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德和衡动态  >  
沈四宝教授谈新冠疫情下国际经贸合同争议解决方式的比较和选择
发布日期:2020-05-22

       丁亚军首席代表、蒋琪总裁、刘克江主任、以及线上的各位嘉宾:

       大家下午好!

       从2019年年底开始全球的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陆续开始爆发,各国均面临着巨大的自然灾害。即使是那些先进的、在国际贸易中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国家,也开始面临经济停滞甚至接近崩溃的局势,迫使人类社会进入灾难期。

       据报道,上月美国失业人数高达2050万,这是自1936年以来,美国面临的最大规模的失业形态。在此背景下,经济全球化浪潮严重衰退,贸易多边主义在逐渐收窄。某些西方大国,在市场经济领域的影响力开始减弱。很多国家政府已采取“战时经济”政策,即由政府控制经济。所有从事国际贸易的人必须看到,国际贸易规则受到巨大影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WTO)、国际货物买卖公约、法律法规包括行业规则的权威性受到极大挑战。如何在这场浩劫中“生存”下去,在许多国家摆到了第一位,而法律规则不得不暂时次居其后。

       新冠疫情下,国际经贸交易的特征(新格局)及对解决商事纠纷的影响。

       所有国际贸易的从业者都必须看到,许多西方国家的政客用传统的思维,把新冠疫情的责任“甩锅”给中国,企图转移矛盾,以造成中美政治、贸易关系愈加紧张的态势。虽然前景十分不明朗,但仍有许多国家呼吁维持多边贸易。很多国家的代表正强力呼吁在生活必需品方面一定要加大贸易往来的程度,坚决不能放弃处于弱势地位的国家。由此可见,对于从事大宗农产品经营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机遇。

       风险与机遇并存,但风险远远大于机遇。经济寒冬中的交易,对于合作方的履约能力,信用等级都要重新评估。商事争议解决也会严重受到政治化的影响。许多西方主流媒体,利用自身影响力去影响它国内的人民,导致其所在国的法律仲裁人员也会受到政治的影响。而自由裁量权,由法理推定,受文化影响,因此在选择仲裁员和律师时要注意这点。

       在这种情境下,常规情况下的贸易自由化和合约执行力都要打折扣,世界经济的产业链,供应链发生了断裂,这是风险,却也给了一部分企业机会。如何面对是一个重要问题。例如:裁决的跨国执行和承认,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对中国企业在外国的资产要采取措施使其受到保护;另外,律师业务应该前移,许多事情在签订合同及付款之前要征求律师的意见。

       在新冠疫情下,解决国际商事纠纷的主要方式有仲裁和调解。

       仲裁,是依法办事,以法律为准绳,以合同的约定为基础。仲裁由于其有法律依据,其裁决可以请当地法院配合执行。它具有有裁量权问题、其裁决结果的执行同样有效。与此同时,如果仲裁的法律规定不那么明确,裁量权掌握在仲裁庭的手上,当事人可以自己选择仲裁员。当然,因为仲裁很重视程序问题,同时存在金钱和时间成本较大的缺点。

       调解是疫情下是很好的一种选择。调解不是以法治为主,而是以商业思维为主,目的是解决矛盾和纠纷,不主要争论对错,因为合同已经签订,事情已经发生。调解是最好的选择。中国的某些商会代表也认为调解是最好的办法,因为调解不需要执行,避免了执行难的问题。付出一定代价也远胜于什么都得不到。这是疫情下的特殊安排。仲裁是各自期待得到的结果,调解是自身能接受的结果,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如果调解员水平一般,也难以达成协议。中国的“东方经验”通常能做到把仲裁和调解的优点做结合,这一点比很多国家都做的好很多,是对国际争议解决的巨大贡献。

       关于互联网仲裁的兴起和应用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中国在互联网仲裁中走在了世界前列,2018年,互联网仲裁有35万件,2019年为25万件,数字巨大。除了大型的争议,互联网仲裁。其优点是减少了时间成本,仲裁双方不必再跑到一个地方去,可以直接在网上处理。虽然互联网仲裁到目前为止,没有法律依据,但有互联网仲裁院和互联网仲裁规则,在决定采取互联网仲裁时,必须同时得到双方的同意,否则不能进行。执行也是一个难点。目前,蒋琪总裁、刘克江律师和我都参与了互联网仲裁法律规则制定中,之后将列入仲裁法,实现有法可依。中国在互联网仲裁中走在了世界前列。

       此外GAFTA 仲裁有书面审理、专家审议、时间快、费用低等明显优势。书面审理为中小企业、小型纠纷的解决提供了高效的路径。书面审理的比例很高,优点是不用见面,省时省力。专家审议中绝大多数专家是企业家和行业能手。GAFTA 的仲裁员含金量很高的,专家审议中的专家有多年行业经验。另外,仲裁时间很短,仅仅持续3个月。仲裁的费用较低,仲裁员仅仅收取1260英镑(约合1万人民币),这就体现出来GAFTA仲裁为大家、中小企业,及时高效服务、效率高。

最后我想讲世界上最耀眼的GAFTA 第125条仲裁规定,深圳国际仲裁院纳入了这个规定,并因此写了相应的1.5万字的仲裁规则。GAFTA 仲裁是三审制,根据125 条仲裁规则,一审是三个仲裁员。一方不服的,可以要求由五个仲裁员的仲裁庭进行再次仲裁。第三审的救济机构就是伦敦高等法院国际商事法庭进行终裁。我曾在GAFTA仲裁院代理一起数亿人民币的期货案件。被诉方是一家山东企业,我们一起走过了上述这三审。这个案子很有意思,关键问题上适用的是中国法,代理被告一方的是我为代理的中方律师。在客户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历经4年,获得全胜。这个案件对我的印象很深刻。希望以后聊聊。

       我就说到这里,感谢GAFTA组织本次闭门会议。谢谢大家!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