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肖云成:从“黑洞”照片看图片版权的“黑洞”
发布日期:2019-04-15

近日,作为中国领先的视觉影像产品和服务提供商之一的视觉中国因人类历史上的首张“黑洞”照片而似乎陷入了“黑洞”。事态发展之迅猛,让人始料未及。


2019年4月10日,全球多国科研人员合作的“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发布一项“开创性成果”,也就是黑洞照片并且舆论普遍认为这将是人类有史以来获得的第一张黑洞照片,可见其历史意义巨大。



(来源于eso官方网站:https://www.eso.org/public/images/)


2019年4月11日,视觉中国通过其官方微博“视觉中国影像”发表《声明》,称其获得黑洞照片的编辑类使用授权,在其官方网站(https://www.vcg.com/)公布并加上“视觉中国”水印。微博内容如下: 




加上“视觉中国”水印的黑洞照片如下:




但是,视觉中国的这一举动似乎彻底“刺激”了广大网友,应该是广大网友不禁疑问“首张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人类历史“黑洞”照片如何就属于视觉中国了”,而且视觉中国通过海量版权维权诉讼获利的情况已经由来已久,广大网友对其维权也颇有微词,认为其是滥用版权而不是正常维权,于是广大网友在网上陆续扒出了“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然后,整个事件就开始朝着不利于视觉中国的方向迅速反转。首先,视觉中国通过其官方微博“视觉中国影像”发表致歉声明,其次,天津市网信办发文表示连夜依法约谈视觉中国,认为视觉中国发表上述图片的行为,违反了《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最后,欧洲男方天文台(ESO)回应称,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前视觉中国通过海量的图片维权诉讼似乎已经挑动了广大网友神经,而此次的“黑洞照片”事件应该仅仅只是一个触发点。其实,在每年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占主要比例的是著作权侵权案件,而在近几年的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图片侵权案件又呈现逐年爆发式增长,不仅有视觉中国,还有全景、优图佳视等图片公司也在进行大量的图片维权诉讼,笔者就曾代理过多家公司的图片侵权诉讼和谈判工作。在这大量的图片侵权纠纷案件中,其实大部分是通过和解、调解方式结案,只有极少部分是通过判决结案,而被告能够胜诉的案件又是少之又少。因为法院一般认为原告图片权利没有瑕疵,被告企业也确实未经授权使用则构成侵权且和解金额也不高,所以,被告往往出于及时解决问题的需要而达成和解,比如有的原告以公司构成图片侵权为由直接向苹果App Store投诉要求下架被告企业App,而这无疑对于企业是致命的,企业一般会主动寻求和解或通过购买版权的方式达成合作。但是,此次事件的爆发,应当会影响法院对于图片权利归属的认定,在图片侵权纠纷事件处理中需要注意以下问题:



一、关于图片的权利归属问题


依据我国《著作法》第三条规定,摄影作品是明确规定受保护的一类作品,但并不是所有的图片都理所当然的应当受到保护,而是需要首先判定其是否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规定的摄影作品类型,即其是否符合我国对于摄影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我国法律对于作品的独创性并没有明确规定,一般认为对于不同类型的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应当不尽一致,比如对于电影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应当高于摄影作品,但我国整体对于作品的独创性的要求并不高,在司法实践中,一般不会否认作品的独创性即认定其不构成作品进而判定不构成侵权,因此,一般认为拍摄图片具有创造性劳动而认为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摄影作品。


在确定其属于摄影作品后,才需要进一步确定其权利归属问题。比如在这次事件中的“黑洞照片”权利归属问题,尽管“黑洞事件”可以认为是事实新闻而不应当受到保护,但拍摄的“黑洞”照片应当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摄影作品,而且按照《伯尔尼公约》的规定,其应在各公约国内受到保护。依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作品的著作权属于作者,其享有著作权并受法律的保护。“黑洞照片”的原始权利人应当属于其创作者也就是拍摄者即“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组织,所以,欧洲南方天文台(The European Southern Observatory,简称ESO)才在对《每日经济新闻》的采访回复中表示,这张图片的版权归属于视界望远镜合作项目(Event Horizon Telescope Collaboration,以下简称EHT),我们ESO就是隶属于EHT。


