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法治是给人民最好的新年礼物! ——从两高一部意见和一则新闻谈起
发布日期:2019-02-03

旧岁已去,新年将启。临近春节,专属于中国人的一场人口大迁徙正在96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上演。


新春、团圆、贺词,这些洋溢着年节的词汇仿佛也欢快了起来。当人们的新春贺礼缤纷而至的时候,两高一部的一个意见和法制日报的一则新闻犹如一份新年大礼,并不张扬地送给了人们。


2019年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2019年1月31日凌晨,法制日报一篇题为《多位民营企业家冤案获无罪改判引人深思 专家称法治才是民企发展最好定心丸》的新闻发布。一个意见、一则新闻,透露着司法机关给予新时代国家的新年贺礼——法治!




一、《意见》谈了什么?

1、强调“主观故意”的认定


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再一次强调了在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中关于主观故意的认定问题。《意见》指出:


认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故意,应当依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任职情况、职业经历、专业背景、培训经历、本人因同类行为受到行政处罚或者刑事追究情况以及吸收资金方式、宣传推广、合同资料、业务流程等证据,结合其供述,进行综合分析判断。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的,可以认定为集资诈骗罪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上述司法解释中规定的八种情形,是界定是否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重要标准,更是在实践中区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的重要因素。


然而,主观因素的判断往往是实务中最难的地方,需要大量客观的证据加以印证。据此,《意见》给出了详细的判断标准:


办案机关在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中,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注意收集运用涉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以下证据:是否使用虚假身份信息对外开展业务;是否虚假订立合同、协议;是否虚假宣传,明显超出经营范围或者夸大经营、投资、服务项目及盈利能力;是否吸收资金后隐匿、销毁合同、协议、账目;是否传授或者接受规避法律、逃避监管的方法,等等。


只有基于此,进行综合的分析与判断,才能避免在司法实务中由于主观因素难以证明,就降低证明标准,造成“客观归罪”,导致法院在认定事实和法律适用中出现错误。


2、坚持“宽严相济”的政策


《意见》还明确在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时,应坚持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合理把握追究刑事责任的范围,综合运用刑事手段和行政手段处置和化解风险,做到惩处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


要根据行为人的客观行为、主观恶性、犯罪情节及其地位、作用、层级、职务等情况,综合判断行为人的责任轻重和刑事追究的必要性,按照区别对待原则分类处理涉案人员,做到罚当其罪、罪责刑相适应。


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负责人在就《意见》答记者问时说:宽严相济是一项基本刑事政策。这次制定出台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把握问题。在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中,主要从以下几方面贯彻宽严相济政策精神:


一是严格把握定罪处罚的法律要件,防止将经济纠纷作为经济犯罪处理。对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二是按照区别对待的原则,对涉案人员分类处理。重点惩处非法集资犯罪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和管理人员,包括单位犯罪中的上级单位(总公司、母公司)的核心层、管理层和骨干人员,下属单位(分公司、子公司)的管理层和骨干人员,以及其他发挥主要作用的人员。对于参与非法集资的普通业务人员,一般不作为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三是切实贯彻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最大限度地体现政策精神。对于涉案人员积极配合调查、主动退赃退赔、真诚认罪悔罪的,可以依法从轻处罚;其中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二、新闻说了什么?


1、多位民营企业家冤案获无罪改判


2019年1月9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赵明利诈骗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二审判决,改判赵明利无罪,原二审判决已执行的罚金,依法予以返还。


这起20多年前的冤案得以昭雪。但整个2018年,类似冤案的平反并非个案。


2018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文中无罪;6月13日,最高院第一巡回法庭再审顾雏军案;8月31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牧羊集团股权纠纷案。


12月,最高法发布第二批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其中就有,张某强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一案。对这起案件,最高法经复核认为,张某强以其他单位名义对外签订销售合同,由这家单位收取货款、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不具有骗取国家税款的目的,未造成国家税收损失,其行为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裁定发回重审,后张某强被宣告无罪。


这一系列民营企业家冤案的改判,在向全社会传递出这样一个讯息: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坚决防止将民事责任变为刑事责任。要用发展的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一些不规范行为,把握好罪与非罪的界限。要实现民营企业家有恒产、有恒心,最需要的是法律和司法的恒定。


2、法治才是民企发展最好定心丸


在不久前,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蒋德海在一堂讲座中提醒:对于中国企业来说,经常面临的不是来自市场的风险,而是来自国家监管的风险,即主要是刑事法律风险,刑事法律风险几乎成为悬在众多企业家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因在于,我国市场经济正处于转型之中,适应市场经济的法治理念和机制还未形成。企业经营不规范、权力寻租、法律模糊不清等交叉在一起,形成特殊的法律风险。


怎样把中国企业家从刑事法律风险中解放出来?


“对于公检法各部门来说,首先应当准确把握经济违法行为的入刑标准,严格界定刑民界限,在审理案件时要准确把握经济违法行为的入刑标准,进一步强化涉及产权刑事申诉案件的办理机制。其次要严格认定犯罪构成,进一步加强证据审查,确保在案件的侦查起诉和审理过程中做到证据确实充分。再就是,要树立保护企业家人身自由与财产权利的意识。”华东政法大学任超教授说。


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放开民营经济、90年代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再到2004年“私有财产权不受侵犯”入宪,我国产权保护法律体系在不断建立完善过程中。无论是从最高法《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还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中,都可以看出国家对民营企业家不断提高的保护意识和努力完善当中的保护制度。


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3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位列第96名。2017年,中国营商环境世界排名提高18位。2018年,中国的营商环境排名跃居第46名。


“毋庸讳言,第46名的位置与我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仍不匹配。因此,我们必须快马加鞭,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打造投资者友好型的法治化营商环境,核心是处理好政企关系。只有优化营商环境,才有望尽快走出经济低谷,焕发经济发展的活力。我国目前劳动力廉价的优势在慢慢丧失,下一步要向法治要红利。良好的法治化营商环境应当是核心生产力。要贯彻‘两个毫不动摇’思想,打造民营经济友好型的法治营商环境。实践证明,法治才是民营企业最好的定心丸。”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


三、法治是给人民最好的新年礼物!


当我们梳理众多民营企业家冤案改判的案例时,不难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当司法机关错误的混淆经济纠纷与刑事犯罪的界限时,往往都在同一个地方犯错:当主观因素难以证明时,要么降低证明标准,甚至干脆就不去证明,直接“客观归罪”。而“客观归罪”的后果就是司法机关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错误,从而导致冤案的发生。


而今,两高一部的《意见》中将“主观故意”的认定作进一步强调与细化,众多民营企业家冤案改判无罪的判决书中也透露着裁判理念的转变:客观要素优先、主观要素齐备。只有这样,才能做出一份经得起历史与人民检验的司法判决。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法治发展与进步的40年。尤其是刑事法治,从“客观归罪”走向“主客观相统一”,我们用了40年的时间。而今,临近新年,司法机关的《意见》再一次向“主客观相统一”迈进了一小步,而这一小步确是中国法治进步的一大步。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道,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同样,法治的发展也已经进入了深水区。尽管前行的每一步都将万分艰难,然而前进的每一步却都饱含胜利的果实。这果实就是司法机关给予人民最好的新年礼物!


牛健,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团队成员,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曾在法院、律所等单位实习。


联系方式:

电话:15246072493

邮箱:niujian@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联系德和止争微信平台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