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钟建、张笑:公司决议纠纷诉讼大数据分析
发布日期:2018-11-28
引   言

根据我国公司法规定,我国公司法定组织机构为“三会一层”即股东会(股东大会)、董事会(执行董事)、监事会(监事)、管理层(经理层),其中三会是公司权力机构,管理层则更多是公司权力机构意志的执行者。三会将其意志表现于外的方式是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及监事会决议,为与我国民事诉讼案由规定保持一致,以上三会决议本文统称为“公司决议”。


实践中,中小企业公司股东、董事、监事往往并不重视三会召开的程序及实体要求,形式及内容方面往往存在种种法律风险,甚至损害了其他股东、公司的合法权益,由此导致争议继而成讼。根据《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股东可就公司决议提起公司决议不成立之诉、公司决议效力确认之诉、公司决议撤销之诉。 


那么在公司决议纠纷之诉中的争议焦点有哪些?律师代理及胜败诉情况如何?法官对争议焦点如何认定?


本文以上海市各级人民法院2016年-2017年年度股东代表诉讼案件裁判文书为数据样本,分析此类诉讼程序特点,归纳此类诉讼主要争议焦点,剖析、总结上海法院对公司决议纠纷之诉主要争议焦点的裁判观点,以期为此类案件的争议解决、争议防免提供一些实务借鉴


检索条件


1. 数据来源:Alpha案例库

2. 检索案由:股东代表诉讼

3.裁判年份:2016年1月1日-2017年12月31日

4.法院层级:上海地区人民法院

5.审理程序:一审、二审、再审

6.文书数量:247份  

7.检索日期:2018年10月11日

【备注:上述数据于2018年10月11日从Alpha数据库获得,其后裁判文书实际数量可能因文书公开而发生相应的变动。】




一、案由分布


上海市2016年至2017年间共有247份裁判文书,其中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 131件,占比53%;公司决议撤销纠纷 82件,占33.2%;其他公司决议纠纷34件,占比13.8%。其中,公司决议不成立之诉归入了其他公司决议纠纷这一案由。


从数据统计来看,诉请确认公司决议无效或有效的案件数量占比较大,也即公司决议内容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是诉争双方主要分歧所在。从笔者统计的案例来看,此类诉讼多为公司决议内容已经事实上侵害了股东的合法权益。



二、审理程序分析


上海市2016年至2017年间公司决议纠纷247份裁判文书中一审案件149件,占比60.32%;二审案件84件,占34%;执行案件2件,占比0.8%;再审案件12件,占比4.86%。


从数据统计来看,上海市的公司决议纠纷案件上诉率较高,约56%的一审案件都选择上诉了。由此可见,诉辩审三方在公司决议纠纷的主要争议焦点的分歧是较大的,同时也表明,此类案件属于较为疑难复杂的商事诉讼案件。



三、裁判结果分析



一审裁判结果:

2016年公司决议诉讼案件一审合计53件,其中胜诉31件,败诉6件,16件为裁定书。排除裁定结案情形,2016年一审胜诉率为83.78%。


2017年知情权诉讼案件一审合计96件,胜诉30件,败诉19件,47件裁定书。排除裁定结案情形,2017年一审胜诉率为61.22%。


由此推论,2016年-2017年年度,此类诉讼一审呈现胜诉率下降的趋势。这也许跟本类案件委托律师代理率下降的原因有关。(详见下文相关数据分析)


二审裁判结果:

2016年股东决议纠纷诉讼案件二审合计51件,其中胜诉15件,败诉15件,21件裁定书,2016年二审胜诉率为50%;2017年知情权诉讼案件二审合计33件,其中胜诉16件,败诉10件,7件裁定书,2017年二审胜诉率为61.54%;


上述裁定书大部分为准许撤诉裁定书、驳回起诉裁定书、驳回上诉裁定书、管辖权异议裁定书。除上述一审二审案件外,两年间有2份执行裁定书及12件再审案件(11份为裁定书:其中7份为裁定驳回再审申请,3份申请人撤回,1份裁定再审;一份为判决书:被告诉请被驳回)。


根据上述数据,不考虑裁定结案的情况下,公司决议纠纷案件原告一审案件胜诉率较高,一审原告的二审胜诉率相比于一审较低。



四、股东委托律师代理及胜败诉情况分析


1、股东委托律师情况分析


2016年合计107件公司决议诉讼纠纷案件中有77件委托了律师,30件未委托律师,委托率为71.96%。2017年合计140件公司决议诉讼纠纷案件中有116件委托了律师,24件未委托律师,委托率为82.85%。两年间,该类诉讼律师委托率较高,且委托率呈现上升趋势。


2、股东胜败诉分析(不考虑是否委托律师)