在现有的大量图片侵权案件中,主要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是否享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原告应当对于自己享有涉案图片的完整权利提出充分证据,如果权利文件不完整,法院应当要求原告继续补充,但是法院一般不会采纳被告对于图片权利归属瑕疵的抗辩,而且在不同案件中的各个法院对于图片权利归属的认定标准也不尽一致。


(一)关于图片的原始介质


在东星(天津)视讯科技有限公司诉山东广电新媒体有限责任公司图片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中,一审法院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认为,东星天津公司提交的证据1(电子底片转存光盘)显示创建软件为AdobePhotoshop,而该软件可以被修改拍摄时间,现东星天津公司未提供RAW格式图片或没有修改时间的图片等有效证据,故东星天津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系该14张照片的著作权人。


在华盖创意诉贵州全林房地产开发公司、贵州新侨公司图片纠纷案中,二审法院认为,数码图片具有容易复制、存储、修改的特点,不排除将他人作品据为己有并主张权利的可能,为了平衡权利人及社会公众的利益,在侨新公司提出质疑的情况下,华盖公司应进一步举证证明盖帝公司系涉案图片的权利人,诸如著作权登记资料、在其他地方公开发表的证明、原创人员的授权书等等。在本案中,华盖公司不能证明盖帝公司是涉案图片的权利人。


(二)关于官网图片性质


在(2009)深中法民三终字第138号案中,法院认为华X公司提交其对涉案摄影作品享有著作权的直接证据仅有对Www.gXXXXiXXXXX.cn网站的公证,但该网站系华X公司设立,网站的性质决定了其不同于合法出版物,网站内容以及形成时间难以固定。因此,仅凭公证书不能证实涉案摄影作品原始权利人、形成、公开时间以及权利流转情况。 


在哈尔滨正林软件与华盖创意图片侵权纠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getty公司、华盖公司拥有数量巨大的图片,基本采取在官方网站上登载图片并可直接网上购买的方式经营。其网站上登载图片,虽然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在公开出版物上发表,但同样是“公之于众”的一种方式。故网站上的“署名”,包括本案中的权利声明和水印,构成证明著作权权属的初步证据,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作为享有著作权的证明。


由此,法院对于在原告官网中加有水印的图片是否能够证明其享有著作权提出了不同意见。


(三)关于图片形成时间


在(2009)深中法民三终字第138号案中,法院认为,翠X公司对华X公司对涉案摄影作品享有著作权提出质疑,并为此提交了《百X图库》作为抗辩证据。该书购买时间为2005年5月23日,由此可判定在华X公司的网站设立(2005年8月4日)之前,涉案摄影作品已经在出版物上刊登,而该出版物没有标注华X公司或美国盖X图像有限公司是该摄影作品的著作权人。华X公司所提交的(2005)大中证民字第246号公证书、(2004)大中证民字第XX号公证书也均不能证明其或美国盖X图像有限公司为涉案摄影作品的权利人。相反,上述公证书说明涉案摄影作品的权利人可能为另一主体即GXXXX IXXXXX UK Limited CO,Ltd,甚至其他案外人。鉴于此,本院认为,华X公司所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华X公司就诉争图片享有著作权权利。


在华盖创意诉中国外运重庆有限公司图片侵权纠纷案中,尽管华盖创意仅能证明官网上只有在2009年3月23日后才有涉案图片,而被告在2006年就完成设计并使用,二审法院认为经比对一审公证书(对Getty网站的公证)和二审公证书(对华盖公司自有网站的公证)所包含的相同涉案图片,二审证据中的涉案图片左上角有“GettyImage”的水印,并且鉴于该图片的公证环境是admin.GettyImage.cn,即华盖公司自有网站的编辑平台,可以得出华盖公司对于自身网站上所有图片及其信息均可以进行编辑,因此对于华盖公司所宣称的涉案图片在其自有网站上早在2005年即上传的说法无法确证。最高院认为,重庆外运既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不属于Getty公司,亦未能证明其对涉案作品的使用有合法依据。据此,可以推定涉案图片在重庆外运2006年使用之前已经公开发表,至于涉案图片发表的具体时间已不重要。


