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付希业:保兑仓业务中卖方违约放货的责任范围
发布日期:2018-05-10

笔者按


在钢铁、煤炭、汽车等大宗贸易中,为融资需要,很多公司会采用“保兑仓”的供应链融资业务模式。当前,大量保兑仓纠纷案件发生的导火索是因买方以银行假提单骗取卖方发货。此类案件一旦发生,必然涉及银行损失与卖方连带赔偿责任。这应该引起银行、卖方(生产商)的高度重视。


为防范此类风险,笔者建议,银行应该加强合同管理,在贷后管理环节加强对协议项下商品的总量管理、保证金浮动管理和逐笔账实管理;卖方应与银行及时联络核对《发货通知书》的真伪,防范买方骗货风险。


案情简介

2014年1月8日,银行与A公司、B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书(担保提货模式)》,约定:银行为甲方,A公司为乙方,B公司为丙方。乙丙双方同意以银行承兑汇票作为双方贸易合同的付款方式,并由甲方作为汇票的承兑银行。甲方同意贷款给乙方,用以支付乙方在上述贸易合同项下的应付货款。贸易合同项下货物由乙方自行提取,乙方提货按下列方式进行:甲方签发的《提货通知书》为提取货物的唯一有效凭证。乙方每次向丙方提货均应凭甲方签发的《提货通知书》办理。丙方收到《提货通知书》后应核对《提货通知书》的有效签章,核对无误后应立即签发《提货通知书回执》给甲方。丙方违反上述规定给乙方提货的,应当在给甲方造成的损失范围内和乙方一起向甲方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2014年4月16日,银行与A公司签订《贷款协议》约定:银行为甲方,A公司为乙方。甲方同意授信乙方3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期限自2014年4月16日起至2015年4月15日。同日银行又分别与C公司、黄某签订《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包括债务人主合同项下全部债务本金、利息、复利及罚息、实现债权的费用。A公司共向银行贷款3000万元。期间,A公司伪造银行《提货通知书》到B公司处提取货物。


2014年12月4日,银行向B公司发出《退款通知书》,内容为:因A公司未还款,我行未向贵司出具《提货通知书》,A公司对于我行申请发放的金额为30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对应的货款未提货,我行要求贵司履行退款责任,请贵公司将未发货金额3000万元付至我行账户。


截至2017年1月23日,A公司尚欠银行借款本金29795184.51元,期内利息98800元,逾期罚息7516767.97元,复利916281.23元。银行随即起诉了A公司、B公司、C公司,要求A公司偿还上述欠款,B公司、C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焦点及认定

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1)B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2)B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范围是否涵盖利息、罚息、复利、律师费。


一审法院认为,《合作协议书》中约定了银行签发的《提货通知书》为A公司提取货物的唯一有效凭证,银行并未就本案3000万元的货物发出《提货通知书》,B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已经尽到了合同约定的核对《提货通知书》印章的义务,未经银行同意给A公司发货,违反了三方《合作协议书》的约定,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在给银行造成的损失范围内和A公司一起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对于给银行造成的损失即为银行因此所发生的A公司应承担的上述债务的损失。故判决B公司对A公司赔偿银行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包括本金29795184.51元、利息98800元、律师费5万元、罚息7516767.97元、复利916281.23元。


二审法院认为,B公司作为案涉“保兑仓”业务的厂方在收单放货过程中防控贷款及自身风险的第一核心要务即是核对银行签章。正因此,尽管该项审查义务尚属形式审查范畴,但B公司该项义务的履行较之社会观念中的普通形式审查而言应尽更为审慎的注意义务,即应通过指派有核对印章经验的专人负责审核工作,采用包括但不限于如折角比对、重合比对等除技术工具鉴定方法以外的其他较高效的核对方法予以核验。在二审中B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已经尽到了合理审查义务,因此,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审判决。


律师观点

本案中,银行、A公司、B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担保提货模式)》系“保兑仓”业务性质的合同,这其中形成了三种法律关系:一是A公司(买方)和B公司(卖方)之间的贸易合同关系;二是A公司(买方)和银行之间的申请开立银行承兑汇票而形成的票据融资法律关系;三是B公司(卖方)和银行之间的保证担保关系。三方签订《合作协议书(担保提货模式)》约定:银行签发的《提货通知书》为提取货物的唯一有效凭证。B公司违反合同约定,没有履行审查银行签章的义务违规给A公司放货,应在给银行造成的损失范围内和A公司一起向银行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一)B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笔者认为,从三方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的目的来看,银行为了保证放贷资金安全收回,在与B公司签订合同时就对敞口部分款项做出约定,即对该部门款项与A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故,A公司伪造单据提走货物,导致了银行3000万元的敞口部分资金的损失,无论B公司是否尽到了审章义务,其都要对银行的敞口部分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B公司在承担连带责任后有权向A公司进行追偿。即便其本身无过错也不能作为免除连带保证责任的抗辩理由。


(二)B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范围


笔者认为,法院判决B公司对A公司承担利息、罚息、复利及律师费的连带责任,这一点值得商榷。


《合作协议书》第四条约定:“若A公司逾期未提完货物的,B公司应当在收到银行退款通知后7日内将B公司已收到的贷款金额与累计提货价值间的差额款项直接退还给银行。”因此,B公司承担的银行损失应当是在敞口部分货物价值范围(即银行贷款的本金部分)。B公司与A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范围只能以此为限。银行和A公司签订《贷款协议》约定利息、罚息、复利和实现债权费用不是B公司担保的范围。这在四川省高院(2015)川民初字第87号、辽宁省高院(2015)辽民二终字第00265号、最高法院(2015)民提字第16号判决书的判例中也有类似论述。


《合作协议》与《贷款协议》是独立存在的合同,在《合作协议》中仅约定敞口部分的还款义务,没有约定在A公司到期不偿还银行贷款时,除应当向银行归还贷款外,还应当向银行支付利息、罚息、复利、律师费。鉴于合同的相对性,B公司不能也不可能预见这部分损失,且也没有做出追认的意思表示,因此不应当对利息、罚息、复利及律师费承担连带责任(最高法院(2015)民提字第16号判决书认定:《保兑仓协议》约定张家口公司就提货单累计金额与承兑金额之间的差额承担保证责任,该差额是张家口公司承担保证责任的最大范围)。


综上,笔者认为,法院不能为了保护银行的利益就对《合作协议》约定的损失范围做扩大解释。一审法院、二审法院对于B公司对A公司的债务包括利息98800元、律师费5万元、罚息7516767.97元、复利916281.23元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作者简介:

付希业,德衡律师集团副总裁,高级合伙人,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执业15年来,擅长代理最高法院、贸仲、高院重大疑难纠纷案件,曾担任大唐电力、华电电力、海尔集团、东营胜利油田等知名企业常年法律顾问,在合同法理论研究方面有较深造诣,受法律权威出版社法律出版社之邀著作《企业合同管理33讲》,作为众多企业的合同管理培训教材,并荣登各大网上书店畅销书。


著作与论文: 《企业产品质量法律风险管理实务指南》 (法律出版社,2012年8月)《企业合同管理33讲》 (法律出版社,2015年6月) 


个人荣誉:山东省优秀律师、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法顾委秘书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经济专业委员会委员,青岛仲裁委员会委员,廊坊仲裁委员会委员,石家庄仲裁委员会委员,山东省维护企业和企业家权益委员会委员,公司独立董事,点睛网高级讲师,山东省部分高校与法律实务人员互聘“双百计划”挂职专家。


联系方式:

手机:13391735150

邮箱:fuxiye@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首注明作者及来源。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