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国际贸易业务中心   >   国际贸易专业委员会

刘靖晟:刑事缺席审判制度 | 惩罚犯罪与保障权益如何兼顾?

发布日期:2018-12-27

引言


我国的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程序中均规定了缺席审判程序,唯独刑事诉讼中空缺。2018年10月26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此次刑诉法修改的一大亮点和重要内容之一,就是新增了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作为一项对于我国法律工作者相对来说比较陌生的制度,它的意义是什么?具体包括哪些内容?有哪些可以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本文拟做一粗浅解读。



一、 建立刑事缺席审判程序

的意义

1、为在国际上追逃追赃提供法律依据。目前,我国在国际上追逃主要依据的是国际公约和与部分国家签署的引渡条约,而在某些情况下,没有相关的国际公约可遵循,并且,和一些国家也没有签署引渡条约。再加上一些国家与我国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单纯地强调所谓的人权保障,对我国的人权状况妄加指责,实行双重标准,并以此为借口不配合我国追逃。对于此类犯罪嫌疑人,如果能先依照国内的法律进行审判,形成一个经过有权司法机关审理认定的、有效的裁判文书,或许能成为相关国家给予配合的法律依据。


2、明确外逃人员的刑事责任。国际追逃存在两个方面的障碍,一是外逃人员对于自己将受到何种刑事处罚比较担心,害怕回国就是“死路一条”;二是某些国家以人权保护为借口而不予配合,认为我国将会对外逃人员给予严重的刑事处罚,尤其对于一些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来说,常常以此作为条件来进行谈判。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建立可以事先明确外逃人员的刑事责任,打消其后顾之忧,正确评估自己的处境。同时,也以法律的形式向其他国家表明,我国对外逃人员的审判是透明的、公正的,不会一律处以严刑。


3、彰显法治权威。目前对于一些外逃人员,无法进行及时有效的审判,使得案件悬而未决,违背了有罪必罚的刑事理念,不利于法治权威的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可以督促司法机关及时固定证据、查明犯罪事实、挽回经济损失,维护国家和社会公众的利益,彰显法治权威。



二、刑事缺席审判程序

的主要内容

1、适用范围。三类犯罪:贪污贿赂犯罪、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需要注意的是,后两类犯罪必须达到严重程度且需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2、管辖法院。犯罪地、被告人离境前居住地或者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中级人民法院。


3、必须有辩护人参与。被告人及其近亲属都有权委托辩护人,如果被告人及其近亲属都未委托的,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担任辩护人。


4、上诉主体扩大。被告人及其近亲属各自均有权提起上诉,辩护人经过被告人或者其近亲属同意也可以提出上诉。


5、被告人权利保障。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自动投案或者被抓获的,法院均需重新审理。在判决、裁定生效后,交付执行前到案的,罪犯也有权提出异议,并且只要提出异议,法院均需要重新审理。



三、刑事缺席审判程序实践中

可能存在的问题及完善建议

刑事缺席审判程序作为一项新设立的制度,在实践中难免会存在一些问题,本文拟提出一些建议,更希望立法机关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在修改、解释时能够予以明确。


(一)在适用范围上对“严重”的界定不明确


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都不是一个具体的罪名,而是一类罪。具体来说,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指《刑法》分则第一章所包括的所有罪名,恐怖活动犯罪指《刑法》分则第二章第一百二十条。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恐怖活动犯罪有时仅包含第一百二十条的内容,有时是第一百二十条与其他罪名相结合共同构成恐怖活动犯罪。比如,昆明火车站“3·01”暴恐案,最终是以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和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两人死刑。


虽然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的范围比较明确,但是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仅适用于“严重”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何为“严重”?刑诉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刑法也没有关于“严重”的定义。根据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罪行的轻重反映在量刑上,无疑就是量刑的轻重。刑法关于量刑阶梯的规定,一般以三年、五年、七年、十年有期徒刑来划分档次,其中尤以三年、十年有期徒刑最为常见。如果将“严重”的门槛定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那么将失去把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限定为“严重”的意义,与贪污贿赂犯罪没有区别了;如果将“严重”的门槛限定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标准未免过高,因为一些量刑在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的危害国家安全、恐怖活动犯罪行为,相比于三年以下的贪污贿赂犯罪来说,不论是从社会危害性、主观恶性,还是从打击的必要性来看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个人建议将三年有期徒刑作为判断是否属于“严重”的分水岭。这里还有个需要注意的问题,如前所述,对于恐怖活动犯罪来说,有时是刑法第一百二十条的犯罪与其他犯罪共同构成了恐怖活动犯罪,那么在判断是否属于“严重”时,只要其中一罪达到了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就可以认定为“严重”。


(二)由国家税收来承担辩护费用缺乏合理性


根据刑诉法的规定,当被告人及其近亲属均未委托辩护人时,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为被告人指派辩护人。刑事缺席审判程序本就是相对特殊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追求了效率价值,牺牲了公正价值。刑诉法如此规定,旨在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更好地实现公正价值。但是,众所周知,法律援助针对的多是因经济困难而无法聘请律师的被告人,律师费用是由国家税收负担,国家税收来源于公民。而对于拒不到案的贪污贿赂犯罪被告人来说,显然并不是因为经济原因无法聘请律师。对于此类人来说,用纳税人的钱为其聘请律师,恐怕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否可以折中处理一下,对于此类人员,在刑事判决书中明确判决,在案扣押财产或者追缴、退赔的财产可以用来支付法律援助律师的律师费。


