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国际贸易业务中心   >   国际贸易专业委员会

陈玉冰:保险诈骗罪主体的司法认定

发布日期:2019-03-19
「基本案情」

2014年5月,朱某承包了汽车修理厂从事汽车修理等业务。期间,郭某负责接收查看送修车辆、把关事故及维修,朱某和王甲负责制造假交通事故,通过保险公司定损员定损虚假事故车辆并给其提成,后向保险公司理赔。2014年-2017年期间,朱某伙同郭某、王甲,利用陈某、张某、王乙、黄某提供修理的车辆,先后在汽车修理厂附近的路段,故意制造交通事故,从而骗取保险公司的保险金。对骗取的保险金,除了用于修理车辆外,剩余的被汽车修理厂获得。


申请保险金所需要的驾驶证、行驶证、保单、银行卡等资料都是由陈某、张 某、王乙、黄某提供的。


陈某、张某、王乙、黄某最终修理车辆不需要花一分钱。


陈某、张某、王乙、黄某的主观目的是为了修车不花钱,均知晓汽车修理厂 是通过制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用保险公司的钱修车。



争议焦点

陈某、张某、王乙、黄某均是提供修理车辆的人员,但是他们的身份存在差异。陈某和张某既是车辆的送修人员,也是车辆的被保险人。但是,王乙和黄某仅仅是车辆的送修人员,不是车辆的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以下也称“有身份的人”)。因此,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对如何认定被告人涉嫌的罪名产生了较大争议。


(1)检察院的观点:

王乙和黄某不是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不符合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件,不能认定其构成保险诈骗罪,应当认定构成诈骗罪。因此,对利用王乙和黄某提供的车辆骗取保险金的行为,朱某、郭某、王甲也应当认定构成诈骗罪。然而,陈某和张某系被保险人,符合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件,应当认定构成保险诈骗罪。因此,对利用陈某和张某提供的车辆骗取保险金的行为,朱某、郭某、王甲应当认定构成保险诈骗罪。综上,检察院指控朱某、郭某、王甲构成保险诈骗罪和诈骗罪,陈某和张某构成保险诈骗罪,王乙和黄某构成诈骗罪。


(2)在庭审中法官的初步观点:

朱某、郭某、王甲作为汽车修理厂的人员,其在本案中的行为特点都是一样 的,都是通过制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实施的是一种行为。如果仅仅依据修车人 员身份的不同而认定朱某、郭某、王甲构成两个罪名,数罪并罚后量刑偏重。如果仅仅认定保险诈骗罪一个罪名,则可能与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件相悖。对该争议问题需要控辩审三方进一步讨论分析。


(3)部分律师的观点:

各被告人应当构成保险诈骗罪一个罪名,理由是: 虽然王乙和黄某不是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但是其主观上具有骗取保险金的目的,客观上仍然需要被保险人提供理赔所需的材料,只是被保险人没有参与实施犯罪行为而已。最终,骗取保险金后,修车的王乙和黄某无需再花钱修车,他们虽然不是被保险人,但是他们利用了骗取的保险金修车,是真正的受益人。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理最终认定:保险诈骗罪系特殊主体犯罪,即犯罪主体为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公诉机关指控的诈骗案中,朱某、郭某、王甲、王乙和黄某并非涉案车辆的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人员与涉案车辆的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共谋伪造事故骗取保险金,不符合保险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诈骗罪定罪处罚。因陈某和张某系被保险人,其与朱某、郭某、王甲共谋制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系保险诈骗罪的共同犯罪。最终认定,朱某、郭某、王甲构成保险诈骗罪和诈骗罪,数罪并罚;陈某和张某构成保险诈骗罪;王乙和黄某构成诈骗罪。


为了避免产生因数罪并罚导致量刑过重的问题,在数罪并罚时增加刑期的吸收幅度,既严格按照构成要件定罪,也实现了罪刑的均衡。



法律评析

在利益的驱使下,保险诈骗犯罪在汽车修理行业频发,制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甚至成为了汽修行业约定俗成的“行业内部潜规则”。骗取保险金后,汽车送修人员无需支付修车费就可将车修好,汽修厂扣除修车成本后还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收益。送修者与修车方均有利可图,于是双方共谋制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的案件常发。因此,在造假事故骗保案件中,单一主体的情况较少,多方主体共同实施犯罪的情况较多,涉及的主体除了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之外,还包括汽修人员、车辆的临时使用者、车辆的实际控制者、保险公司的定损员等其他人员。然而,保险诈骗罪系身份犯,对犯罪主体有特殊的要求,加之无身份者也可以实施保险诈骗罪的客观行为,使得在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并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对其他人员如何定罪,通常会出现上述案例所产生的争议。


