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徐红亮:互联网金融治理的悄然变化
发布日期:2018-08-03

2018年7月31日《人民日报》报道: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近日公布了上半年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息披露情况。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119家接入机构贷款余额约6828.03亿元,累计交易总额约40440亿元,累计服务借款人数约9318.84万人,累计服务出借人数约3926.75万人。


在互联网金融“风雨飘摇”的2018年夏天,可谓“雷声隆隆”、“杀声震天”,被抓的、跑路的、还有如坐针毡“痛不欲生”的,伴随着投资人维权群体如烛火跳动的激情,而与时间相比,激情最终必将为时间所淹没。


再看监管部门,此次亦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2017年底,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要求各地应在2018年6月底前全部完成辖内网贷平台的备案登记工作。后来该期限被延迟至2019年6月30日。尽管如此,今年6月21日,全国公安机关2018年打击非法集资犯罪专项行动部署推进会上公安部长赵克志指出,按照党中央关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总体部署,公安部决定组织开展打击非法集资犯罪专项行动。集中清理一批违法犯罪网站,坚决遏制非法集资等涉众型经济犯罪的高发势头,不断提高监测预警经济犯罪的智能化水平。p2p们纷纷迷糊:整改大限未到,公安要先动手?


事实确实如此,公安机关出手“利如闪电”,“号召、动员”了不少被政策感召而主动投案的,其事实上,自动投案的基本全部是平台无法维持兑付而走投无路了。如此一来,市场投资信心受到重创。这其中蕴含多少平台不靠谱、投资者无意识的风险因素,平台不靠谱儿是指p2p平台的经营者把这种危机归咎于“没有投资者进来投资了”,一个p2p经营者在咨询我法律问题时,表达了这样的一种观点,被我当场反驳:“指望新的投资者增加投入而实现对在先投资者的兑付,这本身是种伪命题,这无异于抱怨东墙无需西墙怎么办呢?!”这种经营逻辑的存在恰恰说明平台存在严重的问题。


对投资者来讲,中国不缺投资者,缺合格投资者,而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投资者大多不是合格的投资者,因为这部人根本不关心产品、不关心资金的流向和使用方式,更多关注的是平台的宣传和对外展示的实力及形象。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炎热的夏天,互联网金融业却充满了冬天的素杀和凋零。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互联网金融治理的悄然变化。


7月22日

上海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表示将坚持依法合规、分类处置,坚持问题导向、从严标准,坚持积极稳妥、有序推进,继续开展P2P网贷平台现场检查工作,去伪存真、支持依法合规经营的P2P网贷平台等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规范健康发展。

7月底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了增强版成员管理办法,重点提出“五级分类体系”和“观察员发展计划”,并提出“去伪存真,分类施策”已经成为下一阶段北京地区网贷规范发展的核心工作原则。

7月30日

广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官网发布《广州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引(试行)》。


可以看出,在地方的执行和实践中,直接以公安机关强势打击态势有所缓和,悄然发生变化的是融入更为柔性的分类处理方案,不再是“一剑封喉”。


尽管如此,我们注意到在中央层面,严厉打击的总势头并没有被放松或者搁置,仍然是“乘势而为、坚定不移,坚决打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攻坚战”。毕竟纳入统计的余额6828.03亿元恐怕只是“冰山一角”,不规范的互联网金融(避开监管)仍然苟活于各个角落。


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在强化治理的宏观大局下,确有必要厘清法律的界限,真正做到不违法、不犯罪。唯有如此,才是法律风险防范的至高境界,才真正摆脱今天找张律师、明天找李律师的尴尬局面!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或许您还想看

徐红亮:“以审判为中心”的审判应剔除表演成分

证券期货犯罪案件中行政处罚与刑事追责的对接机制

犹抱琵琶半遮面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从“幕后走向前台”

从国开证券经纪人朱炜明案看当事人辩解的重要性

从辩护角度看经济犯罪中的被告人自愿认罪

黄光裕服刑7.5年减刑21个月,看看减刑程序!
证券期货犯罪中,辩护律师如何有所为?

刑辩律师如何在证券犯罪案件中“先利其器”?

资深刑辩专业律师徐红亮认为小贼偷换商品二维码收款,构成盗窃罪,您认为呢?

法律人观察:虹桥机场飞机险些相撞,塔台领导就地免职

徐红亮:走私犯罪案件的刑事辩护(上)

徐红亮:走私犯罪案件的刑事辩护(下)

徐红亮:认识“抢帽子”类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案

徐红亮:检察监督权,我们有更多的期待!

徐红亮:内地与香港股市互通,操纵市场犯罪出现新问题!

徐红亮:电信网络诈骗的司法解释新在哪里?

徐红亮:对微信群“红包接龙”可以入罪的思考

徐红亮:刺死当众辱母者被判无期,难以服人!

徐红亮:正当防卫不能只靠跑!

徐红亮:别以《人民的名义》看了法律的笑话!

徐红亮:从一宗涉嫌骗取贷款案看民营企业融资的悲壮

徐红亮:治理证券期货犯罪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徐红亮:民营企业产权保护,我们做的远不够!

徐红亮:十九大 | 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

栾少湖、徐红亮:被采取留置措施人获得律师法律帮助是新时代法治要求

徐红亮:双11来袭,刷单可真应小心了!

徐红亮: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法官?

徐红亮:行贿罪与单位行贿罪的界定标准

徐红亮:无人驾驶的情况下,交通肇事罪会成为“水中月”吗?

徐红亮:认定罪名成立必须坚持实质评价

徐红亮:善林金融落幕,是早还是晚?

徐红亮:不得不防的串通投标罪

徐红亮:P2P的“敏感神经”已很“脆弱”!

■ 作者简介

徐红亮,德衡律师集团高级合伙人,刑事业务团队副主任、经济犯罪辩护部主任、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员。成功案例包括:“E租宝”—钰诚集团非法集资案、山东泰安“1•04”特大袭警案(全国具有重大社会影响)、青岛市原公安局副局长杨某受贿案、青岛高某走私普通货物(红酒)案(免予刑事处罚)、朝鲜籍金某走私普通货物(面粉)案(不起诉)、河南郑州市“九龙金币”走私案(判决缓刑,在全国具有重大影响)、西安某科技有限公司走私普通货物案(陕西省涉案数额最高的走私案件)、北京某精文商贸公司总经理走私普通货物案(判决缓刑)、东营市东营区原区长丁某受贿案、河南省驻马店马某对违法票据付款案(免予刑事处罚)、北京市宋某涉嫌合同诈骗案(不起诉)、云南省某公司单位行贿案(云南省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北京某金融机构涉嫌单位行贿案(不起诉)、查某某敲诈勒索案(不起诉)。在刑事辩护的道路上,徐红亮律师秉承专业化的发展方向,不懈追求。


■ 联系方式

电话:13811106740

邮箱:xuhonglia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首注明作者及来源。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