由此,法院对于是否需要原告对于图片的形成时间进行举证和是否影响著作权认定提出了不同意见。


其实,除了上述问题,还有签约摄影师的授权委托问题,比如在此次事件中中视觉中国表示相关不合规图片系签约供稿人提供,所以,在进行维权诉讼时,一般应当提交其与摄影师的《委托创作合同》,比如在华盖创意诉贵州全林房地产开发公司、贵州新侨公司图片纠纷案中,侨新公司认为,“Getty Images”水印不等同于“署名”,该图片的作者是摄影师Steve Cole,盖帝公司不能证明其拥有该图片的著作权。因此,关于图片侵权纠纷案中的可关注的权利归属问题还是有很多,法院需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认定。



二、关于侵权与否的判定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大部分被告会以自己不具有侵权的主观过错,比如即使希望通过付费获得授权,但无法知道或联系到图片权利人,没有以营利为目的等为理由进行抗辩不构成侵权,但法院一般也不会采纳。因为著作权侵权不考虑侵权人的主观过错或是否以营利为目的,只要被告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擅自使用了图片,且不属于合理使用或法定许可情形,则构成侵权。至于使用的具体方式,比如使用范围、是否具有主观过错等,只是会影响赔偿额度。


但上述情形主要针对直接侵权人,如果“直接侵权人”将图片上传到某些网络空间存储平台,则这些平台很有可能成为被告,但此时平台或许可以主张适用“避风港”原则而免责。



三、关于侵权判赔额度


在著作权侵权案件或知识产权类侵权案件中,一般都是由法院结合侵权行为的各种综合因素进行裁定判赔额度。由于图片的著作权客体性质限定,一般判赔额度不高,不同地区的不同法院会有所不同,但大概在2、3千元左右/张不等。  


当然,以上主要是针对侵犯图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而言,如果是侵犯了图片的其他权利,比如署名权,发表权,复制权等,可能需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认定,判赔额度应该有所增加。

如上所述,以上主要是针对通过判决方式结案的图片侵权纠纷案件,那么,对于大部分通过和解或购买合作方式结案的图片纠纷了?此时,被告需要注意关于图片授权合作协议的签署。


一、关于知识产保证条款

在图片授权合作协议或其他各类知识产权授权许可、转让协议中,作为被授权方或受让方一定需要注意转让或许可的知识产权的权利归属问题,就如在买卖合同中,买方需要卖方保证对于买卖合同客体享有所有权。因此,在上述协议中,一般需要约定类似“授权方或转让方对于转让或许可的图片享有完整的著作权,否则,应由转让方或许可方承担相关责任”的条款,而且应当要求转让方或许可方提供完整的版权权利文件。


如果许可或转让的图片涉及权利纠纷,尽管被许可方或受让方并不能以从第三方合法取得授权或权利为由进行抗辩免责,如上所述,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并不考虑侵权人的主观过错,但是在被许可方或受让方承担侵权责任后,完全可以依据上述权利保证条款向许可方或转让方进行追责,换言之,知识产权并不适用善意取得制度


二、关于授权种类性质

在关图片授权合作协议主要是许可协议中,一般会涉及关于授权合作的图片类型条款,比如RM图片、RF图片或PR图片等,作为被许可方一定需要注意授权图片的类型,不同的图片类型代表了不同的授权方式,包括授权期限、范围和限制等,比如RM图片是采用版权管理模式授权的图片,权利人会对图片交易中用户取得使用权作出了多方面的限制,例如图片的授权使用次数、使用的时间、地理区域和用途等。凡是购买RM图片就要遵守RM对图片作出的各种限定条件。


著作权转让是一次性的,但著作权许可是灵活多样的,只要许可双方通过许可协议约定清楚,则可达成不同的许可合作方式。被许可方也需要结合具体的许可方式考虑许可价格等,比如独占许可的价格肯定高于非独占许可,而被许可方也需要在授权合同约定的范围内进行使用,否则,即使获得授权,但如果被许可方超过许可范围使用也应当认定构成侵权。


