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王攀、石慧:边贸走私货物价格鉴定及税款计核疑难问题探讨 ——甲某走私普通货物案
发布日期:2020-03-23



【案件简介】

2018年3月,甲某受越南人委托,协助联系相关人员,将越南境内的4车冷冻海参(共计56吨)以边民互市贸易名义免税申报进口。在申报进口过程中,4车冷冻海参被海关查获,价值人民币1000万余元,偷逃税额人民币近200万元。海关在口岸查扣了甲某及相关当事人。




【阶段成果】

团队律师接受甲某家属委托,担任其侦查、审查起诉、一审阶段的辩护律师。纵观整个案件,在辩护过程中,律师取得了两次阶段性的成果。

首先,在甲某刑事拘留阶段,海关侦查部门仅以其中暗色刺参计核偷逃税款89万元,将甲某成功提捕。团队律师介入后,对计核鉴定暗色刺参价格的方法及依据进行了认真分析与梳理,提出了价格鉴定不合理、不合法的法律意见,海关最终认可了律师的意见,重新鉴定暗色刺参的价格并计核偷逃税款,从而使本案偷逃税款大幅降低。

其次,在海关重新计算暗色刺参以及剩余28类海参的税款后,检察机关以全案偷逃应缴税额近200万元对甲某提起公诉,并建议量刑7年。团队律师主要围绕海关计核偷逃税款方式、适用法律的问题、被告人在本案中的地位、涉案货物归类、重量、变卖程序及非法证据排除等方面进行了有效辩护,成功促成对甲某的量刑大幅减轻。




【焦点问题】

一、暗色刺参价格鉴定的方法及依据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海关侦查部门在刑事拘留甲某后,针对涉案的暗色刺参,向司法鉴定中心申请对种属、保护级别及价值进行鉴定。司法鉴定中心依据《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制品)价格认定规则》(发改价证办【2014】246号,以下简称《价格认定规则》)第六条第二款之规定,“《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三中非原产于我国的野生动物,比照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同一分类单元的野生动物进行价格认定”;同时按照《农业部关于确定野生动物案件中水生野生动物及其产品价值有关问题的通知》(农渔发【2002】22号,以下简称《水生野生动物及其产品价值的通知》)的规定,参照与暗色刺参类似品种的国内市场售价,确定暗色刺参的资源保护费收费标准为50元/头,并乘以6倍,将暗色刺参估价为300元/头。海关侦查部门以此为成交价格,核定甲某涉嫌走私暗色刺参的偷逃税款额为89万余元人民币。在其余28类海参仍未鉴定价格及计核偷逃税款的情况下,海关侦查部门向检察机关成功提捕甲某。

针对上述计价法律依据,律师认为,司法鉴定中心引用《价格认定规则》对涉案货物暗色刺参进行估价存在下列问题:

(一)适用范围问题

《价格认定规则》是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认证中心制发的内部规范性文件,制发对象仅限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证局、价格认定局、价格认证办公室、价格认证监测管理局”,其制发对象不包括司法鉴定中心等机构,因此司法鉴定中心不应适用《价格认定规则》对涉案货物进行估价。

(二)法律效力问题

《价格认定规则》是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认证中心制发的内部规范性法律文件,而海关目前对涉嫌走私普通货物估价、计税的法律依据是《海关计核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暂行办法》(海关总署令第97号,以下简称《暂行办法》),该《暂行办法》是规章层级的规范性法律文件,法律效力高于《价格认定规则》。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10号)第十条之规定,暗色刺参不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附录二及我国一、二级保护动物(珍贵动物),应当依据《暂行办法》第16、17条之规定计算涉案货物成交价格。

(三)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的适用问题

《价格认定规则》的适用范围为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制品)的价格认定;全国海关对涉嫌走私普通货物估价、计税的法律依据则是《暂行办法》,其适用范围是进出口环节涉嫌走私货物、物品的估价、计税。从前述规范性文件的适用范围来看,前者是对中国境内的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制品)的价格认定规定,后者仅对进出口环节涉嫌走私的普通货物(包括除禁止进出境珍贵动物及其制品外的野生动物及其产品)估价、计税的规定。因此就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估价规定而言,前者属于一般规定,后者属于特别规定,依照《立法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

律师随后向海关侦查部门和检察机关提出申诉意见,侦查部门向当地价格认证中心提出重新认定暗色刺参价格的申请,暗色刺参的国内市场批发单价被重新认定为490元/千克。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100千克的涉案暗色刺参,偷逃税款约7000余元。至此,团队律师成功的将暗色刺参偷逃税款减少100倍以上。

    

二、计核偷逃税款方式以及适用法律是否存在问题?

