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田小皖:外国法院民事判决、裁定在中国法院承认、执行问题的分析
发布日期:2018-07-02

当法院就具有涉外因素的民事纠纷进行判决、裁决后,若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另一方当事人有权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若被执行人或被执行财产不在法律文书出具地/国时,则涉及在一地/国对已生效的外国/地法院判决、裁决进行承认及执行问题。


我国《民诉法》就承认、执行外国法院的民事判决、裁定问题规定了明确审理依据,《民诉法》(2017)第281条[1]规定:1、两国有司法互助条约,按条约规定办理;2、若无条约,则按互惠原则处理。《民诉法》解释第544条[2]、547条对此进行了细化解释,即:1、申请执行的期间为外国法院判决、裁定生效后的二年;2、对承认、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裁定受理法院为中级人民法院;3、有条约按条约执行, 无条约,也无互惠关系的,驳回申请;4、对离婚判决,不要求互惠关系的存在。 


故可见,对于需要在中国境内承认、执行的外国法院的民事判决、裁定,首先确定是离婚判决还是非离婚判决、裁定。如是离婚判决,则不要求条约或互惠关系即可得到承认;对于非离婚性判决,则需要有条约或互惠关系作为依据。

一、离婚判决

对于离婚判决,在两国没有司法互助条约时,法院审理的主要法律依据为《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规定》”),《规定》为与中国没有双边司法协助条约的国家的离婚判决的承认提供了法律支持,故外国法院关于双方当事人离婚的判决基本都可以在中国法院得到承认,但该《规定》并不适用于外国法院离婚判决中的夫妻财产分割、生活费负担、子女抚养方面判决的承认执行。


经检索发现,对于外国法院离婚判决承认、执行案例较多,一般情况下,如申请人提供符合《规定》要求的文件,即可以被中国法院承认、执行。


二、非离婚判决




对于非离婚类外国法院的民事判决、裁定的承诺、执行,首先要查找判决、裁定作出地与中国是否签署司法互助条约或存在互惠关系。


1.司法互助条约


截至目前,我国与38个国家/地区签订了涉及法院民事判决、裁决承认、执行的司法互助双边条约,故所有来自于这38个国家/地区的民事判决、裁决在中国法院申请承认、执行都是有法律依据的(同理,中国法院民事判决、裁决承认、执行在这38个国家/地区承认执行也没有法律障碍)。该38个国家/地区名单如下:


乌克兰、西班牙、罗马尼亚、科威特、意大利、法国、突尼斯、越南、阿根廷、俄罗斯、阿联酋、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保加利亚、老挝、秘鲁、立陶宛、巴西、蒙古、朝鲜、吉尔吉斯、埃塞俄比亚、塞浦路斯、阿尔及利亚、匈牙利、摩洛哥、波黑、希腊、土耳其、埃及、古巴、波兰、摩洛哥、塔吉克斯坦、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


这些司法互助双边条约基本上要求: 1、外国民事判决、裁决的是生效的;2、合法送达;3、不要求对外国民事判决、裁决进行实质审查。


经检索,目前已有法国、意大利、俄罗斯、阿联酋、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法院等民事判决、裁决在中国法院被承认、执行的案例。


2.互惠关系


除上述38个国家/地区外,其他法域的民事判决、裁决在中国法院的承认、执行只能依据互惠关系来操作,互惠关系实际执行情况较为复杂。对于互惠关系的解读,中国法院认为对方国家/地区法院必须首先有执行中国法院判决、裁决的先例,中国法院才可能去执行对方法院的判决、裁决。若另一国也具有同样观点,则两国不可能存有互惠关系。


