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牛健 | 四大保障的亮点与担忧: 律师解读新《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发布日期:2020-09-14
牛  健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为了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贯彻实施,保证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正确履行职权,规范办案程序,确保办案质量,提高办案效率,近期公安部对《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2012年)作出重大修改,并将于2020年9月1日起施行。修改后的规定共14章388条,对规定原条文修改119条、删除7条并新增16条,合计修改142条。从多处修改处可见,公安机关对于实务中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了直面解决,对于律师更好的办理刑事案件带来了希望,然而改变无法一蹴而就,实务顽疾更非一纸规定就能完全解决,笔者结合团队近年来办理诸多案件中遇到的问题浅谈新规的亮点以及担忧。



一、保障辩护权:嫌疑人、被告人获得法律帮助的制度更有保障


 修订内容: 新《规定》第49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入所羁押时没有委托辩护人,法律援助机构也没有指派律师提供辩护的,看守所应当告知其有权约见值班律师,并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约见值班律师提供便利。”,“没有委托辩护人、法律援助机构没有指派律师提供辩护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向看守所申请由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的,看守所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通知值班律师。”。


 亮   点: 本次规定明确看守所有主动告知嫌疑人、被告人可以约见值班律师的义务;如果看守所没有告知,嫌疑人、被告人也可以主动申请由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在此种情况下,看守所应当在24小时内安排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看守所既有主动告知的义务,也有依嫌疑人的申请安排值班律师为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的义务。嫌疑人、被告人在被羁押期间获得法律帮助,保障辩护权的权益更加坚实。


 担   忧: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获得法律援助的同时,焦急的家属往往会遇到,人被抓走了,却无法得知被羁押地点的障碍。尽管法律明确规定应该通知家属被羁押地,但是办案机关往往采取挂号信邮寄原籍地的方式进行通知,且不说挂号信的送达如此之慢,更多的情况是家属早已不在原籍地,更有甚者,如果在邮寄挂号信时,联系方式有一个数字的错误,该挂号信将会被原路退回,这样一来一去、一去一来,人可能已经被拘留十余天,但是家属还不知道具体羁押场所,更无法请律师进行会见。保障辩护权,法律援助仅仅是一方面,在制度层面如何让家属不再被此类问题限制,能够第一时间了解羁押地,及时为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介入案件,才能更好、更有效的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利。


二、保障会见权:明确律师经批准会见的两种情形,涉黑恶案件并不属于经批准会见的法定情形


修改内容:《规定》第53条第2款: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恐怖活动犯罪案件(删除了“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押或者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时……应当查验侦查机关的许可决定文书。


 亮   点: 2018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后删除了关于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经侦查机关许可才能会见的规定,只剩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案件律师需要经许可会见。但是2012年公安机关《规定》一直未作出相应调整,在涉及贿赂犯罪案件中,存在如果案件未被监察委并案处理的时候,个别公安机关依然以此规定未修改为由,阻碍律师会见,特别是在案件中可能涉及与贿赂犯罪有关的内容时,更是给律师会见设置障碍。新规颁布后,将公安机关规定与法律规定统一,打通侦查机关以此阻止律师会见的最后一道壁垒,要么由监察委并案处理,要么允许律师会见,此外无模糊地带。


 担   忧: 尽管新规对此作出了修改,但是2018年两高两部发布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却规定:“25.公安机关在侦办恶势力犯罪案件中,应当注意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对于涉嫌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及时会同有关机关执行《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的相关规定,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的,应当经相关侦查机关许可。”笔者所在团队的办理的多起涉黑恶案件中,就存在侦查机关以此为由,阻碍律师在侦查阶段的会见。(详细见文章链接:涉黑恶案件的律师团队化辩护:做难事,必有所得!)刑诉法已经修改,此指导意见当然应该以法律规定为先,这是作为法律人的常识,但是无奈个别办案人员在实务中将指导意见进行机械理解,“只认文件,不认法律”的情形或许又是未来律师需要直面的会见障碍。


三、保障人权:明确公安机关拘传犯罪嫌疑人后可以在办案场所进行讯问,防止刑讯逼供再多一层保障


 修订内容: 《规定》第78条第1款:公安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对需要拘传的犯罪嫌疑人,或者经过传唤没有正当理由不到案的犯罪嫌疑人,可以拘传到其所在市、县公安机关执法办案场所进行讯问。


 亮   点: 相比较于旧规定中的“指定地点进行讯问”,“执法办案场所”的环境相对更加公开,同时既有办案工作人员的相互往来,又能具备同步录音录像的设备条件,能够更好的防止刑讯逼供的发生。