经过检察机关两次退侦,海关侦查部门委托当地价格认证中心将涉案的29类海参的国内市场价格鉴定为1000余万元,并以此计核偷逃税款约200万元。针对海关计核偷逃税款的方式以及适用法律存在的问题,律师提出以下意见:

根据海关总署令第97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计核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十七条规定:“涉嫌走私的货物成交价格经审核不能确定的,其计税价格应当依次以下列价格为基础确定:(一)海关所掌握的相同进口货物的正常成交价格;(二)海关所掌握的类似进口货物的正常成交价格;(三)海关所掌握的相同或类似进口货物在国际市场的正常成交价格;(四)国内有资质的价格鉴定机构评估的涉嫌走私货物的国内市场批发价格减去进口关税和其他进口环节税以及进口后的利润和费用后的价格,其中进口后的各项费用和利润总和计算为计税价格的20%...”

根据上述规定,涉嫌走私货物的成交价格,首先应由海关核税部门依据侦查部门提供的资料审核确定;在海关核税部门不能确定的情况下,才能由有资质的国内第三方机构审核确定。而在本案中,侦查部门始终未向海关核税部门提供涉案货物具体规格和原产国等详细信息,以至海关核税部门无法针对涉案货物作出价格鉴定。随后,侦查部门向价格认证中心提供了涉案货物具体规格和原产国等详细信息并委托其对涉案货物进行市场价格鉴定。在价格认证中心作出市场价格鉴定后,海关核税部门依据《暂行办法》第十七条第(四)项规定的倒扣法计算涉案货物的成交价格,并以此为基础计核偷逃税款。通过对比发现,海关侦查部门向价格认证中心提供的涉案货物详细信息,正是海关核税部门计核税款时要求侦查部门提供的信息。侦查部门并非未获得涉案货物的详细信息,但未主动向海关核税部门提供,致使海关核税部门不能依照法定程序确定计税价格。最终合议庭接受了律师意见,认定海关核税程序存在瑕疵。 

三、涉案货物应当如何归类?

海关核税部门认为部分涉案货物应按照活、鲜或冷的刺参(商品编号0308119020,关税税率14%,增值税税率11%)或其他海参(商品编号0308119090,关税税率14%,增值税税率11%)归类,归类依据是海关侦查部门提供的涉案货物样品和照片。

《2018年进出口税则》第一类第三章总注释对“冷”(产品的温度一般降至0摄氏度左右)与“冻”(温度降至产品的冰点以下)的概念有明确界定,证据显示海关侦查部门并未对查获时涉案货物所处的环境温度进行取证,但甲某证实案发时装运涉案海参的冷柜车内温度在零下20℃左右。律师有合理理由怀疑海关在正常环境温度下长时间查验已导致涉案海参查获时的冻结状态遭到破坏,查验过程中所拍摄的照片无法还原涉案海参在案发时的冻结状态,因此海关核税部门依据不能如实反映案发时运输状态的涉案货物样品及照片进行归类,其归类结论必然有误。依据《2018年进出口税则》,律师认为上述涉案货物应归入0308120020,冻的暗色刺参,关税税率10%,增值税税率11%;0308120090,冻的其它海参,关税税率10%,增值税税率11%。最终合议庭认可控辩双方对该问题存在争议。

四、涉案货物的重量如何统计?

涉案货物重量与全案偷逃税款直接相关。由于本案涉及的海参种类复杂、数量繁多、包装不一,且保存不易,海关侦查部门在侦办本案时得出了多个涉案货物重量的数值。虽然海关侦查部门对涉案货物的重量存在多个数值的问题出具了说明,但其在称重的过程中,未对每件涉案货物进行称重,而是对每类海参中的一件或两件称重后推算出总重。海参是自然生物,同类海参的包装规格虽然相同,但其中每件海参的个数、大小是否完全相同?海关计核重量是否已经排除了冻品中的含水量?在这些合理怀疑不能排除的情况下,律师有理由认为同类的每件海参重量不可能完全一致,海参个数、大小以及冻品含水量均会对全案偷逃税款产生重大影响。最终合议庭认可控辩双方对该问题存在争议。

五、被告人在本案中处于何种地位?