下面,本律师将依据实际公开案例,分国别对此进行阐述。


日本 Japan

1995年6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国人民法院应否承认和执行日本国法院具有债权债务内容裁判的复函》(〔1995〕民他字第17号)中称“经研究认为,中国与日本之间没有缔结或者参加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的国法际条约,也未建立相应的互惠关系“,故中国法院拒绝承认与执行来自日本的民事判决、裁决。对此,在2003年,大阪最高法院拒绝承认来自中国法院的一个判决,作为对中国法院以缺少互惠为理由拒绝承认日本判决的“报复”。

可见,中日就承认、执行对方国家法院民事判决问题陷入了拒绝与报复的恶性循环中。


韩国

沈阳中院于2015年4月在(2015)沈中民四特字第2号裁定中以两国无条约也无互惠关系为由,驳回了一项对于韩国法院判决承认、执行的申请。


故中国法院目前对来自韩国法院的民事判决还不予承认、执行。


新加坡

南京中院在(2016)苏01协外认3号裁定中,认定“我国与新加坡共和国之间并未缔结或者共同参加关于相互承认和执行生效裁判文书的国际条约,但由于新加坡共和国高等法院曾于2014年1月对我国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进行了执行,根据互惠原则,我国法院可以对符合条件的新加坡法院的民事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故裁定对来自新加坡法院的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故中国法院对来自韩国法院的民事判决不可予以承认、执行。


以色列

以色列特拉维夫法院于2015年承认了南通中院(2009)通中民三初字第0010号民事判决(Jiangsu Overseas Group Co. Ltd V. Isaac Reitman),2017年8月以色列高等法院支持了上述裁决,故理论上中国法院可以认定与以色列存有互惠关系进而承认、执行以色列法院判决。


英国

据报道[3],英国商事法庭在2015年承认、执行一份山东高院一审,最高院终审的判决[Spliethoff’s Bevrachtingskantoor Bv V. Bank of China Limited Neutral Citation Number: [2015] EWHC 999 (Comm)],故理论上中国法院可以认定与英国存有互惠关系进而承认、执行英国法院判决。


德国

据报道[4],德国柏林高等法院在承认无锡中院判决案中,驳回德国当事人提出的中德两国不存在互惠关系且中国法院曾有拒绝认可德国法院判决先例的抗辩意见,裁定承认中国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判。故理论上中国法院可以认定与德国存有互惠关系进而承认、执行德国法院判决。


加拿大

未获取任何双方承认或拒绝对方国家判决的案例或报道。


美国

经查询,2017年4月,南昌中院在(2016)赣01民初354号裁定中驳回了对于一份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第一司法区费城县中级法院的一份产品责任人身赔偿金裁定的承认及执行申请。原裁定要求中国烟花制造商赔付四名美国人人身损害赔偿金一千多万美元,四名美国申请人引用2011年中国湖北葛洲坝三联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中方企业诉美国罗宾逊直升机公司飞机坠毁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获得美国联邦法院加州总部地区法院承认并执行一例(“罗宾逊案”),以证明中美两国互惠关系的存在,但南昌中院并未认定互惠关系的存在(南昌中院未论述原因),对四申请人的申请予以驳回。


但在2017年6月,武汉中院以(2015)鄂武汉中民商外初字第00026号裁定首次承认和执行美国法院判决。该案原、被告双方均为中国人,涉及在美公司股权转让纠纷,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判决。申请人同样提交了罗宾逊案,用以证明两国互惠关系的存在,与南昌中院所持观点不同的是,武汉中院据此认定了中美双方互惠关系的存在,进行裁定承认、执行美国法院判决。


对比上述两个案例可以发现,即使该外国法院承认、执行过中国法院判决,中国法院也不一样认定与其存有互惠关系。在南昌中院案例中,可以猜测,南昌中院拒绝认定互惠关系的主要考虑,大概是因为四申请人的人身损害赔偿数额一千多万美元远超过了中国法律的赔付标准,远超过了被申请人的承受能力,故南昌中院以中美不存在互惠关系为由拒绝承认该判决,故南昌中院的作法很容易被申请人解读为司法保护主义。在武汉中院的案例中,双方均为中国人,故无保护主义存在的必要,所以武汉中院在个案中对于中美互惠关系的存在的认定上持有更为开放、合作的态度。


