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业务领域  >   争议解决业务中心

“刑辩十人”论坛|毛洪涛: “捕诉合一”下的刑事辩护——影响、应对及建议

发布日期:2018-09-06
 

       2018年9月1日,第三届“刑辩十人”论坛在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成功举办,与会专家学者、刑辩律师、司法实务工作者、高校师生、媒体记者等人共同研讨了“捕诉合一”对刑事辩护的深远影响。
       本次论坛由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邹佳铭律师主持,京都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田文昌律师致辞。京城十位知名刑辩律师杨矿生、许兰亭、钱列阳、郝春莉、刘卫东、王兆峰、赵运恒、毛立新、朱勇辉、毛洪涛律师分别发言。
       中国人民大学陈卫东教授进行了精彩点评,最高检和海淀检察院的检察官,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程晓璐律师,京都律师事务所的柳波律师、门金玲律师、金杰律师和梁雅丽律师,法律出版社副总编杨大康先生结合自身实务、从业经验和司法改革等方面,对“捕诉合一”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地消化吸收与细致阐述,颇具亮点。

       以下为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毛洪涛在论坛上进行的发言:
 


       毛洪涛:下面我围绕“捕诉合一”对刑事辩护的影响、律师的应对以及修法建议三个层面发表以下观点:


第一部分 “捕诉合一”对刑事辩护的影响

       一是,审查批捕的证据标准会趋于严格。“捕诉合一”之后,基于司法责任及内部考核,承办案件的公诉人在审查批捕时,必然会考虑批捕之后案件能否诉得出去,可能就会参考甚至按照起诉的证据标准来决定批捕与否。而根据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规定,逮捕的证据标准是“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起诉的证据标准是“事情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起诉的证据标准远高于逮捕的证据标准。因此,“捕诉合一”之后,审查批捕的证据标准会趋于严格。

       二是,批捕环节的必要性审查可能会弱化。“捕诉合一”背景下,决定逮捕的人同时承担着控诉的职能,负责审查批捕的承办公诉人,会更多地从能否起诉的角度来决定是否批捕,在严把审查批捕证据关的同时,可能会弱化对社会危险性的必要性审查。“捕诉合一”之后,公诉人考虑到以后起诉的方便,对于符合证据标准、够罪的案件,可能会更倾向于逮捕,毕竟最安全的取证方式和固定证据的方式,就是让犯罪嫌疑人待在看守所里面。

       三是,审查起诉环节可能会趋于形式化。一方面,“捕诉合一”后,由同一检察官负责批捕和起诉,对于自己批捕的案件,很可能就会起诉,在这中间辩护人的辩护难度将增大,提交的不起诉意见被采纳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另一方面,公诉人在审查批捕阶段就已经提前介入,审查起诉的内容被前置到了审查批捕环节,导致审查起诉的时间可能大大缩短。相对而言,留给辩护人阅卷并形成律师意见的时间也大大减少。如果案卷数量特别多,而审查起诉时间又特别短,辩护律师在审查起诉阶段可能根本就没有合理的准备时间,这等于变相剥夺了律师在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权。

       综上,“捕诉合一”之后,整个刑事诉讼程序会呈现出哑铃化的状态,两头的侦捕和审判会加强,中间的审查起诉环节会弱化,整体上体现为“两升一降”,这对刑事辩护必然会产生重要的影响,辩护人应当积极调整辩护策略以有效应对。

第二部分 “捕诉合一”下辩护律师的应对

       1.捕前辩护更加重要,律师介入越早越好。在“捕诉合一”背景下,犯罪嫌疑人一旦被逮捕,则其被起诉的可能性会非常大,如果此时才委托辩护人,则辩护的难度会倍增。因此,“捕诉合一”之后,要高度重视捕前阶段的辩护,律师介入越早越好。在捕前阶段,律师大有可为,可以提前了解案情,为委托人做一个基本的预判及通盘的谋划;发现存在违法立案的,可以依法提出异议;收集犯罪嫌疑人不应当逮捕的证据;与办案机关保持密切的沟通,在掌握一定证据的情况下,积极提交新证据,努力说服检察官不予批捕,等等。而对于监察委调查的职务犯罪案件,虽然律师在监察调查阶段不能直接介入,但可以为被调查人家属提供法律帮助,保护其合法权益免受非法侵害。

       2.辩护人要积极调查取证。“捕诉合一”背景下,侦捕联系更加紧密,公检提前沟通,律师辩护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律师不积极调查取证,几乎难以有所作为。律师必须敢于取证,善于取证,从辩护的角度,尽可能收集、固定一切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证据。当然前提是依法合规,注意防范自身的风险。

       3.辩护人与检察官要充分沟通。“捕诉合一”之后,司法责任明确到人,承办检察官在错案终身负责的压力之下,会更加注重把控案件质量,对辩护律师提交的证据及合理的律师意见,也会更加重视并认真听取。如果有合理的证据和理由证明不应当批捕的,辩护律师要积极与承办检察官沟通,主动提交新证据,详细阐述律师关于不应当批捕的法律意见。对于侦查机关违法立案的,律师也要积极主动向检察机关提交证据与线索,协助检察机关充分行使立案监督权,以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4.高度重视羁押必要性审查。“捕诉合一”之后,虽然审查起诉环节可能趋于形式化,但辩护人依然不能忽视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辩护律师要第一时间去全面阅卷,然后根据案卷情况有针对性地调查取证,还原案件事实,收集固定证据,对于已经批准逮捕的,根据《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对于规定的四种情形和十二类人,要积极向检察机关申请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说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的理由,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


