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林倩、刘科科:进口货物原产地申报的若干法律问题
发布日期:2020-04-22

林  倩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刘科科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

高级联席合伙人




一、进口货物原产地不明确的,如何适用税率计征税款?


案例1: 某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一般贸易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热轧钢卷板5000吨,申报原产地是加拿大,经海关查验,实际进口货物为冷轧钢卷板,海关对当事人的申报行为进行立案处理。


由于当事人无法提供涉案货物的加拿大原产地证书,海关也无法查证涉案货物原产地是哪个国家或者地区的。海关认为,这种情况符合海关总署2004年第2号公告中关于“对于申报进口冷轧板时不能提供原产地证明,且经查验也无法确定货物的原产地不是俄罗斯、韩国、哈萨克斯坦等4国和台湾地区的,海关将按照本公告附件2所列的税率征收反倾销税。


本案共计偷逃税款约800万元,并依据《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第十五条(四)项的规定,海关对公司的申报不实行为处罚款650万元,当事人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法院经审理判决,撤销海关的行政处罚决定。


律师分析


1、原产地不明确的,适用普通税率征税。根据《关税条例》第十条及《进出口货物优惠原产地管理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原产地不明确的,适用普通税率计征税款。


2、原产地不明确的,适用优惠税率计核偷漏税款。海关总署相关法律文件明确规定,海关计核走私违法(包括违规)案件的偷漏税款,因海关对违法事实负有举证责任,如果海关不能证明货物原产于WTO成员国(或者与我国有特别关税协定的国家)以外的其他国家,则应当适用最惠国税率或者暂定税率,计核偷漏税款。



二、报关单与原产地证书的税号不符,是否影响原产地证书的法律效力?


案例2:某公司从新加坡进口阀门电子控制器,向海关申报税号8537,海关稽查部门对该商品的归类提出质疑,认为应当归入9032,企业不同意海关上述归类意见,与企业发生归类争议。最后,经海关归类复核,认为该商品应当归入税号8412,企业按照海关最终认定的税号8412向海关申报进口。


但是,新加坡海关认定该商品的税号是8537,对该商品出具的原产地证书列明的商品税号还是8537,而企业根据我国海关审核确定的税号8412申报,与新加坡原产地证书的税号不一致。海关认为,“报关单”与“原产地证书”的税号不一致,该商品的原产地证书无效,不能享受协定税率,只能按照最惠国税率征税。


律师分析


1、原产地不受税号的影响。一种商品完全制造或者生产于某个国家,则其原产地属性是确定的,不论该商品归入何种税号,原产地均不会受到税号的影响。


2、归类差异不改变原产地属性。对同一种商品,不同国家海关可能有不同的归类意见,我国海关对商品的归类不同于原产国的归类意见,导致进口“报关单”的申报税号与出口国“原产地证书”的税号不一致,这并不会改变商品原产地的属性。


3、原产地证书的法律效力不受税号影响。基于对HS协调制度规则的不同理解,各国海关对同一商品可能存在不同的归类意见。但是,只要进口的涉案货物,原产于原产地证书的签发国或者签发地区,无论企业是否按照原产地证书上的税号向我国海关申报,企业均可以享受原产国与我国的协定税率。


如果因为各国海关不同的归类意见,导致质疑甚至否定真实原产地证书的法律效力,不允许企业享受协定税率,则对于企业来说,显得不尽公平合理,对于海关来说,执法也缺乏法律依据。



三、提交虚假的原产地证书,但申报的原产地是真实的。


案例3:  2014年2月,宁波某进出口贸易公司以一般贸易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两票焦油沥青混合物共计7.3万吨,货物价值共计人民币3.5亿元。当事人持KL-2014-E-13、KL-2014-E-13的马来西亚原产地证书向海关申报。但经核查,上述原产地证书不是马来西亚授权机构“国际贸易和工业部”签发的,海关认定上述原产地证书为“虚假证书”。事后,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就上述货物的原产地问题,向中国海关发函证明其原产地的真实性。