上述案例,关于王乙和黄某送修的事实部分,因王乙和黄某并不是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也不是车辆的实际控制人,车辆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对此事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案件。因此,实施涉案行为的朱某、郭某、王甲、王乙、黄某五人均为无身份者,虽然在主观上具有骗取保险金的故意,在客观上实施了保险诈骗金的客观行为,但是其并不符合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件。诈骗罪与保险诈骗罪在构成要件上存在一般与特殊的关系,诈骗系一般主体犯罪,五人的行为完全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因此,法院认定五人构成诈骗罪是正确的。在此类案件中,在定罪方面正确区分涉案人员的主体身份就极为重要,司法实践产生的情况要比上述案例更为复杂,具体汇总分析如下:


1.有身份者与无身份者共同实施造假事故骗保的行为,如何定罪?


有身份者为了达到免费修车的目的,通常会同意汽修方提出的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的意见。在整个过程中,有身份者实施的多为提供申请保险金所需要的驾驶证、行驶证、保单、银行卡等资料的行为,其他的制造假事故、定损、申请保险金等关键行为多由汽修方实施,即作为无身份者的汽修方在实施保险诈骗的客观行为方面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如果将有身份者认定为帮助犯,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帮助犯为从犯,在共同犯罪中,通常按照起主要作用的主犯认定共同犯罪的罪名。此时,如果出现类似有身份者帮助无身份者实施身份犯罪的情况,如何确定共同犯罪的罪名就会出现争议。依据主犯的身份都定诈骗罪?依据身份犯的身份都定保险诈骗罪?还是分别定诈骗罪和保险诈骗罪?


如果分别定罪,则既没有认定共同犯罪的意义,也会在定罪量刑时忽视分工协作的多人犯罪所体现的更大危险性以及不同主体在犯罪过程中的分工或地位。之所以产生都定诈骗罪还是保险诈骗罪的困扰,是因为强行将分工和主从地位建立了对应关系。在类似情况中,虽然有身份者与无身份者分工不同,但是如果不做主从之分,则并不会产生上述争议,都定保险诈骗罪更为适宜。上述案例中,陈某和张某均提出了自己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法院以其为积极参加者为由不做主从之分,对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定保险诈骗罪的共犯更为适宜的理由如下:


首先,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有身份者与无身份者主观上均有骗取保险金的故意,客观上均实施了骗取保险金的行为,因有身份者的实际参与,使其符合了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件。


其次,在身份犯中,“身份”具有与生俱来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我们不能因为有身份者在实施客观行为中所起作用的减弱而忽略“身份”的核心地位。在有身份者实际参与的情况下,其主要地位是不能否定的,对积极参加的各方不做主从之分更为适宜。


2.车辆实际所有人利用他人身份与汽修方共谋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如何定罪?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与名义所有人不一致的情况。此时,通常也是由名义所有人与保险人签署保险合同,但是所有保险费用均由实际所有人交纳,实际所有人与保险标的有直接的保险利益关系。名义所有人除了配合签署相关保险合同外,无任何实质上的保险利益。这就涉及隐名主体利用显名主体的身份与汽修方共谋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能否构成保险诈骗罪的问题。针对该问题,《刑事审判参考》第479号案例徐开雷保险诈骗案进行了详细分析,认为隐名被保险人(实际投保人)利用显名被保险人(名义投保人)名义实施的保险诈骗行为,构成保险诈骗罪的间接正犯。具体理由概括如下:


1)保险标的为隐名主体实际所有,各类保险费用也全部由隐名主体支付,其作为隐名被保险人和实际投保人,应认定为保险合同的权利义务实质承受主体。


2)对保险标的享有的保险利益实际属于隐名主体。保险利益是指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财产保险的目的在于填补被保险人所遭受意外财产损失的损害,因此“损害是利益的反面”常作为判断保险利益归属的方法,即谁会因为保险事故的发生而受到损害谁就是保险利益的归属方。除作为挂名车主外,显名主体与车辆之间无直接利害关系。相反,隐名作为车辆的实际所有者和经营者,与车辆有着切身的利害关系。


3)隐名主体是实际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根据保险法的规定,投保人是指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与保险人签订合同并向保险人交付保险费的人。从外部显示,无可否认显名主体是保险合同的投保人,但由于所有保险的相关费用均由隐名主体支出,合同标的实际归属者、合同权利义务的实际承受者均是隐名主体,因此虽然显名主体是与保险人签订合同的名义主体,但隐名主体却是实际隐名合同主体。被保险人是受保险合同保障,享有赔偿请求权的人,财产保险须为保险财产所有人或经营管理人。作为车辆实际上的所有人及经营管理人,与保险财产存有保险利益,在发生保险事故时享有实质上的借助显名被保险人的名义获得赔偿的请求权,因此隐名主体属于实质被保险人。


综上,作为保险标的的实际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对于保险标的具有直接的保险利益关系,完全可以成为保险诈骗罪的主体。


3.有身份者允许的车辆使用者与汽修方共谋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如何定罪?


