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赵晓静:共同饮酒人责任探析
发布日期:2017-06-07
       内容摘要:当前司法实践中,因共同饮酒导致饮酒人由于身体因素、交通事故、打架斗殴、意外事故等情形出现不同程度的人身损害甚至是死亡结果的案件层出不穷,而引发争议的绝大多数情况是受害人出现了死亡结果,受害人或其家属往往会将其他共同饮酒人诉至法院,请求就发生的损害结果承担赔偿责任。人民法院在对共同饮酒人责任案件进行裁判时,由于缺少相关法律规范的指导,加之各个地域间风俗习惯不同,导致该类型案件呈现出多种类型的裁判结果。因此,对该类案件进行裁判时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受害人及其家属请求共同饮酒人承担责任的请求权基础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应为哪种具体的法律规范。

       关键词:共同饮酒 损害赔偿 责任


       一、引  言
       我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几乎渗透到了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领域,无论婚丧嫁娶还是宴请宾朋,酒早已成为发展和维护社会关系的纽带。但俗话说,小酌怡情,大喝伤身,酒席中人们往往由于各种因素主动或者被动的饮酒过量,从而因酒精中毒导致伤亡,或者由于在酒精作用下辨别能力和控制能力下降,做出各种危险行为,引发事故酿成悲剧。

       笔者在北大法宝的搜索栏中输入“共同饮酒”一词,检索到的判决为2168份[1],其中民事案由1777份(人格权纠纷1267份,侵权责任纠纷457份,),刑事案由383份,行政案由8份。现笔者以2016年12月5日至检索截止日上网的50份裁判文书为样本,对共同饮酒人是否承担责任以及依据何种法律规范承担何种责任进行分析总结,希望在目前立法并不明确的前提下为大家理清思路。

       二、共同饮酒人责任案件的司法裁判现状
       (一)共同饮酒后出现了各种损害结果,从导致损害的具体情形来看,主要包括以下几种典型情形(括号中数字为该情形在50份判决中的占比):

       1.受害人酒驾甚至醉驾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伤亡(46%);

       2.受害人因过量饮酒发生溺水、摔伤、坠落等意外事故导致伤亡(22%);

       3.受害人因过量饮酒导致酒精中毒或结合本身疾病导致伤亡(24%);

       4.受害人因过量饮酒与他人产生口角导致伤亡(6%);

       (二)要探析共同饮酒人责任,首先要分析其在共同饮酒期间或其后实施了何种行为,样本判决中共同饮酒人主要包括以下几种行为:

       1、积极地作为:
       (1)共同饮酒人之间频繁大量敬酒甚至连续多餐共饮致受害人严重醉酒造成损害;
       (2)共同饮酒人之间存在拼酒、劝酒等行为造成损害。

       2、消极地不作为:
       (1)共同饮酒人在聚会过程中对饮酒过量的受害人未充分履行提醒、劝阻等义务造成损害;

       (2)共同饮酒人在聚会结束后对出于醉酒状态的受害人未能履行照顾、看管、护送或及时通知成年家属的义务造成损害;

       (3)共同饮酒人在聚会结束后未能及时制止受害人的高度危险行为从而造成损害。

       (三)对于共同饮酒人责任案件,司法裁判实践中一般存在以下几种裁判结果(括号内数字为在样本判决中的占比):

       1、认定行为人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构成侵权,判决其向受害人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22%);

       2、认定行为人违反先行行为引起的合理的注意义务构成侵权,判决其向受害人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22%);

       3、虽认定行为人构成侵权,但笼统的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判决共饮人未尽合理劝阻、照顾义务(10%);

       4、不构成侵权,但判决行为人依据民法理论中的公平原则向受害人作出一定的补偿(10%);

       5、不构成侵权,但从道德角度来讲,违反了善良理性人安全保护和注意义务(10%);

       6、以共同饮酒行为属于增进感情的情谊行为为由,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4%)。

       三、共同饮酒行为及共同饮酒人身份的界定
       共同饮酒行为本是一种社会学行为意义上的情谊行为[2],是社会人为沟通感情或基于风俗习惯进行的社会行为。但是一旦部分参与者因饮酒出现人身和财产的损害,共同饮酒的行为就会被上升到法律层面予以评价,在追究责任的时候必然要对共同饮酒人在聚会中的身份加以区别和界定,从而确定行为人是否应承担责任以及责任的大小。一般可分为组织提议者、主持者、请客买单者、一般参与人和宾客,通常将组织提议者、主持者、请客买单者归为一类评价,将一般参与人和宾客归为一类评价。

       由于酒的特性,在众人共同饮酒这一特定情形下,聚会的组织者和宾客之间、共同饮酒的宾客之间自然形成了法律上的邻人关系,共同饮酒人的先前喝酒行为,使其负有防止邻人陷入不安全境地的注意义务。作为聚会的组织者,具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应当及时提醒和劝告众人不要过量饮酒,劝阻饮酒人酒后从事高度危险性的行为(如酒后驾车),有义务预防参加聚会的宾客在饮酒时及酒后发生人身、财产上的损害。而作为一般共饮人,当某个同饮者出现了过量饮酒,明显会发生人身及财产损害的可能性时,依照前述“邻人理论”理应担负起照顾、护送或者通知该同饮者家人等义务。聚会组织者、一般共饮人违反前述注意义务对受害者就存在过失,而形成侵权构成要件中的主观过错,并应当根据不同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3]