鉴于当事人不具有偷逃税款的主观故意,且马来西亚政府发函证实涉案货物原产地的真实性,海关未认定当事人行为构成走私,但对当事人提供虚假原产地证书的行为,认定构成原产地申报不实的违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第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对当事人处罚款人民币2100万元(约为漏缴税款的82%)。


当事人不服海关的上述处罚决定,向某地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此案最终和解结案。


律师意见


1、原产地申报不实的法律含义。根据《海关行政处罚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当事人进口货物原产地申报不实的,构成违规,处以罚款。如涉案商品原产于马来西亚,当事人申报原产地也是马来西亚,原产地没有申报错误,就不构成原产地申报不实违规,即便提供虚假的原产地证书,也不构成原产地申报不实。因为法律规定,是原产地申报不实,而不是原产地证书申报不实。


2、提供虚假原产地证书的法律性质。提供虚假的原产地证书,且瞒报了真实的原产地,当事人瞒骗海关导致偷逃税款的,可能构成走私违法。


但是,如果当事人申报的原产地是真实的,对虚假原产地证书并不知情,可以不承担法律责任;如果伪造或者买卖原产地证书,则可以根据《海关行政处罚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定性处理。



四、提交真实的原产地证书,但申报原产地是虚假的。


案例4:  2016年8月,广州某燃料公司向海关申报进口5.5万吨轻质燃料油,并提交了菲律宾授权机构签发的原产地证书,经海关调查证实,当事人申报进口的上述轻质燃料油实际上并非原产于菲律宾,而是原产并启运于韩国,当事人运输上述货物途经菲律宾时在港口短暂停泊并加注少量0号柴油,同时,委托第三方向菲律宾原产地签发机构申领了原产地证书,并以此原产地证书向海关申报进口,享受中国-东盟协定税率0关税待遇。


海关发现涉案货物实际原产于韩国,当事人申报行为涉嫌违法,遂将违法线索移交海关缉私部门,缉私部门将其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律师意见


1、原产地瞒骗走私。当事人利用骗取或者非法手段获取真实的原产地证书,但货物真实原产地与证书不一致,导致偷逃税款的,可能构成走私犯罪或者走私行为。


2、原产地申报不实。当事人提交真实优惠原产地证书,海关调查核实当事人原产地申报不实,应当通过优惠原产地核查机制,请签发机构撤销优惠原产地证书之后,再对当事人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如果真实的优惠原产地证书没有撤销,海关不能认定当事人行为构成违规,也无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五、进口货物原产地证书的补救和查询


案例5:2016年2月-2019年10月间,某进出口公司向海关申报原产于美国的医用血管栓塞系统,申报税号为90219090,原产地申报为美国;海关核查发现,该商品申报税号错误,正确的税号为90189099,且该税号商品属于中美贸易摩擦加征25%关税的商品范围,海关责令企业补缴税差。


在核查过程中,当事人提出该商品的原产地申报异议,认为该商品属于美资智利公司生产制造的,正确的原产地应当是智利,并由供应商补办了智利的原产地证书,排除了部分对美加征关税的税收风险。


律师意见


1、补办原产地证书。供应商须在货物出口前向签证机构申请签发出口货物原产地证书,特殊情况下(不可抗力或非主观原因),在进口货物无法提供原产地证书时,企业可以出具进口货物原产资格申明,在缴纳保证金,并承诺货物进口之日起1年内补交原产地证书(在货物启运后的一年之内,相关企业向发证机构申请补办原产地证书)。



2、原产地证书的海关核查。我国海关与其他国家已经形成部分原产地证书的联网监管,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国已与韩国、新加坡等10个国家和地区实现了原产地电子联网,上述国家签发的优惠原产地证书,可以通过“原产地电子信息交换系统”,实时传输《协定》项下原产地证书电子数据,实现实时查询。


对于尚未实现原产地联网核查的国家和地区,当海关怀疑有关文件的真实性或者有关货物原产地的准确性时,海关可以根据原产地证书签发与核查操作程序(海关总署2007年77号公告),通过深圳、拱北、福州海关原产地办公室,向出口成员国提出追溯性核查请求。