无论是通过诉讼判决还是通过和解、调解等方式解决,其实都是事后救济方式,那么,有没有事前救济方式?一般被告也主要关心如何避免侵权风险,在现有法律规定下,避免侵权风险的主要方式就是购买图片,否则,尽量避免使用。但是,即使购买了图片版权,也无法完全避免,因为,所购买的图片也可能存在权利瑕疵,也同样可能构成侵权,即如上所述,企业只有在承担侵权责任后再向被许可方追责。


此种困境为大多数企业所诟病,因为企业可能确实没有能力联系权利人或审核图片的真实权利归属情况,因此,如果一律判定构成侵权对企业似乎有所不公,所以,有人提出图片应当适用法定许可方式,即企业应当付费但可以不经过权利人许可即不应当认为构成侵权。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立法修法律需要一定程序,需要综合考量。其实,为了解决海量作品的授权问题和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发展需要,一家成立于美国的非营利性组织知识共享组织(Creative Commons.org)在2001年发起了CC协议,即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 Licenses),是主要适用于网络数字作品(文学、美术、音乐等)海量传播、利用需求的免费授权许可机制,并在2003年引入我国国内进行本地化运作。另外,还有CC0 协议,CC0是 CC 协议以外的一种新的版权声明协议,采用该协议即代表作者宣布放弃该创作的一切版权,该创作进入公有领域,任何人不具有所有权,所有人可以自由地复制、修改、分发和演出,以及用于商业目的,无需付费或标示作者、来源。目前最新的版本是 CC4.0协议。


其实,上述协议就是关于著作权授权许可的一种提前模式化单方约定,主要包括署名(Attribution, BY)、相同方式共享(Share Alike, SA)、禁止演绎(No Derivative Works, ND)和非商业性使用(No Commercial, NC)这四大核心授权要素,其中“禁止演绎”和“相同方式共享”是两种互相冲突的权利,不能同时选择。第三方选择使用,即意味着接受此种许可方式,双方根据上述条款享有权利和义务,应当按照许可的使用范围、方式和限制等进行使用,否则,也可能构成侵权


在此次“黑洞”照片事件中,根据ESO官方网站发布的适用于黑洞照片的版权声明, 除另行说明外,ESO公开网站上所发布的图片均适用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CC By 4.0”),而根据CC By 4.0 官方网站所公布的许可协议内容,,对于黑洞照片而言,在给出适当署名、提供指向本许可协议的链接,同时表明是否对原作品进行修改的情况下, 任何人可自由地以任何媒介以任何形式复制、发行黑洞照片, 并可在任何用途下修改、转换黑洞照片, 或以黑洞照片为基础进行创造用于任何用途, 包括商业目的。所以,任何第三方在满足以上条件的情况下,都有权使用“黑洞”照片。


根据海恩法则: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此次事件的发生,既是偶然也是必然。近年,关于图片侵权纠纷突然呈现爆发式增长,对于权利人、侵权人和我国法院都是一种考验,但亟需找到一个平衡权利人、侵权人和社会利益的综合方案,才能从本根上解决上述问题。其实,关于图片维权体现了我国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增强,现在出现的问题,应当是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的必经之路,只要合理合法维权,应当受到保护。 



或许您还想看

肖云成:从《九层妖塔》被诉看保护作品完整权

肖云成:聊聊影视IP开发中的编剧授权问题

肖云成:“宝马”离婚大战,大电影《大闹天竺》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金庸VS江南:肖云成律师谈同人作品的侵权问题

肖云成:影视剧演员对于剧照是否享有肖像权?

肖云成:非法演绎作品的保护问题

肖云成:“中美贸易战”中的电影贸易博弈


肖云成,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法律硕士。肖云成律师自执业以来,一直专注于为互联网企业、文化传媒企业和高新技术类企业提供专业法律服务,服务领域包括网络名誉侵权、网络著作权侵权、商标和域名争议解决、网络不正当竞争纠纷、境内影视剧投资制作等业务。肖云成律师曾经服务过的客户包括但不限于香港国际电影公司、万合天宜、北京尚世新影、北京开画影业、北京乐语竞行文化传媒、广州达力动漫、上海金光集团、合一集团、新浪网、高德地图、奇虎360、51CTO学院和英孚教育等。


联系方式

电话:15901424396

邮箱:xiaoyunche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章底部留言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