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徐红亮:无人驾驶的情况下,交通肇事罪会成为“水中月”吗?
发布日期:2017-12-19

和往常面对社会新生事物一样,今天的德衡律师集团一样前卫、一样新潮、一样极富创新意识,也就在12月14日,在栾少湖主席的号召和提议下,德衡律师集团“无人驾驶汽车机船法律前沿问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关注无人驾驶的先进的同事们方春晖、任力、牟菲、叶姝欐、王海军、田小皖、原一源……这全部是有留学背景和经验的同事,他们的真知灼见、思想碰撞,对我这样一个“外行”来讲,确实有醍醐灌顶的效果。


作为一个刑事辩护律师来讲,诸多的问题扑面而来:无人驾驶之后,交通肇事罪还有吗?导致人员伤亡的责任如何承担?我们不得不承认技术的发展往往先于社会的进步,而社会的发展又优于法律之更新,或许我们传统的法律原则或者司法认定方法以及成文法的规定,在极短的时间内,均显示出来现实的尴尬。回到刑事法律领域来讲,无人驾驶的情况下,交通肇事罪会成为“水中月”吗?


现行《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根据相关刑法理论,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凡年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构成。此处的人是刑法意义上的自然人,那么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这个人又在哪里呢?无人驾驶不等于无人操控,没有驾驶人员不等于没有操控人员,这样理解,没有座在驾驶室的人完全有能力、有条件决定车辆的方向速度,只不过这种操控不是通过人体来实现的。刹车不用再去踩、档位不需要再去换、转向不用去握……但是通过人工智能以及无线信号,人由直接操控变为间接操控。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操纵车辆的人虽然不在驾驶室,但成为交通肇事罪的主体并不存在问题。


此外,从客观方面来讲,现行法律要求交通肇事罪必须有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行为在交通运输中实施了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行为,发生交通事故的原因,也是承担处罚的法律基础。所谓交通运输法规,是指保证交通运输正常进行和交通运输安全的规章制度,包括水上、海上、空中、公路、铁路等各个交通运输系统的安全规则、章程以及从事交通运输工作必须遵守的纪律、制度等。如《城市交通规则》、《机动车管理办法》、《内河避碰规则》、《航海避碰规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等。无人驾驶的车辆机船违反交通法律的可能性仍然是存在的,人工智能解决不了违法性的问题,因为无论是否有人驾驶,均不可能保证行驶的车辆永远完全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例如无人驾驶的车辆遇到突发情况而减速的情况,完全有可能因缺乏当时路况的判断,而对其他车辆造成损害。所以,在客观方面来讲,无人驾驶汽车机船的行为表现方面完全有可能触犯刑法的规定。


最后一个问题:主观方面。交通肇事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从理论上来讲,无人驾驶的操控人可能存在过失,然而如果进一步查明这种过失的认识因素到底是车辆的操控者,还是程序的设计者,当然还包括其他主体,无人驾驶网络的经营、管理者。必竟,认定有罪的标准在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在当前情况下,如果侦查手段不能有效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取证方式不能完全实现对电子证据的保全和提取,则仅这一点,就完全有可能使无人驾驶这个领域中交通肇事罪有可能成为“水中月”。


通过上述分析,交通肇事罪在构造的本身上并不存在问题,立法仍然能够涵盖无人驾驶这一新兴的领域,真正面临挑战是刑事程序法,如何使用证据量化无人驾驶所产生的损害后果?更为重要的是:如果用证据判断操控者的主观认识?这不是简单用传统的“询问笔录”能够解决的,这可能会涉及到虚拟数据的提取、识别和认定。


综上:交通肇事罪会不会成为“水中月”?取决于刑事程序法的进步,而刑事程序法的进行离不开对新兴技术的应用和融入。


或许您还想看

徐红亮:“以审判为中心”的审判应剔除表演成分

证券期货犯罪案件中行政处罚与刑事追责的对接机制

犹抱琵琶半遮面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从“幕后走向前台”

从国开证券经纪人朱炜明案看当事人辩解的重要性

从辩护角度看经济犯罪中的被告人自愿认罪

黄光裕服刑7.5年减刑21个月,看看减刑程序!
证券期货犯罪中,辩护律师如何有所为?

刑辩律师如何在证券犯罪案件中“先利其器”?

资深刑辩专业律师徐红亮认为小贼偷换商品二维码收款,构成盗窃罪,您认为呢?

法律人观察:虹桥机场飞机险些相撞,塔台领导就地免职

徐红亮:走私犯罪案件的刑事辩护(上)

徐红亮:走私犯罪案件的刑事辩护(下)

徐红亮:认识“抢帽子”类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案

徐红亮:检察监督权,我们有更多的期待!

徐红亮:内地与香港股市互通,操纵市场犯罪出现新问题!

徐红亮:电信网络诈骗的司法解释新在哪里?

徐红亮:对微信群“红包接龙”可以入罪的思考

徐红亮:刺死当众辱母者被判无期,难以服人!

徐红亮:正当防卫不能只靠跑!

徐红亮:别以《人民的名义》看了法律的笑话!

徐红亮:从一宗涉嫌骗取贷款案看民营企业融资的悲壮

徐红亮:治理证券期货犯罪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徐红亮:民营企业产权保护,我们做的远不够!

徐红亮:十九大 | 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

栾少湖、徐红亮:被采取留置措施人获得律师法律帮助是新时代法治要求

徐红亮:双11来袭,刷单可真应小心了!

徐红亮: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法官?

徐红亮:行贿罪与单位行贿罪的界定标准


■ 作者简介

徐红亮,德衡律师集团高级合伙人,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员,专注于经济犯罪辩护。成功案例包括:“E租宝”案件、山东泰安“1·04”特大袭警案(全国具有重大社会影响)、青岛市原公安局副局长杨某受贿案、青岛高某走私普通货物(红酒)案(免予刑事处罚)、朝鲜籍金某走私普通货物(面粉)案(不起诉)、河南郑州市“九龙金币”走私案(判决缓刑,在全国具有重大影响)、西安某科技有限公司走私普通货物案(陕西省涉案数额最高的走私案件)、北京某精文商贸公司总经理走私普通货物案(判决缓刑)、东营市东营区原区长丁某受贿案、河南省驻马店马某对违法票据付款案(免予刑事处罚)、北京市宋某涉嫌合同诈骗案(不起诉)、云南省某公司单位行贿案(云南省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北京某金融机构涉嫌单位行贿案(不起诉)、查某某敲诈勒索案(不起诉)。在刑事辩护的道路上,徐红亮律师秉承专业化的发展方向,不懈追求。


■ 联系方式

电话:13811106740

邮箱:xuhongliang@deheng.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节选,请在文首注明作者及来源。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德衡商法网

www.deheng.com(英文)

www.deheng.com.cn(中文)


德衡律师集团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手机拨打:4001191080

座机拨打:8008600880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