但是,进口企业能否通过上述程序,向海关提出查询原产地真实性的请求,目前尚无规定。


3、进口企业的核查需求。对境外供应商提供的原产地证书的真实性问题,实际上,进口企业是无法控制的,如果进口企业对境外供应商提供的优惠原产地证书有核查的途径,则可以排除假证带来的法律风险。


但是,在无法核查的情况下,进口企业直接持境外供应商提供的原产地证书向海关申报,被海关发现为假证后予以行政处罚,由于进口企业没有主观过错,对其处罚其实并不合理。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林倩:涉证货物进出口的通关法律风险

【律师视点】林倩:如何区分进出口贸易的程序性违规与实体性违规

【律师视点】林倩:涉税走私处罚方式的正确姿势

【律师视点】林倩:申报不实影响海关统计怎么罚?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高级认证企业如何炼成 | 一文读懂《海关信用管理办法》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加工贸易轮胎企业的贸易合规法律风险防控

【律师视点】林倩:TO BE OR NOT TO BE,海关行政处罚都在那里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边境贸易——痛并快乐着

【律师视点】林倩、刘友: 跨境电商,“低报价格”的罪与非罪

【律师视点】林倩:“包税走私”的几个敏感部位

【律师视点】林倩:主动披露,不能包治百病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进口食品的海关监管重点及法律风险防控

【律师视点】林倩、马荣花:新出口商复审——打开欧盟市场的钥匙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药品进口的海关监管及其法律风险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WHO宣布PHEIC对中国货物出口的影响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中国海关抗击新冠疫情货物快速通关公告指南汇总

【律师视点】林倩:低瞒报价格偷逃税款,真的是走私吗?

【律师视点】林倩:非设关地走私一律适用普通税率,这样做好吗?

【律师视点】林倩、刘友:走私野生动物,如何定罪处罚

【律师视点】林倩:商品归类错误,究竟该罚不该罚?

【律师视点】林倩、刘科科:涉外“定牌加工”知识产权边境保护的 若干问题

【律师视点】林倩:境外供货商,如何变成走私犯?



倩律师,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公众号“老林说法”撰稿人,《老林说法》专著作者,原海关总署资深法律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长期从事海关调查、缉私和法制工作,具有丰富的海关执法工作经验,并具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曾经是多部海关行政法规、规章和执法规范性文件的牵头起草者,现为进出口贸易和海关法律业务领域的专家型律师。


林倩律师曾经服务过的客户包括:中石油、泰科电子、梅赛德斯奔驰、松下电子、阿里巴巴一达通、惠科金扬、日照钢铁、艾默生、大陆汽车和铁科克诺尔等。


联系方式

电话:13801367532

邮箱:linqian@deheng.com


刘科科律师,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联席合伙人。刘律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先后在北京大学获得法学学士、刑事诉讼法硕士学位。刘律师有8年的海关总署公职律师经历。在加入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之前,刘科科律师曾于2002年至2016年在海关总署调查局、稽查司等司局工作,于2016年至2017年在京东集团担任法律政策高级顾问。刘律师的主要业务领域是海关与国际贸易、进出口业务;跨境电商;互联网电商;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从业前曾参与办理案值1000万以上的重大、疑难、复杂的海关走私违规案件100余起。其所撰写的《中国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权利的保障》曾获北京大学法学院优秀论文。


刘律师熟悉涉及进出口贸易的各类法律、行政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曾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稽查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稽查条例实施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分类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信用管理暂行办法》起草调研,曾参与《海关行政处罚案例汇编》等教材和书籍的编写工作,参与跨境电子商务相关立法调研、政策研究及制度改革事宜,对《电子商务法》(草案)、《网络安全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互联网电子商务相关法律、政策等有深入研究,参与互联网电商大数据行业调研并撰写研究报告。


联系方式

电话:13801369172

邮箱:liukeke@deheng.com


质控人:胡明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会议执行主席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