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知识产权业务中心   >   专利专业委员会

赵文涛:反倾销立案申请中的若干实践问题探讨

发布日期:2019-05-23
摘要

反倾销是世界贸易组织允许成员国使用的贸易救济措施之一,实际上也是当今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在内使用最为频繁的贸易救济措施。本文结合中国发起的反倾销案例,就反倾销立案申请中的申请人资格、涉案产品的出口价格和正常价值的的确定这几个问题进行了探讨。


关键词:反倾销;  立案申请;  申请资格;  出口价格;正常价值



一、引言


反倾销是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称之为WTO)允许成员国使用的贸易救济措施之一。按照WTO《反倾销协定》的规定,如一产品自一国出口至另一国的出口价格低于在正常贸易过程中出口国供消费的同类产品的可比价格,即以低于正常价值的价格进入另一国的商业,则该产品被视为倾销。[1] 在存在倾销的情况下,进口国可对进口产品征收不超过倾销幅度的反倾销税。反倾销制度设立的最初目的是为了使成员国对其他成员国境内出口企业的低价倾销行为进行反制,以保护公平贸易和对国内产业进行救济。在经过多轮的贸易谈判之后,WTO各成员国的平均关税税率已经降到非常低的水平,反倾销逐渐成为各成员国国内产业首选的贸易救济方式。自1995年WTO成立至2018年底,各成员国发起的反倾销调查案件总共达5106起,占全部贸易救济案件数量的83.9%。[2] 对于反倾销这一贸易救济方式,国内的态度也经历了一个变化过程。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WTO议定书》第15条规定,在中国加入15年内,在其他成员对来自中国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的程序中,如果中国的企业不能证明产品在制造、生产和销售方面具备市场条件,则WTO进口成员可使用不依据与中国国内价格或成本进行严格比较的方法。[3] 这使得中国企业在反倾销应诉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中国也成为遭受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在1995年至2018年间,中国遭受的反倾销案件数量为1350起,[4] 占同期全球案件数量的26.4%。由于这一原因,国内最初对于反倾销的看法是负面的、消极的,认为反倾销是被某些WTO成员滥用的贸易保护工具,而中国是反倾销的最大受害者。然而,既然反倾销是WTO允许各成员使用的贸易救济工具,如果中国产业不运用这一工具保护自己的利益,就会在和其他国家的同类产业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因而,慢慢的中国的国内产业也渐渐学会了运用这一最重要的贸易救济方式来抵制国外企业不公平竞争。截至2018年底,中国一共对外发起了277起反倾销调查。[5] 而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机关也通过处理这些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反倾销调查经验。反倾销调查立案申请是发起反倾销调查的第一步,本文拟就反倾销调查立案申请中的几个实践问题进行简要的探讨。


二、申请人资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以下简称<反倾销条例>)第十三条规定:

国内产业或者代表国内产业的自然人、法人或者有关组织(以下统称申请人),可以按照本条例的规定向商务部提出反倾销调查的书面申请。


从本条规定来看,有资格提出反倾销调查申请的主体有两类,一是国内产业,二是代表国内产业的自然人、法人或者有关组织。那么,什么是国内产业?

《反倾销条例》第十一条的规定:

国内产业,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同类产品的全部生产者,或者其总产量占国内同类产品全部总产量的主要部分的生产者。


首先分析一下“中国国内同类产品的全部生产者”这一概念。如果不是国家或者行业协会对某一类产品的生产者进行全国范围的普查,否则是很难查清同类产品的全部生产者,即便是行业协会或者商会,也成员也不是包括了全部的生产者。因此,在反倾销的实践中,鲜有以“全部生产者”身份申请发起反倾销调查的。


“总产量占国内同类产品全部总产量主要部分的生产者”也算是国内产业,但是,主要部分是指多大比例?又如何证明?


