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案例解读系列一 | 杜鹏、王胜玫:两罪变一罪——论一则成功辩护的走私犯罪案例
发布日期:2020-11-18
杜  鹏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

山东德衡(青岛自贸区)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胜玫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本篇是案例解读系列的第一篇,选取应某、陆某走私固体废物案进行分析。本案是最高人民法院汇编的《刑事审判参考》第91集刊登的指导案例,十分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本篇将重点分析当行为人对于走私对象中夹藏物品确实不明知的时候,如何进行定罪。






一、基本案情


1
(一)固废之中藏玄机



2011年3月,被告人应某、陆某为牟取非法利益,采用伪报品名的方式,通过进境备案的手段进口5票废旧电子产品等货物。上述货物中,经鉴别,进口废旧线路板、废电池共32.29吨,属国家禁止进口的危险性固体废物;废旧复印机、打印机、电脑等共349.812吨,属国家禁止进口的非危险性固体废物;硅废碎料共7.27吨,属国家限制进口的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经核定,进口胶带、轴承等普通货物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74万余元。



2
(二)公诉建议定两罪



公诉机关认为,应某、陆某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采用伪报品名的方式进口固体废物逾389吨、进口普通货物偷逃应缴税额74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走私废物罪、走私普通货物罪两罪,应当数罪并罚。



3
(三)辩护意见



应某与陆某的辩护律师对公诉机关对于走私固体废物罪的指控均无异议,但是认为应某和陆某不应当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主要理由:应某和陆某即非货源组织者,也非货主,仅仅负责进口通关环节,并不知道走私的废旧电子产品之中夹带普通货物。其二者不具有走私普通货物的主观故意。







二、控辩交锋——规范性文件中根据实际走私对象定罪处罚的规定究竟如何适用?


1
(一)检察院指控依据



公诉机关认为应某和陆某应当数罪并罚的主要依据是,相关规范性文件中有“应当根据实际走私对象定罪处罚”的明确规定。


确实,对于走私犯罪嫌疑人主观认识与具体走私对象出现不同情形应当如何裁判,一直在司法实践当中存在争议。


为此,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海关总署联合印发《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六条规定:走私犯罪嫌疑人主观上具有走私犯罪故意,但对其走私的具体对象不明确的,不影响走私犯罪构成,应当根据实际的走私对象定罪处罚。


2006年,最高院印发的《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第五条规定:对在走私的普通货物、物品或者废物中藏匿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五十条规定的货物、物品,构成犯罪的,以实际走私的货物、物品定罪处罚;构成数罪的,实行数罪并罚。《解释(二)》此后被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的《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废止。


但是,《解释》第二十二条仍然规定:在走私的货物、物品中藏匿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五十条规定的货物、物品,构成犯罪的,以实际走私的货物、物品定罪处罚;构成数罪的,实行数罪并罚。


以上立法沿革似乎表明了司法机关的裁判立场:在具体案件中如果出现行为人的主观认识和实际走私对象不同的情形,一律“以实际走私的货物货物、物品定罪处罚;构成数罪的,实行数罪并罚。”这也一度成为了很多法院在办理此类案件时的原则。



2
(二)完全适用解释是否违背主客观统一的定罪原理?



走私罪的构罪标准要求“必须有欺瞒海关的故意”,如果在行为人确实不知道具体走私对象究竟是何物的情况下,仍然以实际物品定罪,是否违背了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理?


举个例子:假如阿强主观上仅仅想要走私一批大米,少缴税款,多挣点钱。但是缉私局执法中在大米中发现了10支枪支、10箱弹药。阿强并不知道他的上家米商其实是个军火贩子,表面走私大米,实则暗度陈仓,和下家的大米买家商量好了倒腾军火,把阿强作为替罪羔羊。此时,如果以实际查处的走私对象定性,即以走私普通货物与走私武器、弹药罪数罪并罚,则阿强将面临无期甚至是死刑。这样的结果不但阿强无法接受,也确实是违背了故意犯罪的定罪原理,处罚后果也明显罪刑失衡。


因此,笔者认为上述《解释》、《原则》不能仅仅按照字面意思机械的执行,而应当体会法规的深意。


《解释(二)》及《解释》的条文中都用了“藏匿”一词。“藏匿”与“夹带”不同,“藏匿”更加强调有意识的“隐藏”,要求行为人主观上至少要对于所藏之物有一定的认识,有隐藏的故意。因此,此处法规的适用,应当是仅适用于行为人对于走私对象具有概括性故意的情形:一是意识上,行为人没有走私具体对象的故意;二是意志上,行为人对于具体走私对象不反对。


举个例子:阿强接受大哥的委托,绕关从国外带一批货进来。临行前阿强问大哥带的是什么货,大哥说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只是一些象牙之类,不要命。阿强在绕关进境时被海警抓获,最终发现阿强带的货里除了象牙制品,还有大量淫秽书籍。阿强对于所带货物究竟为何没有清晰的认识,对于物品中除了象牙是否还有其他也并不在意。数罪并罚没商量。







三、判决书解密——证明应某、陆某“不明知”证据何在?


