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争议解决业务中心   >   刑事专业委员会

王希娟:利用平台漏洞“薅羊毛”谁该担责?

发布日期:2019-08-19

2019年1月20日凌晨,拼多多平台发表一份官方声明,称有黑灰产团伙通过一个过期的优惠券盗取数千万平台优惠券,进行不当牟利。平台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声明如下:



事情的起因源于当日凌晨,拼多多APP出现了一个超级大Bug,用户可以免费领取100元无门槛券。专职“羊毛党”发现了这个大Bug,半夜打电话喊人薅羊毛!于是大批用户开启了薅羊毛节奏,造成拼多多平台损失数千万。


何谓“薅羊毛”?类似春晚小品中白云大妈的"薅羊毛织毛衣"的做法,目前存在这样一批人专门搜集各个银行等金融机构及各类商家的优惠信息,在网络和朋友圈子中广为传播并进行牟利,这种行为被称作 “薅羊毛”。“羊毛党”三个字刚见诸报端时,曾享受过一阵子道德豁免的特权。当时,互联网公司因为风控体系和制度设计问题,经常出现一些能够被用户利用的打折漏洞,继而,“羊毛党”也在很多人心中,有了一种“个体通过精明算计与商业巨头讨价还价”的假象。但随着技术和风控手段升级,普通人意义上的“薅羊毛”空间几乎不存在了。“羊毛党”成为一个专业的犯罪团伙,他们掌握大量的手机黑卡,利用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漏洞疯狂获利。事实上,现在有不少“羊毛党”,就是利用技术漏洞进行高科技犯罪、游走在欺诈和盗窃边缘的专业团伙。曾有专业机构做过统计,国内网络黑产上下游从业者超过160万人,每年产值超过1000亿元,从传统的银行、保险公司再到电商平台,都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


(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笔者也接触到了一个利用购物平台管理漏洞,入侵平台服务器盗取优惠券进行消费,被以盗窃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嫌疑人认为,是平台自己的过错,出现了漏洞,我只是发现了这个漏洞,也没有人管,就像在路边捡了一个没人要的东西一样,如果有人来要,我予以返还就可以了,不应该认定有罪。那么因平台自身过错造成的损失该有谁买单?“薅羊毛”合法和违法的边界在哪里?笔者认为,对于普通用户和恶意“薅羊毛者”的法律责任应该根据获利程度的不同区别对待:


一、如果是平台自身管理的漏洞,偶然利用平台漏洞捡漏的普通用户,可认定为不当得利要求返还,若拒不返还且达到数额较大的标准,可以认定为侵占罪


从社会危害性方面分析,如果不是网络黑客什么故意攻击系统的(这可能构成另外的犯罪),是偶然知道这个消息,可能主观上知道是系统漏洞,出于占便宜的心态领取了优惠券,不宜将其上升到刑法的高度。就如本文开头提到的拼多多案件,一般情况下,这种不限量、无门槛的大额优惠券,经常网购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不正常的,故意领取,并没有法律依据;领取的人显然从领券行为中取得了不当利益,也给拼多多造成了损失,拼多多为了挽回自己的损失,作为损失方有权请求领券人返还不当利益。因此,如果是偶发性的,不是以此为业的,笔者认为可以用民事手段解决,以不当得利的理由要求予以返还。


当然,如果被证实确实是电商平台系统出现重大漏洞,在平台要求返还的情况下应予以返还拒不返还则可能构成侵占罪。这与捡到遗失物的道理是一样的。这就像有人在路边捡到了了一个钱包,除了有各种在证件还有2万块钱;如果主人找上门,但表明只要回钱包和丢失的证件,2万块钱不要了,那么,你可以留下2万块钱,这是失主对你的金钱赠与;但是如果失主要求同时返还2万块钱,你就必须返还,你不能以是自己捡到的就是自己的为由拒绝返,如拒不返还,数额较大,是可以构成《刑法》第270条侵占罪。


二、专业寻找漏洞并以此谋利的黑灰产团伙则可能涉嫌犯罪


笔者通过搜索发现,发现已经有对“羊毛党”以涉嫌“非法经营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和“诈骗罪”等罪名进行判罚的案例。那么“薅羊毛者”应当追的什么样的责任?这与其主观心态、行为方式、获利大小密切相关。


案例1:90后小伙陈某在上海一家网络公司上班,原本有着美好的前景,却因一时贪念,利用技术“黑”进味多美公司网站,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期间,盗走价值36万余元蛋糕券电子兑换码转卖,共获利18万元,造成味多美公司实际损失25万余元。他的同事杨某因帮助行为及盗窃公民个人信息行为一并被抓。


他的同事杨某为其提供了入侵网站及删除数据的计算机语言,并未从中获利。在入侵服务器的过程中,杨某还从网站上非法盗取了130万余条公民个人信息。二人于2018年1月25日被抓获归案。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盗窃罪追究陈某的刑事责任,应当以盗窃罪、侵犯公民信息罪追究杨某的刑事责任。


案例2: 孙某经营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大飞工作室”,2017年10月份开始在莱阳市一处出租屋内架设局域网、布设电脑,并先后招聘另外三名被告人等作为员工,分别以自己及亲友的身份信息办理银行卡,或者通过网络购买公民信息,以及利用身份证生成器生成虚假信息,在招商银行“掌上生活”手机应用注册后骗取积分,再用积分兑换礼品,对外销售获利。截至案发,被告总共兑换视频网站会员月卡1万多张,价值12万多元;无线鼠标300多个,价值15000多元。另外还有商场代金券、体检券、咖啡券、鸡翅薯条券、手机流量券等等。主犯孙某被认定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和诈骗罪,另外三名被告被认定为诈骗罪。