第三部分 “捕诉合一”下的修法建议

       1.明确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调查取证权。证据是认定事实的关键,更是刑事辩护的核心,调查取证可以说是刑事律师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如果不能有力地调查取证,律师其实很难进行有效的辩护。而根据现行《刑事诉讼法》,关于辩护人在侦查阶段是否具有调查取证权是非常模糊的。根据刑诉法第40条规定,辩护人收集的三类特定证据,应当及时告知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似乎辩护人在侦查阶段是可以调查取证的。而刑诉法第41条却规定,辩护人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不包括公安机关。辩护人不能申请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又似乎意味着辩护人在侦查阶段没有调查取证权。这种立法上的模糊不清,造成辩护人在侦查阶段不敢也难以有效调查取证。“捕诉合一”之后,捕前阶段的辩护尤为重要,如果辩护人不能调查取证,恐怕难以形成有效制约。所以,建议刑诉法在修法时明确辩护人在侦查阶段的调查取证权。

       2.赋予律师对案件情况的平等知情权。“捕诉合一”之后,承办公诉人同时也负责审查批捕,其在审查批捕阶段就可以全面阅卷,阅卷时点大大提前。而根据《刑事诉讼法》第38条,辩护律师只能在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后方可阅卷。虽然根据《刑事诉讼法》第36条,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但是司法实践中,该条规定往往流于形式,辩护律师其实很难从侦查机关处得到基本的案件情况,而且这与承办公诉人审查批捕时全面阅卷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捕诉合一”之后,控辩双方所享有的对案件情况的知情权将会明显不对等,这无疑会严重削弱犯罪嫌疑人及其律师的辩护权,检察机关也无法兼听则明。因此,如何平衡律师和检察官对案卷平等的知情权,如何保障辩护律师在审查起诉阶段能够有合理的准备时间,以使“捕诉合一”背景下的审查起诉不至于被完全虚化,而能够继续发挥其应有的职能,这是立法机关应当思考的问题。
       3.审查逮捕诉讼化。长期以来,负责审查逮捕的检察官往往只注重书面审查侦查机关搜集的案件材料是否构罪,并在此基础上作出捕与不捕的决定,这是一种封闭的、单向的审查模式。在犯罪嫌疑人构罪的前提下,负责审查逮捕的检察官更多考虑配合侦查而对其予以羁押,普遍忽视犯罪嫌疑人和辩护人的抗辩意见,尤其是对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的辩解不予重视,造成刑事诉讼活动中审前羁押率长期居高不下。为应对捕诉合一办案模式下人员、职能合一可能面临的内部监督弱化问题,要大力推进审查逮捕诉讼化,对审查逮捕案件应当召开听证会,进行公开审查,侦查人员、辩护律师、检察官及邀请的陪审听证人员共同参加,对案件进行公开展示、公开辩论。审查批捕检察官要兼听则明,认真听取律师提交的证据与意见,辩护律师也要积极作为,积极收集并提交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下刑罚、取保候审不具有社会危险性等不应当批捕的证据及意见。
       在“捕诉合一”即将全面实施的背景下,作为刑事律师,从刑事辩护的角度出发,理性研讨可能的有利与不利影响,集思广益如何积极应对,并提出相应的修法建议,无论是对“捕诉合一”的有效实施,还是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乃至对中国法治的进步与完善,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我相信,如果大家所提的好的意见建议都能够得到落实,“捕诉合一”对中国的刑事辩护、对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保障将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刑辩十人”论坛简介

       “刑辩十人”论坛,是经王兆峰律师倡议,由杨矿生、许兰亭、钱列阳、郝春莉、刘卫东、王兆峰、赵运恒、毛立新、朱勇辉、毛洪涛等十位京城刑辩律师共同发起。论坛旨在共同研讨刑事辩护的前沿问题,推进刑事辩护的专业化、规范化,倡导理性理智的刑辩文化,营造和谐共进的刑辩生态,为我国刑事辩护及刑事法治进步贡献点滴力量。

争议解决业务中心

  • 王鹏飞

    高级合伙人

    商事争议解决、投资并购、合规风控

    更多 》

  • 毛洪涛

    高级合伙人

    <span style="margin:0px;color:#595959;font-family:仿宋;font-size:12pt;"><span style="margin:0px;color:#595959;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0.5pt;">刑民行交叉疑难案件争议解决、刑事辩护(尤其擅长经济犯罪辩护)</span></span>

    更多 》

各业务团队

  • 商事争议解决业务团队

    王鹏飞

    团队主任

    商事争议解决、投资并购、合规风控

    更多 》

  • 刑事业务团队

    徐红亮

    团队主任

    刑事辩护

    更多 》

  • 民事争议解决业务团队

    许方叔

    团队主任

    <p class="MsoNormal" style="line-height:23.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span style="font-size:14.0pt;font-family:仿宋_GB2312;mso-hansi-font-family:宋体;mso-bidi-font-family:宋体;color:#333333;mso-font-kerning:0pt;">主要业务领域公司法律事务、民商诉讼、仲裁业务、金融银行业务、刑事辩护等。<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更多 》

  • 境内外财富传承与保护业务团队

    强永梅

    团队主任

    <p>公司, 金融和银行, 知识产权, 劳动法, 民商讼裁, 刑事辩护, 行政事务</p> <p>&nbsp;</p>

    更多 》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