2002年原外经贸部颁布的《反倾销调查立案暂行规则》第五条规定:

国内产业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同类产品的全部生产者,或者其总产量占国内同类产品全部总产量的50%以上的生产者。


由此可见,50%以上就是主要部分,符合申请发起反倾销调查的条件。在实践中,中国所有的反倾销调查案件都是由总产量占国内同类产品全部总产量的主要部分的生产者申请发起的。但是,具体到每个案件,其中申请人身份(是企业还是行业协会/商会)以及证明其产量占全部产量50%以上的的方法不完全相同。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1.行业协会/商会代表国内产业作为申请人,提供会员单位合计产量数据,同时提供由其他权威机构出具的证明全国总产量的数据。例如在对巴西白羽肉鸡的反倾销案中,中国畜牧业协会代表国内产业提出反倾销审查,在申请书中提供了2013年至2016年间各年份会员企业产量总和,同时提供了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出具的2013年至2016年间各年份国内白羽肉鸡的总产量数据。干玉米酒糟反倾销案的也属于这种情况,反倾销调查申请人为中国酒业协会,出具干玉米酒糟全国总产量数据的是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信息统计部。


2.若干个企业作为申请人,提供合计产量数据与证据,同时提供其他机构出具的全国总产量数据的证据。例如在乙醇胺反倾销案中,作为申请人的六家企业除了提供合计总产量的数据和证据外,还提供了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出具的中国乙醇胺总产量的说明。腈纶反倾销案和取向电工钢反倾销案也属于这种情况,出具全国总产量数据的机构分别是是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和中国金属学会电工钢分会。


3.一个企业作为申请人,提供自己的产量数据与证据,同时提供其他机构出具全国总产量数据的说明。在氢碘酸反倾销案中,申请人只有一家企业,除了提供自己的产量数据和证据外,还提供了地方性化工行业协会对中国相关年份总产量的说明。在甲硫酸铵反倾销案中,申请人也是只有一家企业,由第三方调查机构北京博亚和讯农牧技术有限公司出具的全国总产量的调查报告。


总的来说,申请人要证明自己具备申请资格,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只要能够证明自己的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50%以上即可。


三、出口价格


(一) 关于出口价格以及进行价格比较的规定


确定进口产品的出口价格是为了计算倾销幅度的需要。


《反倾销立案调查暂行规则》第十条规定:

反倾销调查申请应包括下列内容并附具相关证据材料:……(四)倾销及倾销幅度……。


《反倾销条例》第六条规定:

进口产品的出口价格低于其正常价值的幅度,为倾销幅度。对进口产品的出口价格和正常价值,应当考虑影响价格的各种可比性因素,按照公平、合理的方式进行比较。


WTO《反倾销协定》第二条第四款对出口价格和正常价值的比较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对出口价格和正常价值应进行公平比较。此比较应在相同贸易水平上进行,通常在出厂前的水平上进行,且应尽可能针对在相同时间进行的销售。应根据每一案件的具体情况,适当考虑影响价格可比性的差异,包括在销售条件和条款、税收、贸易水平、数量、物理特征方面的差异,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影响价格可比性的差异。该款中的“通常应在出厂前的水平上进行”的规定决定了通常要对获得出口价格进行调整,以将价格调整至出厂前水平。


《反倾销调查立案暂行规则》第十七条也对价格比较作出了类似规定:关于价格调整和价格比较,申请人应当对正常价值、出口价格在销售条件、条款、税收、贸易环节、数量、物理特征等方面做适当调整,在对正常价值和出口价格进行比较是,应当尽可能在同一贸易环节、相同时间的销售、出厂前的水平上进行。


现在明确了将出口价格和正常价值进行比较的销售环节和应当考虑的因素,那么又应当如何确定出口价格?


《反倾销条例》第五条规定:

进口产品的出口价格,应当区别不同情况,按照下列方法确定:(一)进口产品有实际支付或者应当支付的价格的,以该价格为出口价格;(二)进口产品没有出口价格或者其价格不可靠的,以根据该进口产品首次转售给独立购买人的价格推定的价格为出口价格;但是,该进口产品未转售给独立购买人或者为按进口时的状态转售的,可以以商务部根据合理基础推定的价格为出口价格。


