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谢芳:定额工期被压缩之后的合同工期法律效力?
发布日期:2019-04-11


一、关于定额工期


2019年2月3日,北京市住房和建设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执行2018年<北京市建设工程工期定额>和2018年<北京市房屋修缮工程工期定额>(以下简称“工期定额”)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第一条规定:发包人应当根据《工期定额》和发包工程的具体条件计算定额工期,并根据定额工期合理确定发包人要求工期。由此规定可以看出,定额工期是根据《工期定额》计算出来的一项工程所需的工期,定额工期是认定合理工期的依据。


二、压缩定额工期应注意的事项


《通知》对发包人、招标人、投标人在压缩定额工期时应注意的事项做了明确规定,具体规定如下:


主体 注意事项
发包人

应提出保证工程质量、安全和工期的具体技术措施,并根据技术措施测算确定发包人要求工期。压缩定额工期的幅度超过10%(不含)的,应组织专家对相关技术措施进行合规性和可行性论证,并承担相应的质量安全责任。

招标人

应在招标工程量清单的措施项目中补充编制赶工增加费项目,并在招标文件的附件中列明相关技术措施。

赶工增加费应按本通知第三条规定的技术措施测算,单独列项计取税金后计入最高投标限价,并在招标文件中公布。

经测算确定的赶工增加费不得小于以工程造价(不含设备费)为基数,乘以下列费用标准计算的费用:

1.压缩定额工期幅度在5%(含)以内的,工期每压缩一天的费率为:(1)建筑工程、轨道交通工程:0.25‰;(2)市政工程、房屋修缮工程:0.75‰。

2.压缩定额工期幅度在10%(含)以内的,工期每压缩一天的费率为:(1)建筑工程、轨道交通工程:0.5‰;(2)市政工程、房屋修缮工程:1.25‰。

3.压缩定额工期幅度在20%(含)以内的,工期每压缩一天的费率为:(1)建筑工程、轨道交通工程:0.9‰;(2)市政工程、房屋修缮工程:2.55‰。

4.压缩定额工期幅度超过20%(不含)的,工期每压缩一天的费率为:(1)建筑工程、轨道交通工程:1.35‰;(2)市政工程、房屋修缮工程:3.9‰。

投标人

投标人压缩定额工期的,投标文件中应明确按期完成并保证工程质量、安全的具体技术措施,承担相应的工程质量安全责任;超过10%(不含)的,投标人的相关技术措施应组织专家论证并通过施工单位的企业技术负责人审批。

投标人的赶工增加费应根据相关技术措施进行测算,单独列项并计取税金后计入投标总价。赶工增加费用不得作为让利因素。


三、定额工期与合理工期


合理工期是指在正常建设条件下,采取科学合理的施工工艺和管理方法,以现行的建设行政主管部门颁布的工期定额为基础,结合项目建设的具体情况,而确定的使投资方、各参加单位均获得满意的经济效益的工期。


基于各施工单位自身能力不同,完成施工任务效率有差异,不宜制定统一的合理工期,故《工期定额》中规定可以根据定额工期确定合理工期。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定额工期与合理工期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定额工期反映的是社会平均水平,是经选取各类典型工程经分析整理后综合取得的数据,而合理工期的关键是采取科学合理施工工艺和管理方法、符合施工技术规范,使投资方、各参建单位都获得相对满意的经济效益。也就是说,定额工期是一个标准,为发包人确定合理工期提供依据,使发包人能更好的掌握行业的基本水平,从而制定发包人、承包人及其他各方都满意的工期。这样有利于工程的顺利进行,同时也可以达到有效预防纠纷的效果。


在压缩定额工期时需要注意不能超过一定的标准,否则会构成任意压缩合理工期。《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10条规定:建设工程发包单位不得任意压缩合理工期。《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开发企业工程建设质量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第9条对任意压缩合理工期的标准给出了具体规定,即:开发企业压缩工期天数不得超过定额工期的30%,超过30%,视为任意压缩合理工期。《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56条规定,建设单位任意压缩合理工期,责令改正,处2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


四、实务案例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诉讼案件中涉及工期的纠纷,承包人一般会主张合同约定工期或实际施工日期低于工程合理工期,因此请求发包人支付压缩合理工期所增加的费用。那么这种情况下发包人的主张是否能够得到支持,我们通过最高院的一则判例进行分析。


案例

江苏华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号: (2017)最高法民申4407号


案情

华泰公司申请再审称,华泰公司依据合同约定按时完成工程,不存在工期延误。合同约定开工日期为2010年9月8日,竣工日期为2011年3月8日,该工程实际竣工验收日期为2012年1月15日。双方于2010年8月30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主体施工阶段因建筑材料影响施工的报告等相关证据可以证实施工期间工期顺延情况。按照《全国统一建筑安装工期定额的规定》涉案工程的定额工期应为306天,双方约定的工期压缩比例达到41%,超过了江苏省建委关于住宅工程工期压缩比例不得突破20%的规定。


法院观点

依据原审查明的事实,双方于2010年7月23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开工日期为2010年8月1日,竣工日期为2011年1月28日,原审判决依据具体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申请工期顺延的报告等确认工期顺延十个月,工期延误41天,并不缺乏证据证明。至于国家建设部和江苏省建委关于工期的规定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影响当事人双方关于工期约定的合同效力。


律师观点

根据以上分析,《工期定额》并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和国务院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属于行业性指导文件;故合同中关于工期的约定条款并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的内容,当事人应按照约定遵守、履行。


在律师代理案件过程中,承包人主张合同约定的工期被发包人任意压缩属于无效条款并向发包人索要压缩工期增加费和抢工措施费的请求,一般不会得到法院支持。


谢芳律师,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联席合伙人,房地产与建设工程业务团队。谢芳律师为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EMCA)法律服务中心合作律师、北京多元调解发展促进会调解员。专业领域为:建设工程法律服务、合同能源管理、公司法、民商事诉讼。


联系方式

电话:13501017005

邮箱:xiefa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章底部留言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