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王海军、张明媚 | 上市公司:是否应当披露环境公益诉讼?
发布日期:2019-04-11

【按语】上市公司因环境污染被环境公益组织提起诉讼,但诉状中没有明确涉案金额,上市公司应当如何判断是否应当披露涉诉信息呢?本文通过2家上市公司的披露实践,带你了解上市公司是否应当披露环境公益诉讼涉诉信息。



一、证交所规则关于“重大诉讼和仲裁”的规定


《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第十二次修订)第11.1.1条规定:


“上市公司应当及时披露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并且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10%以上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


未达到前款标准或者没有具体涉案金额的诉讼、仲裁事项,董事会基于案件特殊性认为可能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或者本所认为有必要的,以及涉及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申请撤销或者宣告无效的诉讼,公司也应当及时披露。”


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也有相同规定。


二、2家上市公司的环境公益诉讼涉诉信息披露实践


笔者结合2家上市公司的环境公益诉讼信息披露实践,对上市公司是否应当披露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进行介绍。其中,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诉罗平锌电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一案(简称“绿会诉罗平锌电案”)已被法院受理;中华环保联合会诉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德化工二厂等一案(简称 “联合会诉新安股份案”)已执行完毕。

 

(一)是否披露了涉诉信息?

1. 绿会诉罗平锌电案


2019年1月15日,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平锌电”)发布2019-012号公告,称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诉罗平锌电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一案。根据公告内容,绿会并未明确提出“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的具体数额”,而表述为“以评估鉴定为准”




2. 联合会诉新安股份案


2015 年 1 月 14 日,法制日报发表题为《中华环保联合会提两起环境公益诉讼 法官称:法院准备聘请环保专家出任陪审员》文章。文章中涉及到新安股份下属工厂建德化工二厂的部分内容。彼时,新安股份虽尚未收到法律文书,但1月17号,新安股份就上述事宜进行了公告。


根据2019年3月30日的公告内容,新安股份于 2019 年 3 月 26 日缴纳了该案件涉及的环境污染治理费 2,274 万元,案件受理费 15.55 万元,执行费 9.04 万元,并支付自 2017年 11 月 24 日至 2019 年 3 月 6 日期间的利息 185.84 万元,共计金额 2,484.43 万元。该案件已执行完毕。


新安股份自2015年案件尚未收到相关法律文书时起,至2019年案件执行完毕,就其涉诉的关键性节点,都进行了较为及时的披露。




(二)涉诉缘起后续

1. 绿会诉罗平锌电一案


绿会诉罗平锌电一案的前页是2018年6月21日,生态环境部发布《曲靖市委市政府官僚主义 上市公司环境污染触目惊心》一文。7月18日,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节目播出 “假整改里的真污染”,曝光了罗平锌电“白天停工深夜开工”的现场画面,将罗平锌电的污染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2018 年9 月 11 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关于对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公开谴责处分的公告》,认为罗平锌电定期报告未完整披露重点排污单位环境信息,且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环境污染问题及受到的环保处罚事项。


绿会诉罗平锌电案披露后, 1月30日,罗平锌电发布2019-018号公告,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158起投资人与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赔偿158 名投资人损失,共计人民币 17,315,060.72 元。




2. 联合会诉新安股份案


新安股份下属建德化工二厂是一家生产草甘膦农药的企业,其将其生产草甘膦农药过程中产生的“磷酸盐混合液”交由不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第三方进行处置。


2015年初,联合会诉请法院判令被告及其下属工厂等共同支付处置费用 1000 万元(以鉴定评估机构评估为准)。

2015年中,余杭区人民判决新安股份建德化工二厂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六千三百万元。


(三) 是否应当披露涉诉信息?


在上文提及的2个案例中,绿会诉罗平锌电诉状中没有明确数额,联合会诉新安股份诉状中明确了赔偿数额,但新安股份在收到诉状前已经进行了披露,因此罗平锌电和新安股份都不是根据证交所规则关于“重大诉讼和仲裁”的规定的1000万涉案金额,作出是否应当披露的决定。


环境公益诉讼相对于一般侵权纠纷而言,在诉讼之初,可能没有就被告的赔偿数额作出明确,而是在诉讼程序中,通过鉴定来最终确定的。如果仅根据证券交易所的信息披露规则,也很难判断是否应当进行披露。


此时就不得不将涉诉前的背景信息等纳入考量,例如:

1.企业在公益诉讼被诉前,是否受到行政或刑事处罚,以及处罚金额;

2.企业受处罚的信息公布后,是否股在股市造成股价震荡;

3.企业污染新闻曝光后,是否已经造成社会评价降低等不良影响;

4.企业的主观过错程度;

5.企业对环境修复或损害赔偿数额的预期;

6.企业是否在近期有债务融资或并购重组计划;

7.企业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影响潜在投资者决策的情形。


【结语】

总体而言,企业是否应当就环境公益诉讼的涉诉情况进行披露,并不严格适用信息披露规则中关于涉案金额的规定,而是综合考量诸多指标后作出的决策。在证监会提出要严肃整治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保持对重大环境污染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执法高压态势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应当审慎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王海军、张明媚:“绿色条款”解读——写在《上市公司治理准则》(征求意见稿)发布之际

【律师视点】王海军、张明媚:危险废物洒路边,处置责任谁来担? ——从乡间小路上发生的一起车祸说起


王海军律师,德衡律师集团高级合伙人、环保合规部主任。主要业绩:王海军律师自2007年成为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志愿律师以来,代理了多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代理中华环保联合会针对康菲漏油诉国家海洋局行政诉讼案;代理中华环保联合会针对非法处置危险废物和水污染提起多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代理自然之友针对现代汽车尾气超标排放提起大气污染环境诉讼案;代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针对腾格里沙漠土壤污染提起多件环境公益诉讼案,该案件维权团队荣获2015年度CCTV年度法治人物。


联系方式

手机:13911339858

邮箱:wanghaijun@deheng.com

张明媚,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联系方式

手机:18911135674

邮箱:zhangmingmei@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首注明作者及来源。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