本案裁判法院认为:首先,在走私犯罪案件中,应当根据相关合同约定、夹藏物品归属主体及所占体积、行为人所收报酬等情况综合认定行为人对夹藏物品是否具有走私的故意。在走私犯罪案件中,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内容,不能简单以走私过程中查获的物品种类进行认定,而应当根据相关合同约定、夹藏物品的归属主体及所占体积、行为人所收报酬等情况综合认定行为人对夹藏物品是否具有走私的故意。


本案中,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未查获到有关被告人应某、陆某为废旧电子产品代办通关手续的书面合同,但二被告人关于不明知夹藏物品的口供完全一致,且综合以下事实足以认定二被告人对夹藏物品不具有走私的故意:


1.从夹藏物品归属主体分析。应某、陆某并非货源组织者,也非货主、收货人,仅为货主负责废旧电子产品的通关业务和运输,其对本案查获的进口胶带、轴承等物品不知情,并不违背常理。


2.从夹藏物品所占空间分析。二被告人共走私废旧电子废物380余吨。虽然本案查获的轴承、缝纫机等货物达20多吨,但该类货物密度大,单一物品所占体积较小,又分散在各集装箱,整体所占空间比例相当小,不容易让人发现,故二被告人在走私废物过程未发现夹藏物品亦符合常理。


3.从行为报酬标准分析。二被告人均是按照废旧电子产品进境的数量向货主收取报酬,而与走私夹藏物品所获利益不挂钩。这是认定工被告人对夹藏物品不具有走私故意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基于以上理由,法院认为,虽然被告人应某、陆某主观上不明知废物中夹藏有普通货物,其行为不再另行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但是二被告人实施走私的行为客观上使70余万元的普通货物一并顺利入境,这种关联后果虽然不影响罪质,但完全置之不予评价,与没有此种关联后果的相区别,也不合理。据此,可以将之作为走私废物罪的量刑情节,酌情从重处罚,以体现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四、判例总结

本案当中,代理律师结合实际案情,积极寻找有力辩护点,与公诉机关据理力争,最终实现有效辩护,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审判法院认真听取辩护人发表的律师意见,严格尊重证据反映的客观事实,没有教条的适用法律,而是根据法律基本原则,结合实际案情作出判断。辩护人与法官的共同努力,最终实现了罪、刑均衡的裁判结果,维护了法律的公正。



作者简介

杜  鹏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全国海关法委员会委员、山东德衡(青岛自贸区)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海关二部主任


海关任职12年,多次参与全国海关重大活动,具有丰富的海关稽查等执法经验,带队进行过2000余次海关执法。致力于为进出口企业提供走私犯罪辩护、海关执法应对、AEO认证辅导、关务合规体检等涉海关业务。


已为某世界500强企业、某中国500强企业以及数家全国行业龙头外贸企业提供涉海关法律服务。代理某汽车走私大案,当事人成功实现不批捕;代理某电商走私案,成功在黄金37天内实现取保候审。代理某大型企业集团走私汽车案,大幅降低企业负责人刑罚;参与辩护的数宗案件入选海关年度打击走私十大案件。


主办的某橡胶企业并购等项目入选中国橡胶工业年度十大新闻。受多家国字号协会、商会等机构邀请多次参加全国性的进出口法律论坛、交流活动,发表主题演讲。


手机:13929933711(广东,微信号)
邮箱:dupeng@deheng.com

王胜玫

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王胜玫,北京德和衡(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毕业于山东大学。王胜玫专注于涉海关法律事务,为某大型国有物流公司提供海关AEO认证申请服务;为全国某龙头电商企业及其子公司提供海关AEO认证申请服务;参与办理多起走私刑事案件,均取得良好辩护效果。


手机:15689906366

邮箱:wangshengmei@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史东海

集团合伙人

国际贸易业务中心副总监、海关专业委员会主任

shidonghai@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