这里的车辆使用者并不是指车辆的实际所有人,而是经有身份者授权合法使用车辆的人员,其并不是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有身份者与车辆使用人、汽修方共谋骗取保险金,则因车辆使用者与汽修方均不符合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件,不应认定其构成保险诈骗罪。但是以非法占有非目的,采用制造假事故这一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保险公司财物,可认定为普通的诈骗罪。


4.汽修方与保险公司的定损员共谋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如何定罪?


《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规定:“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罪的共犯论处。”


在造假事故骗保案件中,保险公司的定损员属于保险事故的鉴定人,其与汽修方均不具有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的身份。因此,在有身份者没有参与保险诈骗的情况下,保险公司的定损员和汽修方合谋造假事故骗取保险金的行为应当以诈骗罪定罪处罚。在有身份者实际参与保险诈骗的情况下,保险公司的定损员、汽修方才具有与有身份者构成保险诈骗罪共犯的可能性。虽然,《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仅简单规定保险事故的鉴定人为他人的“诈骗行为”提供帮助就以保险诈骗罪的共犯论处。但是,这里的“诈骗行为”不是指普通的诈骗行为,而是指有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实际参与的保险诈骗行为。



风险提示

提示汽修方:遵纪守法,合法经营,赚合法合理的钱,保险诈骗罪或诈骗罪是潜在的刑事风险;


提示保险公司:实行现场定损双人制,强化监督和反腐倡廉力度,定期轮岗避免形成利益链条;


提示车辆送修者:不贪图小便宜,小则自己的车辆因用来制造假事故导致受损更严重,重则与他人构成保险诈骗罪或诈骗罪的共犯。


陈玉冰律师,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争议解决团队成员。自执业以来,主要从事刑事辩护、刑事风险防控及民事经济纠纷代理。秉承“敬律师之业,求法律之公”的理念,始终以全心全意为客户依法解决争议为宗旨,办案经验丰富,业务能力突出,先后参与承办多起有较大影响的案件,如某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张某某(正厅级)受贿案;某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蒋某某受贿、贪污、挪用公款案;赵某涉嫌骗取出口退税案(不起诉)、 青岛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涉嫌走私普通货物案(主要负责人适用缓刑);某知名家电集团子公司原负责人齐某某侵犯商业秘密案;某知名产权交易所总经理钟某某涉嫌受贿、挪用资金、行贿案等。


陈玉冰律师,在办案的同时坚持思考写作,为立法建言献策,为弱势群体呼喊,为行业利益发声。参编书籍有《我国缓刑制度的理论与实务》《刑事案例分析实践教程》,参与课题《某地区新型恐怖活动犯罪及其法律对策研究》《关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调查报告——以某石化公司采购部为典型》,撰写论文《我国惩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立法模式的比较与选择》《刑法修正案(八)关于醉酒规定之缺陷分析——兼论醉酒驾驶行为入罪的错误性》《我国应废除没收财产刑的原因分析》《见危不救行为的犯罪化考量》《房屋交易型受贿案件市场价格认定问题探讨》《军队看守所羁押非涉军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合法性刍议》《审判公开要求勿将在看守所开庭常态化》。


联系方式

手机:15866801262

邮箱:chenyubi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联系德和止争微信平台。

国际贸易专业委员会

团队其他成员

  杨艳       陈洁       高治中       王斌       庄超       李华鑫       宋心洁       李晓鹏       谢钰鑫       李继       赵晓静       郭卫山       安增山       付敏       马青红       姜保良       张俊红       戴庆康       王玉涛       潘龙       侯顺       郭乘希       叶茂标       柴燕       郑晓红       张景盛       杜越       姜瀚钧       李德均       朱永生       徐素彬       刘靖晟       高海滨       牟峰       李冬昀       刘艳       李啸天       王雁       詹秀贞       牛海军       章海       李冬峰       魏屹威       杨宏亮       顾振邦       李鑫怡       程雅琳       赵晶       符军锋       徐岩       杜鹏       林倩       李红斌       邱晓君       强永梅       董继发       余长青       刘向东       邹朋       栗继东       陈恩深       邓漫银       苏秋文       王胜玫       牛慧荣       孙怡       陈玉冰       祖家培       陈冠文       何云凤       刘文涛       阳波       苗超       薛孟果       梁茂卿       赵传刚       刘苗苗       赵天格       董学全       向延仲       栾少湖       马宏       李向云       贺翔       韩克       李璐萍       郭俊峰       杨婷       吴文苇       池金女       闫寒       李文超       彭振柱       崔钟友       王以龙       赵曦       黄维赞       黄梦奇       张忠       甄世浩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