       四、共同饮酒人责任案件的请求权基础初探
       从前文可以看出,当前各地法院对共同饮酒人责任案件的裁判标准并不统一甚至可谓差别巨大。承办案件的基本思路为“谁得向谁,依据何种法律规范,主张何种权利。”请求权基础的寻找,是处理案件的核心工作。[4]因此,尽早通过立法确立该种类型案件的请求权基础、统一裁判标准显得尤为迫切。样本判决中有部分案例认定共同饮酒人的行为不构成侵权,但需要依据民法的公平原则对受害人及家属进行一定的补偿;部分案例同样认为行为人不构成侵权,但共同饮酒人负有道德上的善良管理人的注意和安全保护义务;还有个别案例也是不构成侵权,但被告自愿出于道义进行补偿。该三类判例因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范支撑因而不在本文请求权基础的讨论范围之内,而只对判决认定为侵权的情形进行讨论。

       从样本判决来看,可适用的请求权基础主要包括《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侵权责任法》第二条、《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一条等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构成侵权意味着共同饮酒人的行为必然符合《侵权责任法》规定的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特殊侵权行为一定有法律的明确规定,本文讨论的行为不在法律特别规定之列,因此均为一般侵权行为),即加害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和过错。只要符合这四项要件,就引发损害赔偿责任。

       首先,加害行为既包括积极地作为,也包括消极地不作为,因此,前文总结的行为,无论是积极劝酒、频繁敬酒还是席间未能劝阻提醒受害人抑或是酒后未履行照顾、护送、看管和通知家人的义务,均属于加害行为的表现。应注意的是,在加害行为为不作为时,受害人及家属往往需要举证证明共同饮酒人的行为违反了何种义务,进而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如前所述,有的判决书认定的是违反了《侵权责任法》规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有的认为违反了侵权法理论中基于共同饮酒这一先行行为引起的合理注意义务,等等。

       笔者倾向于后一种观点,即构成加害行为的不作为系违反了基于共同喝酒这一先行行为引起的合理注意义务,因为在共同饮酒过程中,共同饮酒人之间一般存在相互敬酒的行为,则这种敬酒的先行行为极易使他人陷入饮酒较多、控制力下降并引发危险的境地。如果其中部分共饮人已经出现不胜酒力的等情况,那么其他共饮人应当充分履行对其进行提醒、劝阻、照顾、护送等义务。而安全保障义务一般适用于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和公共场所的管理者,相比较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小范围、私密性的聚会来讲,性质是不同的。

       其次,损害结果的发生为侵权行为成立的构成要件之一。损害是指特定民事主体所遭受的现实的、可救济的侵害权利或利益所造成的不利后果。[5]该不利后果主要指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等民事权益遭受到损害,因损害结果比较好判断和识别,此处不再赘述。

       再次,因果关系,指的是加害行为与损害结果的发生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因果关系在大陆法系主要有“条件说”、“现实说”、“相当因果关系说”等观点,我国学界通说采用相当因果关系说。[6]通俗来讲,如果说由于加害行为导致了损害结果,没有加害行为不会产生损害结果,这两种情况均成立的话,则因果关系必然成立。具体到共同饮酒人责任案件中,如果没有其他共饮人对受害人实施的劝酒、敬酒行为,受害人就不会醉酒,不会发生损害结果,那么共饮人的作为与受害人的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如果共饮人对受害人履行了充分的注意、照管、护送义务后能够避免损害后果的发生,那么共饮人的不作为与受害人的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最后,过错是侵权责任成立的主观要件,分为故意和过失。对于过失,我国采用客观过失说,即如果一个社会一般人在相同情况下能够避免损害结果的发生,而行为人没有避免,则行为人存在过失[7]。在共同饮酒过程中,除非行为人明知受害人酒量不足仍然蓄意恶意强行灌酒,一般而言并不存在故意追求某种损害结果出现的情形。但若受害人已经开始意识模糊,共同饮酒人仍然不停止劝酒行为,并不履行照顾、护送、通知家属义务的话,则可认定其有过错。当然现实生活纷繁复杂,不同的案件中可能存在各种不同的过错情形,需要裁判者分情况进行识别和认定。

       如果共同饮酒人的行为同时符合以上四个要件,那么受害人及家属可以将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释作为其请求权基础,寻求救济,维护权益。

       五、共同饮酒人责任减轻、免除事由
       侵权责任的免责事由是指可以减轻或免除行为人侵权责任的事由,《侵权责任法》第三章对此有明确的规定,包括过失相抵、受害人故意、第三人原因、不可抗力、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