 担   忧: 办案场所也非绝对安全之地,在笔者团队办理的两起案件中,一起某民营企业家、人大代表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多次被侦查人员带到“执法办案中心”后被刑讯逼供;另外一起某市级政府官员在审讯过程中,从同步录音录像显示,讯问期间被带离审讯室半个小时,带回后供述与之前全部改变,完全承认犯罪事实。拘传后到办案场所讯问的确是一种进步,然而防止刑讯逼供的道路依然任重道远。


四、保障财产权:明确涉财物类侦查行为的规范化,更加注重对犯罪嫌疑人的财产保护


 修订内容:


1、《规定》第194条(新增):公安机关开展勘验、检查、搜查、辨认、查封、扣押等侦查活动,应当邀请有关公民作为见证人。……确因客观原因无法由符合条件的人员担任见证人的,应当对有关侦查活动进行全程录音录像,并在笔录中注明有关情况。


2、《规定》第235条第2、3款: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应当指定一个内设部门作为涉案财物管理部门,负责对涉案财物实行统一管理,并设立或者指定专门保管场所,对涉案财物进行集中保管……办案部门应当指定不承担办案工作的民警负责本部门涉案财物的接收、保管、移交等管理工作;严禁由侦查人员自行保管涉案财物


3、《规定》第237条:公安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查询、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证券交易结算资金、期货保证金等资金……对于前款规定的财产,不得划转、转账或者以其他方式变相扣押


4、《规定》第239条第1款:需要冻结犯罪嫌疑人财产的,应当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制作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明确冻结财产的账户名称、账户号码、冻结数额、冻结期限、冻结范围以及是否及于孳息等事项,通知金融机构等单位协助办理。


 亮   点: 近年来,对于犯罪嫌疑人财产的保护,特别是与案件无关的财物保护在法律法规上作出了相应的规定。《刑事诉讼法》第141条、145条的规定,“与案件无关的财物、文件,不得查封、扣押”;“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以内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予以退还”。《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第6条还规定:“公安机关对涉案财物采取措施后,应当及时进行审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规定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进行,“减少对涉案单位正常办公、生产、经营等活动的影响”。本次新规,明确要求公安机关勘验、检查、搜查、辨认、查封、扣押等侦查活动中,要么有见证人,要么要进行全程录音录像,有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同时,内部设置部门对涉案财物进行统一管理,也能进行有效监督。强调对于存款、汇款、期货等资金,只能查询、冻结,不可以划转或变相扣押,也可以有效地防止案件未经宣判可能出现的财产处置现象。对于冻结财产时,应当列明冻结具体数额、账户名称等事项,一定程度上能够防止超额冻结等严重损害嫌疑人或案外人利益的问题。


 担   忧: 无论是刑诉法,还是本次新规定,都在程序上限制了公安机关随意扣押、冻结、处置涉案财物。然而在实践中,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区分涉案财物与非涉案财物。笔者所在团队办理的一起某民营企业家涉嫌高利转贷案,在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扣押了本案涉案公司的全部账簿,并要求公司员工将该公司以及关联公司的全部银行账款转至公安机关指定账户,这对于公司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无论规定或者法律对于程序作出多少限制,只要公安机关认为是“涉案财物”,那就难逃厄运。“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你不是,你就不是,是也不是”,标准是模糊的,而在定标准的个别办案机关的眼中,似乎只有“先扣了再说”,而根本考虑不到“办一个案件,灭一个企业,下岗多少员工”。希望在司法实践中,能够进一步明确细化涉案财物与非涉案财物的区分标准,在规定层面防止区分标准的模糊性,进而保障犯罪嫌疑人,特别是涉案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的合法财产权利。



或许您还想看

【平台推荐】牛健:浅析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 财务会计报告罪中的两个实务问题

【平台推荐】牛健:从司法部确立律师处罚公示制度一周年看律师被行政处罚

【律师视点】牛健:最高法典型案例能否跨越知识产权保护的樊篱

【律师视点】王君、牛健:员工违反竞业限制协议,被裁赔偿百万违约金

【律师视点】牛健:刑事案件司法鉴定意见质证审查的50个要点

【律师视点】牛健:从律师视角评析司法部首批司法鉴定指导案例

【律师视点】牛健:刑事司法鉴定的流程、法律依据及技术规范汇总

【律师视点】牛健:刑事司法鉴定质证审查的 点、线、面、体

【律师视点】牛健 | 无罪的逻辑:2011-2020诈骗罪再审无罪判例评析

【律师视点】牛健 | 涉黑恶案件的律师团队化辩护:做难事,必有所得!



作者简介

牛  健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重大疑难争议解决团队成员。

牛健律师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北京市律师协会青年律师阳光成长计划优秀学员。从业以来,参与办理了一系列重大、疑难争议解决案件,专注于刑事辩护、刑事合规、刑事控告以及刑民交叉争议解决业务。


手机:18519712462

邮箱:niujian@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周金才

合伙人

刑事业务中心副总监、刑民交叉专业委员会主任

zhoujincai@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