2016年107件公司决议诉讼纠纷案件中,47件胜诉,21件败诉,39份为裁定书,不考虑裁定结案的情况,原告(一审原告)胜诉率为69.12%。2017年140件公司决议诉讼纠纷案件中,46件胜诉,29件败诉,65件为裁定书,不考虑裁定结案的情况,原告(一审原告)胜诉率为61.33%。其中裁定书中多为管辖权异议裁定书、准许撤诉裁定书、执行裁定书等。该类案件总体胜诉率呈现下降趋势,系与案件和解撤诉量的增加具有一定联系。


3、股东胜败诉分析(委托律师)


2016年107个案件中有77件公司决议诉讼纠纷案件委托了律师,其中胜诉39件,败诉21件,17个裁定书,不考虑裁定结案情况,一审二审再审整体胜诉率65%。2017年140个案件中有116件股东知情权诉讼案件委托了律师,其中胜诉40件,败诉28件, 48个裁定书,不考虑裁定结案情况,一审二审再审整体胜诉率58.82%。该类案件委托律师基本可以保证一个不错的胜诉率。同时由于律师对于法定诉讼程序较为熟悉,因此出现的程序性问题较少,大量案件因促成双方和解而撤诉,律师参与系解决该类案件专业高效之捷径。


五、主要争议焦点及法律分析


公司决议纠纷中公司决议不成立之诉归入了其他公司决议纠纷这一案由,三类公司决议纠纷诉讼在争议焦点方面存在一定的交叉。根据简洁原则,笔者不再分案由分别进行焦点归纳,而是把主要争议焦点归纳为以下7种。


1、原告主体资格是否适格


根据“解释四”第一条规定:“公司股东、董事、监事等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第二条规定:“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公司股东资格。”


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的原告,包括股东、董事、监事等;公司决议撤销之诉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股东资格。具体说来,因为程序的严重瑕疵、决议内容的违法而导致股东会决议不成立或无效的,其原告范围是比较宽泛的。值得注意的是,在适格原告列举后还有个“等”字,在司法实践中也会对原告范围做适当放宽处理。例如公司股东的投资人在其利益受到间接损害时也可以成为适格原告,理由在于:首先,按照我国现行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决议效力之诉的诉权赋予公司的股东,但并未明文限制公司股东的投资人对此寻求诉讼上的救济;其次,虽然相关股东会决议是针对公司股东作出,但决议的内容若影响公司的经营,则会间接损害公司股东的投资人利益。而公司决议撤销之诉,则严格限定为起诉时仍具有股东资格。


2、召集程序和表决方式是否违反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规定


此条争议焦点常见于公司决议撤销之诉。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九条,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定期股东会是指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按时召开的会议;而临时股东会是符合法定或公司章程规定条件下召开的会议。在有限责任公司中,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监事会或监事(不设监事会的公司)可以提议召开临时会议。有限公司的临时股东会由董事会负责召集,董事长主持;如果董事会不能或不履行召集义务的,应当由监事会负责召集和主持;如果监事会亦不履行召集和主持义务的,应由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自行召集和主持。除此之外,公司章程可以对应当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情形另行规定。股份公司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与主持程序与有限公司基本一致,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如果监事会不履行召集和主持义务的,连续九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十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自行召集和主持。


对于股份公司而言,在以下五种情形下,应当在两个月内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第一、董事人数不足法定或章程所定人数的三分之二;第二、公司未弥补的亏损达实收股份总额的三分之一;第三、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提出请求;第四、董事会认为有必要;第五、监事会提议召开。在符合法定或章程规定应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情形下,若董事会决议不召开则违反了法律或章程规定。


根据裁判文书,召集程序和表决方式违反法律和公司章程的常见情形包括:(1)召集人未在召集临时股东会议之前履行提议的前置程序,即召集人不适格,例如监事会召集临时股东会会议前未提请董事会召集,满足条件的股东召集临时股东会前未提请董事会或监事会召集;(2)公司违反股东会的通知程序,不通知股东、以不恰当方式通知股东致使股东无法获知以及形成了未通知议程的相关决议皆属于此种情况。根据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在股东会会议召开前十五日通知全体股东,公司章程可另行约定。《公司法》一百零二条亦对股份有限公司的召集程序作出了规定。因此,召开股东会违反通知程序属于召集程序违反法律和公司章程;(3)董事会、监事会成员未获得合法授权进行临时股东会的召集;(4)恶意干扰会场秩序,召开地点、时间不符合章程规定等。


3、决议内容超越董事会\股东会的职权范围


董事会\股东会根据《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皆有特定的职权范围,董事会\股东会决议只能根据其职权范围作出,越俎代庖可能会被起诉撤销,若有违法律强行性规定则会被判定无效。例如公司章程规定罢免董事职务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表决,董事会作出决议罢免董事的职务属于可撤销的决议。