       《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了受害人有过错时过失相抵的一般归责原则,构成侵权行为人的责任减轻事由。具体到共同饮酒人责任案件中,绝大多数受害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对自己的酒量大小应当有明确认知,也应当知晓饮酒后的危害和可能发生的损害后果。如因为自身自控力不足导致饮酒过量并在酒后发生人身损害结果,其本人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共饮人可据此减轻责任。在样本判决中,法院认定共同饮酒人构成侵权的,全部适用的本条规定减轻了行为人的大部分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三章中的其他条款分别规定了侵权行为人责任免除的事由。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和司法裁判实践,受害人故意、不可抗力、正当防卫及紧急避险一般不会发生在本文讨论的案件中,对于由于第三人原因造成损害后果的情形,只有当第三人的行为介入之后完全切断了之前共同饮酒人实施的加害行为与受害人遭受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之时,共同饮酒人才可以免除侵权责任,否则不能免责。

       六、结  语
       通过对样本判决的比对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当前司法实务中比较通用的裁判规则:

       1、首先受害人自身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应明知过量饮酒的危害并能预见过量饮酒可能会产生的后果,不论是身体原因还是与他人产生冲突还是醉酒驾车,均应对损害结果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法院对此主要责任的比例的掌握相差较大,从60%-90%不等,集中在70%-80%之间;  

       2、恶意劝酒、灌酒行为通常很难举证,原告一般无法提交相关证据,因此共同饮酒人以积极作为的方式侵权的情形相对较少;

       3、法院在查明事实过程中绝大多数情况会对共同饮酒人身份加以区分,组织者、主持者、买单者要承担相对较大的赔偿责任,其他共同饮酒人一般承担的赔偿责任较小;

       4、承担责任的大小与和受害人的熟识程度、照顾护送的方式、回家路途和方向、是否采取了施救措施、是否及时送医、是否通知成年家属等因素有关;

       5、一般情况下在聚会中饮酒与否不影响责任的承担,只是存在责任大小的问题;如果确实存在与受害人交情甚浅、未参与饮酒又提前离席等情况,对后面发生之事确实不知情的,不需承担责任;

       6、各共同饮酒人之间应承担何种责任,法院对此标准也并不统一,样本中80%的判决认为各共同饮酒人之间应为按份责任,20%的判决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之规定判决承担连带责任。笔者倾向于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之规定认定为按份责任,在假设各共同饮酒人的行为均构成侵权的前提下,他们之间对于受害人伤亡的结果并不存在主观上的意思联络,不能认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具有主观过错的共同性,按份责任更符合民法的公平原则。

       目前相关法律规范的缺失导致司法机关裁判标准不统一,加之不同地域风俗习惯大相径庭,不同案情往往出现不同的处理结果。一方面,我们要寄希望于立法、司法机关尽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指导实践,推动裁判标准的统一化、规范化,另一方面,更应该从源头杜绝悲剧的发生,适量饮酒,切莫贪杯,保持警觉,珍爱生命。

       注  释:
       [1]本段数据的截止时间为2017年5月24日10时30分
       [2]王利明教授在《民法案例分析的基本方法与探讨》中称情谊行为是一种不由法律调整、不能形成权利义务关系、无法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进行救济、不构成民法上债权债务及违约责任问题、仅能通过私人友谊调整的普通社会关系。

       参考文献:
       [3]参见任行军《共同饮酒人对同饮者损害责任承担案例研究》华中 科技大学硕士论文
       [4]参见王泽鉴《民法思维》P41,北京大学出版社
       [5]参见周友军《侵权责任认定争点与案例》P137-138,法律出版社
       [6]参见李仁玉《比较侵权法》P76,北京大学出版社
       [7]参见《俩人喝酒喝大了,其中一个出了事,另一个人该负责吗? 》              http://www.zjgbwg.com/news_discovery/15448.html


       作者简介
       赵晓静,山东德衡(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山东政法学院法学学士,山东大学法律硕士在读。目前专注于银行金融相关法律服务、企业规范化管理、各类合同的审查与争议解决、票据纠纷及其他商事案件争议解决等领域的理论与实践。常年为恒丰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中国银行等银行、企事业单位在诉讼和非诉领域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包括合同文本审查、法律合规人员培训、法律知识讲座、协助企业规范化治理、纠纷争议解决等。注重律师的社会性,除定期代理法援案件之外,长年在基层社区为百姓提供义务法律咨询服务。

       部分案例:某银行关于筹建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申请程序合法性之法律意见书;辅导某大型商场有限公司进行规范化治理;为某科技包装股份有限公司的筹建提供全程法律服务;代理某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进行破产债权申报;关于贵州某农商行商业承兑汇票业务之法律意见书;关于烟台某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出资人关联情况之法律意见书;某建筑公司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纠纷;王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海某贸易公司 买卖合同纠纷;某担保公司追偿权纠纷;建设银行、中国银行、民生银行、恒丰银行等数十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恒丰银行某支行票据追索权纠纷;恒丰银行某分行票据利益返还权纠纷。       

       联系方式
       电话:18866618831
       邮箱:zhaoxiaojing@deheng.com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