(二)我国反倾销立案申请中的涉案产品出口价格的来源


在我国对外发起的所有反倾销案件中,申请人都是根据中国海关统计的进口量和进口金额推算出涉案产品的进口价格(CIF价格即到岸价格,下同),或者根据海关记录的的涉案产品的进口价格作为的调整前的出口价格。但是在具体个案中,数据的来源渠道又有所不同。


由于有的涉案产品在中国海关进出口税则中有单独的税则号,也就是说税则号不包括除涉案产品之外的其他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通过查询中国海关信息网,获得被诉国家/地区在特定时间段向中国出口的涉案产品的数量和金额,从而可以推算出出口价格。2015年对原产于日本、韩国和土耳其的进口腈纶反倾销案,2015年对原产于日本、韩国和欧盟的进口取向电工钢反倾销案,2015年对原产于美国、欧盟和日本的进口未漂白纸袋纸反倾销案,2015年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玉米酒糟反倾销反补贴案,2018年对原产于美国、欧盟、日本、韩国和泰国的进口苯酚反倾销案,2019年对原产于新加坡、日本和马来西亚进口的甲硫酸铵反倾销案等案件就属于这种情况。


但是有的涉案产品在海关进出口税则中没有单独的税号,即涉案产品与其他产品被归在同一个税号中,在这种情况下,就无法通过前述途径获得涉案产品的进口数量和金额,从而无法推算出涉案产品的出口价格。在这种情况,申请人往往通过特殊途径获得了被诉国家/地区在特定时间段向中国出口涉案产品的逐笔交易数据,数据源头仍然是中国海关。2015年对原产于日本和美国的进口铁基非晶合金带材反倾销案,2016年对原产于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的进口共聚聚甲醛反倾销案,2017年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反倾销案等就属于这种情况。


(三)我国反倾销立案申请中对涉案产品出口价格的调整


如前文所述,从海关渠道获得的涉案产品的出口价格为到岸价格(CIF价格),而价格比较通常是在出厂前的水平上进行,因此,需要将出口价格在销售条件、条款、税收、贸易环节、数量、物理特征等方面做适当的调整。在实践中,这种调整主要是贸易环节的调整,即从CIF价格中扣除从出口国到中国的费用和出口国境内费用,具体包括国际运费、国际保险费、港口杂费、出口国境内运费、境内保险费、包装费、折扣、佣金、信用成本、仓储费、商检费和其他费用。


四、正常价值


(一)关于正常价值的法律规定


为了估算倾销幅度,除了需要确定涉案产品的出口价格外还需要知道涉案产品的正常价值。


我国《反倾销条例》第四条规定:

进口产品的正常价值,应当区别不同情况,按照下列方法确定:(一)进口产品的同类产品,在出口国(地区)国内市场的正常贸易过程中有可比价格的,以该可比价格为正常价值;(二)进口产品的同类产品,在出口国(地区)国内市场的正常贸易过程中没有销售的,或者该同类产品的价格、数量不能据以进行公平比较的,以该同类产品出口到一个适当第三国(地区)的可比价格或以该同类产品在原产国(地区)的生产成本加合理费用、利润,为正常价值。


《反倾销调查立案暂行规则》第十六条规定:

关于正常价值,申请人应当提供国外同类产品在出口国(地区)或原产国(地区)正常贸易中用于消费的可比价格;没有可比价格或可比价格不能获得的,申请人应当提供申请调查进口产品的结构价格或者向第三国出口的价格。申请人在提供申请调查进口产品的结构价格的证据材料时,英爱包括该产品的生产成本及合理费用的证据材料;如果不能获得实际结构价格的,申请人可以按照其本身的生产要素及该要素在出口国(地区)的价格或国际市场的通行价格计算。


上述的结构价格即生产成本加合理的费用和利润。


(二)我国反倾销立案申请中涉案产品正常价值的确定


在反倾销立案申请中,涉案产品的正常价值是最难以获取的数据。在我国的反倾销立案申请中,以涉案产品在出口国(地区)国内销售价格、出口至第三国的价格和结构价格作为正常价值的情况都有,但是,每个案件在正常价值的确定上各有特点。


以涉案产品在出口国(地区)