(三)被告人上诉权的具体实现方式有待进一步明确


对于在境外的被告人来说,如何行使自己的上诉权?是需要像民事诉讼一样经过认证、公证的程序,还是应该有刑事诉讼特有的程序,刑诉法没有明确规定。不管是经过什么程序,要在十天的上诉期内完成向境外送达判决、在境外提起上诉,显然是不够的,如何保证被告人在十天的期限内能够提起上诉,需要从制度上进一步明确。此外,对于在国内有近亲属的被告人来说,还可以由近亲属单独提起上诉,但是对于在国内没有近亲属的被告人而言,自己或其近亲属均在境外,辩护人又缺乏独自提起上诉的权利,这时,无疑变相架空了被告人的上诉权。个人建议,可以适当简化辩护人经被告人同意后上诉的认定标准,比如只要辩护人书面表明已经得到被告人或其近亲属的同意即可认为辩护人有权代被告人提起上诉,不再进行实质审查,因为作为法律援助律师来讲,其谎称得到被告人或其近亲属同意的可能极低。


(四)“重新审理”的含义不明确


“重新审理”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是审理过程中的重新审理,一种是判决生效后的重新审理。


1、审理过程中的重新审理。根据刑诉法的规定,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自动投案或者被抓获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是在一审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自动投案或者被抓获,由一审合议庭重新审理应该是不存在任何异议,但如果是在二审审理过程中自动投案或者被抓获,是否需要重新进行一审的诉讼程序?个人认为,如果一审判决以合法方式送达,不论被告人及其近亲属、辩护人是否提出上诉,被告人的上诉权已经得到了保障,并且根据我国刑诉法的规定,二审是全面审理,并不局限于上诉理由,因此,只要开庭审理,完全能够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相反,如果一律要求都要重新进行一审程序,无疑是对司法资源的浪费。


2、判决生效后的重新审理。根据原刑诉法的规定,如果对生效判决有异议,只能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予以纠正。缺席审判程序的设立打破了这一规则,个人认为并不妥当。如果一审判决以合法方式送达,被告人的上诉权已经得到了保障,而被告人在一审或者二审程序中拒不到案的行为表明其放弃了自我当庭辩护的权利,此时法院依法作出的判决是具有终局性的,也符合我国的两审终审制。如果在判决生效以后,只要被告人提出异议就需要重新进行审理,不仅违反了两审终审制,也不符合审判监督程序的设立目的,更是一种浪费司法资源的行为。因此,对于在判决生效后到案的被告人来说,完全可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予以救济。


综上,缺席审判程序的设立具有重大意义,是对我国刑事诉讼程序的完善,有利于彰显法治权威。同时,也应该看到,作为一个全新的程序,还存在着需要完善的地方,期待尽快予以明确。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首发于德和止争微信平台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刘靖晟:从一起诬告陷害案谈三点心得体会

【律师视点】刘靖晟:未给银行造成损失是否成立骗取贷款罪?

【律师视点】刘靖晟:骗取贷款罪中"欺骗手段"与"重大损失"的认定

刘靖晟,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团队,北京师范大学刑法学硕士,曾任北京某法院刑庭法官,辞去公职后进入某银行工作,擅长职务犯罪、经济犯罪案件的辩护。


联系方式:

电话:18511858621

邮箱:liujingshe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联系德和止争微信平台。


国际贸易专业委员会

团队其他成员

  杨艳       陈洁       高治中       王斌       庄超       李华鑫       宋心洁       李晓鹏       谢钰鑫       李继       赵晓静       郭卫山       安增山       付敏       马青红       姜保良       张俊红       戴庆康       王玉涛       潘龙       侯顺       郭乘希       叶茂标       柴燕       郑晓红       张景盛       杜越       姜瀚钧       李德均       朱永生       徐素彬       刘靖晟       高海滨       牟峰       李冬昀       刘艳       李啸天       王雁       詹秀贞       牛海军       章海       李冬峰       魏屹威       杨宏亮       顾振邦       李鑫怡       程雅琳       赵晶       符军锋       徐岩       杜鹏       林倩       李红斌       邱晓君       强永梅       董继发       余长青       刘向东       邹朋       栗继东       陈恩深       邓漫银       苏秋文       王胜玫       牛慧荣       孙怡       陈玉冰       祖家培       陈冠文       何云凤       刘文涛       阳波       苗超       薛孟果       梁茂卿       赵传刚       刘苗苗       赵天格       董学全       向延仲       栾少湖       马宏       李向云       贺翔       韩克       李璐萍       郭俊峰       杨婷       吴文苇       池金女       闫寒       李文超       彭振柱       崔钟友       王以龙       赵曦       黄维赞       黄梦奇       张忠       甄世浩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