乔碧萝殿下的日常直播都以贴纸遮挡住面部,无从知晓其具体模样,但其声音娇柔,令人“联想翩翩”,乔碧萝殿下在其社交账号上曾发布了一些美女照片,也曾说过“刷10万元礼物即可见面”,令人误解其为“大美女”。但,乔碧萝殿下从未宣称发布的美女照片即其本人,也未承诺刷10万元礼物即可见到社交账号上的美女本人。打赏行为与其前述“令人‘联想翩翩’之行为”并不构成因果关系。反倒是,乔碧萝殿下遮脸直播,其声音真实、直播内容受欢迎,打赏行为是与这些内容(唱歌、聊天等)直接挂钩的,对上述主要因素,打赏者并未产生错误认识。

或许您还想看

李澜:新规解读 | 浅谈“高利贷入罪”之前的行为认定

李澜:新《网络犯罪解释》对互联网企业有何影响?

李澜:此“高利转贷”非彼“高利转贷罪” ——浅谈民商事审判会议纪要第52条与高利转贷罪之分

李澜,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团队,北京大学刑法学硕士,曾在检察院、律所实习。

质控人:周金才 争议解决业务中心副总监、刑民交叉专业委员会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互联网争议解决专业委员会

团队其他成员

  赵心纯       肖云成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