在庭审过程中,律师根据侦查部门收集的相关证据材料,认为甲某只是依照越南人的指示,联系车队接货,通过口岸边民互市互助社组织边民申报,因此甲某未具体实施组织边民伪报贸易性质进口海参以及安排装运海参进境的行为,其仅起到联络作用。边贸走私系共同犯罪,并非一人之力所能完成,但目前本案的进口商(即货主)、采购商、散货人均未查明,本案中负责领导、组织涉案货物从越南到中国清关的保货人也未到案。甲某作为接受越南方面保货人指示协助涉案货物清关的联络人,其行为符合《刑法》第27条关于“从犯”的规定,只起到次要或辅助作用。最终合议庭接受了律师的辩护意见。 




【判决结果】

一审合议庭在综合考虑律师针对上述焦点问题提出的辩护意见后,认定甲某具备自首、从犯等从轻、减轻情节及关键性证据存在瑕疵问题,最终在甲某实际羁押21个月后,判决其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处有期徒刑2年,“实报实销”,甲某剩余刑期3个月。




【办案心得】

本案从办理过程及结果上看,取得了非常好的辩护效果,以下两点办案心得与大家共享。

首先,甲某的家属委托团队律师后,对律师工作给予高度信任和重视,加之律师具备的海关归类、核税等专业技能,虽然面临侦查部门依据错误的暗色刺参核税结论,将甲某提捕的不利局面,但律师依然顶住压力,将侦查部门认定暗色刺参的偷逃税款从89万元降至7000余元,大大降低了被告人的量刑幅度。如果没有家属的高度信任,没有律师具备的专业技能,暗色刺参的偷逃税款一旦在侦查阶段被固定为89万元,甲某的量刑幅度将大大增加。

其次,律师与侦查部门、检察机关、法院沟通渠道畅通,也是该案成功办理的关键因素之一。在办案过程中,针对律师提出的归类、核税等意见,侦查部门与检察机关开放式的听取并及时作出回复与重新认定。在多次庭前会议及庭审过程中,检察官、法官考虑到律师异地办案,连续多日、长时间集中听取律师意见,并依法采纳律师观点。正是因为各方本着严谨、专业的办案理念,最终给被告人作出公正的判决。

注:本文为保护当事人个人信息,将当事人、相关办案机关、鉴定部门等名称以及涉案数额等均做了相应调整。

或许您还想看

防疫物资通关进口常见问题解答

本案主办律师:王攀。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海关团队主任,拥有15 年的海关工作经历,曾在黄埔海关、海关总署、北京海关等海关系统机构从事走私犯罪案件侦查审理、行政案件调查审理及行政诉讼、复议等工作,后在国际知名咨询公司为客户提供海关估价、加工贸易、内控制度、供应链管理、关联交易等类型的咨询服务。王律师擅长为进出口企业提供法律服务及走私犯罪刑事辩护,服务范围包括海关行政处罚案 件代理、刑事案件代理、协助企业应对海关稽查、关务风险评估、与海关进行价格、归类磋商等,以及为客户提供其他刑事法律服务。王攀律师曾经服务过的客户包括微软、波音、强生、华晨宝马、奥的斯电梯、雪佛龙、戴姆勒、UTC、美赞臣、Dow Corning 等。

联系方式

电话:13701386377

邮箱:wangpan@deheng.com

本案协办律师:石慧。先后毕业于加拿大约克大学、美国查普曼大学,获得商法硕士学位,同时也是人大金融学在读研究生。2017年加入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擅长海关法、国际贸易、国际仲裁及商务谈判。曾代理多起走私案件,并为境外公司提供国际贸易与海关法律服务。石慧律师曾经服务过的客户包括:快手、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海螺水泥集团、Detection Electronic Technology、Penfold World Trade AG、赛尔网络、中建一局等。

联系方式

电话:18811472050

邮箱:shihui@deheng.com

质控人:彭勇  国际贸易业务中心总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后台留言联系小编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