4、决议非董事\股东本人签名


涉案董事会\股东会决议在董事\股东签字被冒签的情况下形成,并非董事\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则该份董事会\股东会决议的形成侵害了董事\股东作为董事\股东的权利,其效力应当予以否定。但凡事皆有例外,例如股东收到会议通知后并参加了会议,也对表决内容发表了相关意见,则股东会决议在股东表决后即已产生相应法律效力。股东是否在股东会决议上签名,则不影响该股东会决议的法律效力。


5、董事会\股东会决议未达到法定或章程要求的通过比例


除《公司法》对于通过比例有强行性规定的(例如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其他表决比例均可由公司章程予以规定。根据“解释四”第五条第四款,若董事会\股东会决议的作出未达到法定或章程要求的通过比例则会被判定为不成立,例如股东会就减少注册资本的事项以二分之一的比例通过则为不成立。


6、公司决议违反法律法规侵犯他人合法权益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一般发生此条款所述之情形大多会侵犯股东或第三人的财产权利。例如股东会决议通过弥补亏损方案为由要求公司股东借款给公司以偿还公司债务。此决议实质是在股东与公司之间形成新的借贷关系,法律行为属于双方民事法律行为,借贷关系须以借款人和出借人双方的意思表示一致而成立。该股东会决议中的弥补亏损方案在股东出资义务之外设定了股东的借款义务,在股东(出借人)未表示同意的情况下,以借款人单方的意思表示设立了借贷关系,侵犯了出借人的财产权利,也有违股东有限责任原则,该决议内容因违反法律而无效。


7、涉案的股东会决议撤销之诉超出除斥期间


关于公司决议撤销之诉还要注意时限问题。公司法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股东提起公司决议撤销之诉,应当在决议作出之日起60日内行使,该期间不得中止、中断与延长,是为除斥期间。这里一定要注意,“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的除斥期间是《公司法》的明文规定,不是知道或应当知道时起算,否则公司决议效力长期处于可能受挑战的状态,不利于公司持续稳定的经营,也与公司法的宗旨相悖。但这里出现一个问题,即很多可撤销的公司决议正是在会议召集、通知时蓄意遗漏了股东才能做出,且会采取一定措施使其无法在除斥期间内知晓,此时股东利益就无法通过公司决议撤销之诉予以保障。此时权益受损股东应转换下争议解决思路,这种情况属于公司决议在程序上的重大瑕疵,可以通过决议不成立之诉的相关制度予以解决。如果公司的决议已经执行完毕,股东再提起决议撤销之诉已没有意义,在此情况下,公司股东可以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提起诉讼,请求赔偿损失,没有必要再纠结于股东是 “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决议是什么时候作出了。


总结及建议


公司决议纠纷实质上是公司治理参与方的权益之争。诉讼方式解决此类争议的逻辑应是,首先判定公司决议是否成立,之后才谈得上决议是否有效,是否可以撤销,也就是说决议成立是判定其效力与实现撤销权的前提。


公司决议是否成立以及成立后的效力如何看似复杂,实则按合同成立生效之逻辑予以理解则变的清晰。公司决议可以理解为公司会议参加人员就特定事项协商表决并达成一致的协议,其中没有作出决议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没有达到决议通过的法定或约定条件的公司决议自然无法成立。无效决议则是从实质上来看,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侵犯了他人合法权益而被认定为无效,例如控股股东滥用股东权利,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而作出的决议。可撤销决议则主要是由程序瑕疵导致的,包括召集程序不合法、表决方式不合法或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概言之,公司决议成立是决议产生效力的前提,已经成立的决议若程序违法或者内容违法会被判定可撤销或无效。


三会会议为公司合规治理的重要方式,各投资人、企业家应充分重视三会召开的程序及实体规则制定及执行。在三会规则制定方面,应注重合法、公平与效率,充分运用公司法赋予的章程自治条款,科学制定符合自身公司发展需求的章程及三会规则,以最大程度防免公司决议纠纷出现,同时最大程序提高纠纷出现时的争议解决效率。


注:本文首发于法商水岸


或许您还想看

【律师视点】钟建:未实缴出资注册资本转让个人所得税分析——股权清算价值法构建及应用

【律师视点】钟建、张笑:股东知情权之诉裁判观点大数据分析

【律师视点】钟建:七种“武器”应对公司或管理层阻碍股东行使知情权


钟建律师,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联席合伙人,文学学士、法律硕士,拥有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资格、基金从业资格、版权经纪人资格。擅长领域为风险投资、并购、商事金融争议解决。


钟建律师累计参办或主办了20多单风险投资及并购项目; 10余单新三板及SEE挂牌项目;多单合计融资近50亿元的城投债及公司债、银行间债项目;参与或主办了100余件商事金融诉讼仲裁及经济犯罪刑事辩护案件。


联系方式:

电话:18801948979

邮箱:zhongjian@deheng.com

 

张笑,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法律硕士,有着扎实的法律财务会计税务复合知识结构。参与办理了多单IPO、新三板、私募基金、债券项目。


联系方式:

电话:13122935995

邮箱:zhangxiao@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联系法商水岸微信平台。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