此外,对于美国这样的存在联邦与州两个法院系统的国家,联邦法院对于中国法院判决的承认是否意味着中国法院在面对美国各州系统法院判决时,要认定互惠关系的存在?这也是个会产生争议的问题。 

三.国际合作

除上述司法互助条约、互惠关系外,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加深及“一带一路”的实施,中国法院也通过其他途径,展现出加强国际司法合作的姿态。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发布《关于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若干意见》(”《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司法协助,促进沿线各国司法判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在沿线一些国家尚未与我国缔结司法协助协定的情况下,根据国际司法合作交流意向、对方国家承诺将给予我国司法互惠等情况,可以考虑由我国法院先行给予对方国家当事人司法协助。《若干意见》表明,中国法院将配合中国“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主动向一带一路国家提供更多司法协助。


2017年6月8日,第二届中国—东盟大法官论坛在广西南宁市通过了《南宁声明》。其中,《南宁声明》第七项为推定互惠关系的共识,标志着互惠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发展新动向,值得深入探讨研究。第七项规定:“区域内的跨境交易和投资需要以各国适当的判决的相互承认和执行机制作为其司法保障。在本国国内法允许的范围内,与会各国法院将善意解释国内法,减少不必要的平行诉讼,考虑适当促进各国民商事判决的相互承认和执行。尚未缔结有关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和执行国际条约的国家,在承认与执行对方国家民商事判决的司法程序中,如对方国家的法院不存在以互惠为理由拒绝承认和执行本国民商事判决的先例,在本国国内法允许的范围内,即可推定与对方国家之间存在互惠关系”。虽然《南宁声明》并非东盟与中国的签署的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但它肯定会为区域内的司法合作提供良性的推动。


无论是《南宁声明》还是《若干意见》,都是中国法院在对互惠关系的认定上,主动倾向于认定互惠关系存在,进而为承认、执行法院判决提供基础。此外,中国于2017年9月签署了《选择法院协议公约》(“《海牙公约》”),《海牙公约》是一个类似于《纽约公约》的多边国际公约,拟为外国商事判决在另一国的承认、执行提供法律依据(参看《海牙公约,纠纷解决新路径》)。加入《海牙公约》是中国司法开放的重大举措,同时也为国际司法协作作出了重大贡献。


注释:

[1] 《民诉法》第二百八十一条  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承认和执行的,可以由当事人直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也可以由外国法院依照该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的规定,或者按照互惠原则,请求人民法院承认和执行。

[2] 《民诉法解释》第五百四十四条  当事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如果该法院所在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缔结或者共同参加国际条约,也没有互惠关系的,裁定驳回申请,但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离婚判决的除外。

承认和执行申请被裁定驳回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3]https://www.sherrards.com/dispute-resolution/foreign-judgment-enforcement-chinese-spliethoff/

[4]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7-06/20/content_126824.htm?div=-1


或许您还想看

田小皖、王璐:三张表看懂金融机构CRS下的合规义务

田小皖: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交换(CRS)针对于保险的适用

田小皖: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交换(CRS)针对信托的适用

田小皖:海牙公约,纠纷解决新路径 The Hague Convention, a New Horizon


作者简介:

田小皖,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美国西北大学法学硕士、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硕士,拥有证券从业资格。田小皖律师在商事争议防范及解决、复杂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涉外争议解决、涉外并购、资产跨境配置、反洗钱等方面,为众多客户提供了有价值的解决方案、合规咨询,客户遍布大型企业、金融机构、高净值人群。田小皖律师对CRS有深入理论研究,并与境内外机构开展交流合作,能切实为客户提供CRS合规服务及资产配置建议。


联系方式:

电话:13301282012

邮箱:tianxiaowan@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首注明作者及来源。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