的销售价格作为正常价值


通常来说,涉案产品在出口国(地区)的直接的、明确的销售价格是很难获取的,申请人往往通过变通的方法将获得有关数据作为涉案产品在出口国(地区)的销售价格。比如,在2017年对原产于韩国、美国和台湾地区的进口苯乙烯反倾销案中,申请人将两家生产同类产品的台湾公司在年报中披露的销售数据作为涉案产品在出口地区的销售价格,而对于涉案产品在美国的销售价格,则使用了美国一家化学公司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2017年对原产于巴西的白羽肉鸡产品反倾销案中,申请人将从全球资料库网站(www.numbeo.com/cost-of -living)上获得的巴西白羽肉鸡产品的价格作为巴西国内的销售价格。在2015年对原产于日本、韩国和欧盟的取向电工钢反倾销案中,申请人委托第三方市场调查咨询机构北京中联钢电子商务公司调查了涉案产品在日本和韩国国内的销售价格,从欧盟海关网站上获取了涉案产品在欧盟成员国之间交易的销售价格。在2015年对原产于美国、欧盟和日本的进口未漂白纸袋纸反倾销案中,对于涉案产品在美、欧、日市场上的销售价格也是通过咨询机构有偿获得。


以涉案产品出口到第三国(地区)

的销售价格作为正常价值


一般来说,涉案产品出口到第三国(地区)的价格数据是比较容易获得的,在中国的反倾销案件中,也有使用涉案产品出口到第三国(地区)的销售价格作为正常价值的。


在2015年对原产于日本、土耳其和韩国进口的腈纶反倾销案中,申请人使用从日本海关网站上获得的涉案产品出口至其他国家的出口量和金额数据推算出的价格作为涉案产品正常价值,从美国海关网站上获取的美国从土耳其进口涉案产品的数据推算出的价格作为正常价值;在2016年对原产于日本的进口VDC-VC共聚聚树脂反倾销案中,申请人使用了日本向除中国外的其他国家(地区)出口价格作为正常价值。


以结构价格作为正常价值


在中国的反倾销案件申请中,亦不乏以涉案产品的结构价格作为正常价值的案例。在2015年对原产于日本和美国的进口铁基非晶合金带材反倾销案、2016年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干玉米酒糟反倾销反补贴案、2016年对原产于韩国、泰国、马来西亚进口共聚聚甲醛反倾销案、2017年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反倾销案中,申请人都采用了机构价格作为涉案产品的正常价值。


为了估算涉案产品的结构价格,需要估算被诉企业涉案产品的生产成本、合理费用和利润。为了估算生产成本,通常需要知道生产要素的价格、生产要素的耗用系数以及生产要素所占生产成本的比重。因此,估算涉案产品的结构价格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五、结语


反倾销调查立案申请是发起反倾销调查程序的第一步,申请人提交书面申请后,商务部有六十天的时间进行审查以决定是否立案。[6] 反倾销调查申请书中对于本文前述问题的处理以及提供的证据是否符合要求,会直接影响到能否立案。从以往的经验来看,立案成功,整个案件就成功了一大半。因此,申请人务必注意立案申请中的这几个问题。


注释:

[1] WTO《反倾销协定》第二条第一款。

[2][4][5] 数据来源于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

[3]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

[6] 见《反倾销条例》第十六条、《反倾销立案暂行规则》第三十三条。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赵文涛:浅谈专利侵权诉讼中的现有技术抗辩

【律师视点】赵文涛:浅论专利许可中的权利滥用及其法律规制

 

赵文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一部执业律师。赵文涛律师先后于1998年和2007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和江西财经大学,分别获理学学士和应用经济学硕士学位,于2002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能够为客户提供中英文双语服务。主要业务范围为包括专利、商标、著作权、商业秘密等在内的知识产权领域和WTO反倾销申诉。


联系方式

电话:13621291056

邮箱:zhaowentao@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专利专业委员会

  • 陈浩

    主任

    专利,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商标

    更多 》

  • 李国聪

    副主任

    专利,商标,国际知识产权

    更多 》

团队其他成员

  宋献涛       李颖       张昌禄       李刚       姜海洋       马先年       徐晶       刘刚华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