罪与非罪的界限:合法“薅羊毛”行为和犯罪的区别主要在于是否存在真实的消费和是否遵守商家的规则。如果在真实的消费中,遵循商家的规则获取优惠则是合法的;如果恶意利用商家的漏洞来获取利益,虚构交易获取利益则是非法的。其实就是说用自己的真实信息,实施真实的交易行为,并基于商家制定的规则获取一定的优惠,这完全是合理合法的。但如果恶意地想要占有他人的财产,并为此实施一定的行为,虚构交易,获得利益,则可能会被定罪处罚。


此罪与彼罪:若是“羊毛党”利用电商平台等互联网平台的漏洞自行制造了优惠券或者虚构交易换取积分,则可能构成诈骗罪;若“羊毛党”将平台漏洞广为发布,其他用户利用漏洞实施了大量窃取优惠券的行为,或者利用平台漏洞盗取优惠券、积分的行为则可能构成盗窃罪。其他人若无诈骗或者盗窃的共同故意,仅仅实施了破坏计算机系统或者窃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则可能涉嫌构成破坏计算机系统罪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若有共同故意,则成立诈骗罪或者盗窃罪的共犯。案例1中犯罪嫌疑人主观上有利用技术手段逃避被害公司监管而取得财物的犯罪故意,并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很明显构成盗窃罪。案例2中犯罪嫌疑人通过伪造信息、虚构交易、获取积分,使得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显然是诈骗行为。这两类犯罪都有相应数额的要求,“薅羊毛”所得受益数额的大小也是是否构成犯罪和处罚轻重的一个重要标准。


此外,从这两个案件中可以看出,“薅羊毛”行为往往会并发触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如果其同案犯并不知道其窃取的目的和行为,仅仅是提供了技术支持,则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及其他罪名。


综上,奉劝大家如果要“薅羊毛”也要合法合理,要用自己的真实信息,实施真实的交易行为,然后用这些积分来兑换平台的礼物及优惠券。不管是自己使用也好,出售也好,或者转赠他人也好,这都是合理合法的,用自己亲友的信息也是真实的信息,不构成犯罪。但如果你一旦进行了虚假的交易,甚至是自己制造,如果数额达到一定标准就有可能构成犯罪了。


警惕,“薅羊毛”别过头儿,否则进了大牢就不好……


或许您还想看

王希娟:也谈白恩培案判决中的终身监禁

王希娟律师谈新规:哄骗拐走婴幼儿最高可判死刑

王希娟:收购玉米也是罪,究竟什么行为是非法经营罪

王希娟:大辩唯诚——小记刑辩大律师周金才

王希娟:杭州纵火案物业是否该负刑责?

王希娟: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罪与罚(上)

王希娟: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罪与罚(下)

王希娟:敲诈勒索罪的控告与辩护

希娟,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法学硕士,擅长领域:刑事法律风险防控、刑民交叉争议解决、法律顾问。王希娟律师在检察系统工作近10年,国家四级检察官、检察院理论人才库成员。先后获得司法部及中国关工委“青少年普法活动优秀辅导员”、“市级妇女儿童维权先进个人”、“市级优秀公诉人”等荣誉称号。担任过8年国家公诉人,共办理公诉案件千余件,熟悉侦查机关及国家司法机关办案思路及方式,有丰富的刑事司法实践经验。后辞职从事律师工作,在刑事辩护领域,凭借扎实的法学理论功底、严密的分析能力、敏锐的判断能力、丰富的司法工作经验,办理了大量不捕、不诉、重罪转轻罪的案例,赢得了当事人的好评。除了刑事辩护工作,还曾办理过大量刑民交叉案件,协助企业及个人进行刑事控告,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立案,有效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先后为丰台区政府、丰台区司法局、北京易亨电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泛贸展览服务有限公司等多家政府、公司提供法律顾问及刑事风控法律服务。


联系方式

手机:13520536425

邮箱:wangxijuan@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首注明作者及来源。

刑事专业委员会

团队其他成员

  杨艳       徐国荣       齐明文       陈洁       高治中       王斌       庄超       李华鑫       宋心洁       李晓鹏       谢钰鑫       李继       赵晓静       郭卫山       安增山       付敏       马青红       姜保良       张俊红       王玉涛       潘龙       侯顺       郭乘希       柴燕       郑晓红       张景盛       曹文凤       姜瀚钧       李德均       朱永生       徐素彬       季红海       刘靖晟       高海滨       牟峰       李冬昀       赵体       刘艳       李啸天       王雁       詹秀贞       牛海军       章海       李冬峰       梁玉莲       杨宏亮       顾振邦       李鑫怡       程雅琳       符军锋       周微       王善忠       徐岩       强永梅       董继发       罗晶翔       余长青       丁建龙       刘向东       邹朋       邢益高       栗继东       陈恩深       邓漫银       苏秋文       牛慧荣       刘文涛       阳波       苗超       董学全       向延仲       栾少湖       马宏       李向云       贺翔       韩克       郭俊峰       杨婷       吴文苇       王以龙       黄梦奇       龚卓       许盼盼       刘晓莹       王希娟       任辉       刘杨       盛东兴       宋玉娇       王建霖       周金才       朱莹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